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恐吓多铎
    三日之后,吴争一行已经至钱塘江边

    吴争走的是当初多铎从杭州撤退,西向与方国安在富阳见面谈判的路径

    虽然清军已经占领上虞、绍兴,但按照妥协,按实际占领区停战,所以,清军没有继续向周边各县进攻

    也就是说,富阳以南至嵊县、上虞岭南,也就是当初吴争在三界抗击入寇绍兴府数千鞑子骑兵的路线,如今还是明地,依旧在朝廷的统辖之下

    只是从三界至上虞岭南、平岗山这数十里区域,已经被清军占领

    困于平岗山的朝廷,正是因为这段路,无法转进杭州

    从富阳渡江,吴争一行马不停蹄地驰骋

    直至三界,被驻守的清军挡住

    清军在三界吃过大亏,在此安置了三千守军,并建起了简易的防御工事

    当然,以吴争骑兵的战力,这三千敌人根本挡不住他们,完全可以呼啸而过

    问题是,这么将产生重启战端的后果,况且,上虞、绍兴已经在清军的势力范围之内,多铎大军还没有离开绍兴南下福建

    所以,吴争没有执意妄为,而是派前锋向清军交涉,商议通过三界前往平岗山

    果然,没过多久,多铎率军闻讯而至

    这是两个死对头,没错,如今的吴争,不管从身份还是实力,已经可以与多铎相抗衡

    已经有称死对头的资格了

    二人虽然真正交战只有杭州城外一次,但前前后后打了三仗,除了这平岗山一战,没有胜败之外,两次都是以多铎的失败而告终

    最关键的是,多铎的一只脚,是被吴争所害,以至于如今多铎出行,都得在左脚靴子里垫上一块精心雕刻的木头,否则就是恨地不平了

    如果说多铎不恨吴争,那肯定是假话

    按多铎的心性,恨不得将吴争锉骨扬灰

    但不管是英雄还是枭雄,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绝对的自傲

    不屑于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去击败,已经被自己列为对手的敌人

    他们希望自己能在战场上堂堂正正地击败对手

    所以,当多铎第一次真正面对面与吴争相见时,双方的气氛应该称得上融洽,至少并没有任何过火的事发生

    “你就是临安伯吴争?”多铎有些意外,面前的少年人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年青

    “正是本官”吴争随口答道

    多铎沉声道:“按之前签署的协议,这已经是我朝的疆土,明军不得进入”

    吴争道:“平岗山寨中有我父亲在,如今家父病重,吴争身为人子,只能前往探视,还望豫亲王通融一次,吴争在此谢过了”

    多铎摇摇头道:“此事关系重大,本王要先请示朝廷,请临安伯静候”

    吴争一听急了,请示朝廷?

    清廷如今在顺天府,这一来一回得多少天?

    到时黄花菜都凉了

    吴争道:“协议是死的,人是活的,吴争今日无意与豫亲王为敌,只想借路一用,请豫亲王成全”

    多铎倒真不是要故意为难吴争,律法如此嘛,当然,多铎也没有好心会吴争排忧解难

    也就是说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

    多铎拒绝道:“请临安伯稍安勿躁,此事本王也没有擅专之权,只能等朝廷旨意下来”

    吴争脸唰地一下绿了,冷声道:“若本官不应,强闯呢?”

    多铎立马回怼道:“临安伯尽管一试!”

    吴争一时哑了,看着多铎身后不下于自己的数千骑兵,吴争知道,打起来自己占不到好

    双方就这么在三界官道上,间隔数丈距离僵持着

    最后,还是多铎先开口道:“临安伯,听本王一句劝,先扎营歇息吧,五、六日之间,信使就会返回,只要朝廷同意,到时本王绝不阻拦你的孝心”

    多铎以为自己算是够和善了,当然,多铎的和善是建立在对方有足够的资格让他和善

    可问题是吴争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就在多铎话音刚落

    就听吴争厉声下令道:“全军备战!”

    多铎闻言大愕,疯了?

    没错,吴争疯了,急疯了!

    放下应天府一切,三天急赶,为得就是见父亲最后一面,在这被挡下,让吴争如何甘心?

    五六天之后,能不能活着见到父亲还两说呢,吴争决定拼死一搏

    倒不是吴争狂妄如斯,其实吴争也在心里权衡过

    多铎身后骑兵确实不少,与自己带来的人马不相上下

    可自己未处劣势,打上一仗,胜负还是两说

    可如果象多铎所说,在这扎营等待,那绍兴府清军就会随即向这边增兵,这是应有之意嘛

    到时如果清廷不允,难道吴争就这么灰溜溜回去?

    而按双方的协议还是交情,清廷不允是大概率的

    特别是如今几乎整个绍兴府朝廷都被困在平岗山寨,清廷怎会同意让自己率军进入?

    这不是公然令小朝廷脱困吗?

    既然早晚要打这一仗,晚打不如早打,只要突破三界,那么数十里的距离,就到平岗山,与平岗山明军会师,哪怕据山可守,清军一时也无能拿自己怎么样

    至于双方会不会因此而重新暴发战争,说实话,吴争已经不想去考虑了

    有句话说得好,“我死之后,管它洪水滔天?”

    多铎确实震惊了,他急阻道:“吴争,你疯了?可知道你今日一战,我朝与绍兴府的战争将重新引发?”

    吴争冷声道:“身为人子,为见父亲最后一面,不得已为之豫亲王也为人子,当明白其中道理”

    说完,吴争抽刀擎起,斜指天空,“全军听令,目标平岗山!”

    多铎一时脑子有些当机了,他是真没想到这少年会如此狂妄,不,应该是猖狂

    他连忙一边下令迎战,一边还是想说服吴争

    “且慢!”多铎右手往前一推,喝道:“吴争,难道你不想想,一旦开战,本王将率军踏平平岗山?”

    吴争仰头哈哈一笑道:“豫亲王攻平岗山有些时日了吧,攻下了吗?今日我率军突破豫亲王防线,进入平岗山,山寨中防御力便会迅速增加,豫亲王还能攻下平岗山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