《汉明》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何苦喋喋不休,作妇人样!
    此事本该这么结束了

    可多铎觉得还有劝降的可能,毕竟双方实力差距摆在那嘛

    看着狼狈而回的方国安二人,多铎突然下令将黄得功推出去斩首

    然后冲方国安道:“你带了这么多军队,三天时间,连一个小小的驿亭都打不下来,真是个废物!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么率军进攻,一天之内拿下驿亭,要么再去说降守军”

    开玩笑,这还用选吗?

    三天强攻之下,方国安之前随行投敌的数千亲兵早已阵亡了大半,虽然阵亡中也有真金白银的汉八旗,可相比而言,方国安的人死得多多了

    其实方国安也明白,多铎从没有看得起他,这从在他投清之后,率军反攻绍兴府,而多铎却一声不吭西去中就可以看出

    但方国安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力,哪怕此时心中已经后悔,也回头无岸了,所以,方国安就算明知道多铎就想消耗他的实力,也只能抱紧多铎的大腿,将手中仅有的几千嫡系,当作炮灰投入到之前的强攻中,而此时,他麾下军队已不足千人

    这个数量,想进攻、拿下驿亭,就是笑话了

    所以方国安没得选择,悲苦着脸应道:“属下这就再去说降就是”

    多铎听了,顿时和颜悦色地道:“你放心,如果功成,本王记你此战首功”

    去你x的,方国安肚中腹诽,这是首功的事吗?

    阵前说降,那可是要冒生命危险的,自己本可以待在军后,安然无恙,可如果因去说降而遭受城上弓弩射击,死了找谁说理去?

    可想归想,这话是骂不出来的

    方国安知道多铎下令斩杀黄县令就是杀鸡给他这只猴看,哪还敢对多铎怨言?

    这个时候,方国安心中懊悔得无以复加,想当初,自己堂堂越国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曾受过如此委屈?

    可现在……

    带着一肚子委屈,方国安再去来到城前

    “张大人,豫亲王对你素有敬仰……若你肯降,可授你绍兴巡抚之职……”

    这次他得到的回答只有掷地有声的七个字:道不同不相为谋!

    随后城上乱箭齐发,方国安“呀”地一声狂叫,狼狈逃回

    再次说降失败,多铎依旧不肯死心

    他又找来一人——原南明吴淞总兵吴志葵

    就是之前江阴遭受清军进攻,阎应远、陈明遇派出数十路乞援信使,而遭到勒索一千金的那个吴志葵

    勒索千金到手之后,吴志葵倒也守信,拔营前往江阴增援,但因勒索钱财,一来一回,贻误了战机,那时清军已经完成了对江阴的合围,在接近江阴时,吴志葵部被清军伏击,兵败被俘,当时同时被俘的还有南明镇南伯黄蜚

    可吴志葵不及黄蜚,镇南伯黄蜚身负重伤,被俘之后却宁死不降,被绑至南京见到洪承畴,用右手指着他叫骂

    清军把黄蜚右手弄断,黄蜚骂得更凶,于是又被割掉舌头,满口鲜血的黄蜚犹呢哑不停

    之后,黄蜚与薛去疾、唐世荣一起在水西门外被清军斩首

    可吴志葵却没有坚持住,他降了

    多铎此时唤他来,令他与方国安再去说降

    可怜方国安是欲哭无泪,所谓事不过三,这就是第三次了,幸运就算再好,恐怕也用尽了吧?

    而这次多铎换了种伎俩

    他令人将吴志葵捆绑起来,然后让方国安押着吴志葵前往城前,交待方国安道:“告知张煌言,若还不降,就将吴志葵当场斩首”

    吴志葵降清之事,发生不久,绍兴府还不知道消息,只以为吴志葵只是被俘

    于是,二人一前一后,方国安押着吴志葵到了城前

    吴志葵一到城前,就涕泪交流,泣喊道:“张大人,我是吴淞总兵吴志葵,朝中张尚书于我有举荐之恩”

    张煌言倒是知道此事,张国维在听闻吴志葵被俘时,也曾流泪与他说起过,吴志葵是武举出身,张国维爱才,当年曾举荐他为金山定波营把总一职

    可如今吴志葵被方国安押着前来,用意不言自明

    在这种形势下犹豫,那将带来一场灾难

    于是张煌言厉声喝斥道:“将军被缚,不过一死而已,何苦喋喋不休,作妇人样!你若不退去,休怪本官手下无情!”

    远远听着的多铎,这里才醒悟,要想说降张煌言,恐怕比登天还难

    于是下令召回方国安二人,准备重启进攻

    午后,多铎以四门从孔有德那分来的红衣大炮轰击,做为攻击的前兆

    以五千骑兵绕至驿亭北面,一防明军出逃,二防有绍兴府援军赶来增援

    部署完毕,火炮也轰击得差不多了,多铎悍然下令攻城

    驿亭不能算城,它只是个军事要隘,方贺数里地,城墙很矮,不足一丈

    堪堪够挡住鞑子骑兵冲击,可要挡步兵登城,那就相当困难了

    鞑子只要随便架上几根竹杆,就能顺势而上

    加上鞑子火炮预射,墙上明军,其困境可想而知

    但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面对鞑子炮击,明人有他们的笨办法,当时的宅门,那可是实打实的实木,明军从城中取来一扇扇大门,在一面包裹上铁皮,然后侧立靠在垛墙之上,再从百姓空中征集来棺材,那个时候,几乎每户人家,都备有棺材

    与战乱无关,一个人只要有了妻、子,过了不惑,就会准备棺材

    家中越富有的,准备棺材的年纪越早

    因为棺材由木头打造,这刚刚赶制的棺材,木材潮湿,如果等人死了,现制,那就有损颜面了,这叫有备无患

    明军将收罗来的棺材,填满沙土,然后推至门板之后

    就是用这土办法,明军才能在鞑子的火炮下生存

    可面对鞑子步兵的攻城,那明军就只有以命搏命了

    由于城墙不高,能留给明军以弓弩阻敌的时间不多,几轮箭矢之后,清军步兵就已经靠近城墙,竖起了梯子

    正因为城墙不高,从城墙上投下的石头和滚木的效果就会大减,唯一效用依旧的是火油、金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