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情淡如水
    那边吴争父子已经说完,吴老爹逼着吴争发誓,此生护朱辰妤周全。

    吴争自然不会反对,答应下来。

    吴老爹说了这么久的话,也已经累了,如今心事已了,侧着身子闭目慢慢睡着去。

    吴争有些尴尬地看着黯然神伤的朱辰妤,想安慰,可不知道从何说起。

    这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非常难受。

    吴争轻咽了一口唾沫,艰难地道:“要不……你先去歇息,这事已经过去了几百年,不急在一时,慢慢再作打算?”

    朱辰妤没有反对,收拾了手上东西,放回箱子,迟疑了一会,突然将箱子递向吴争道:“这……由你代我保管吧!”

    吴争愣了,他不敢接,如果之前抢玉玺是因为兄妹十几年习惯了,加上心中好奇,那么现在接这箱子,就有些唐突、僭越了。

    父亲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身份已明,这就是一道无形的障碍。

    见吴争迟疑,朱辰妤道:“山寨中人多眼杂,这箱子如果放在我处,恐怕守不住秘密,既然爹……说了,你得护我一辈子周全,那这箱子由你来保管,也不为过。”

    吴争听了,想想也有道理,于是稍一犹豫,就从朱辰妤手中接过箱子。

    “呃……你放心,我一定会保管好的,你……先去歇息吧。”

    看着朱辰妤离开,吴争此时心乱如麻。

    这事是个大麻烦,按吴家的传承,按理说,自己应该效忠吴小妹……不,朱辰妤才是。

    可问题是,自己已经拥立了朱媺娖,虽说二人之间也有杯葛,但总体而言,吴争认为朱媺娖是尽职的,除了性别之外,她是个不错的领袖。

    可如果真按父亲所说,让这样一个身世奇特的皇室女子,就这么默默地隐姓埋名一生,吴争又觉得亏待了她,至少十几年的兄妹之情,让吴争替朱辰妤感到委屈。

    胡思乱想了一会,吴争甩甩脑子,决定不是去想了。

    现在最要紧地是能不能保住爹的性命。

    之前吴争也看过了,父亲背颈上的疽疮确实很严重,但按吴争看来,这并非一定是绝症啊,后世人水土不服或者被山林中毒虫咬了或者过敏之类的,也有可能造成这种疽疮吧?

    于是,吴争起身,出门传令,将山寨中的医工和随他而来的那些医工全部集合起来。

    一个个当众仔细询问之后,得出的结论是,这确实是疽疮。

    而疽疮之所以在此时无救,原因还是在于没有对症的消炎药。

    最关键的是,疽疮对生理的破坏性极大,往往疽疮治好,但因时日过久,对身体造成的损伤不逆反。

    生理机能的破坏,才是真正致命的原因。

    吴争很无奈,他不再怀疑这些医工的诊断。

    可能会有一人、二人误诊,可这么一批数十人的联合诊断,想来不至于有错。

    可吴争不甘心啊,明明不是绝症,却无法救,这对于吴争还有吴家人都是一种心理上的煎熬。

    吴争突然想到,虽然此时不可能有头孢或者阿莫西林,但酒精也是可以消毒的。

    于是问众医,能不能试试酒精消毒。

    让吴争意外的是,酒精消毒早已有了,效果并不是太好。

    吴争奇怪之余,让医工取来酒精,这才发现所谓的酒精,无非是米酒稍作提纯。

    加上粮食成本太大、效果又不太好,就难以在军中、民间推广开来。

    吴争微尝一口,发现这度数最多也就三十度。

    于是吴争下令筹酒蒸馏。

    这是个连吴争都没有把握的事,医工也不知所谓。

    但吴争已经没有办法,与其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死去,不如冒险一试。

    好在山寨中药物不缺,医生也不缺,什么清毒丸、散热贴、十全大补汤等等。

    在交待了军医蒸馏方法之后,吴争去了朱媺娖的“寝宫”。

    其实不用朱媺娖提醒,吴争都会去。

    于公于私,这场述职都避不过去。

    “臣临安伯吴争参见监国长平公主殿下。”

    “临安伯免礼。此次北伐,临安伯劳苦功高,本宫已令兵部为临安伯广议功,不日便会有封赏颁下。”

    “谢殿下,只是此次北伐,非吴争一人之功,若非兴国公率水师鼎力相助,若非麾下将士舍身用命,怕是光复不了应天府。”

    “本宫心里明白,但凡此次参战将士,朝廷绝不吝啬封赏,临安伯尽管放宽心便是。”

    话说到此处,算是寒喧完了,再接下去,就要切入正题了。

    朱媺娖道:“临安伯此次光复应天府,应该明白应天府乃我朝南都,朝廷诸公皆有上书,欲迁都应天府。不知临安伯意下如何?”

    这事,吴争其实在应天府时,就与王之仁有提及。

    当时二人心知肚明地达成默契,那就是拖延朝廷北迁。

    不单单是想要整固自己的势力和实力。

    最重要的是,朝廷中这帮重臣文人,对于武臣有着本能的排挤和压制。

    这不怪他们,是大明朝三百年的陋习。

    况且,从私心上来说,不管是吴争还是王之仁,都希望迁都越晚越好。

    放一座大山在头上,没有人真心乐意。

    何况是这么一群视武人如虎狼的文人,资格老、阅历深,吴争和王之仁就想做点小动作,也很难逃过他们的眼睛去。

    而吴争所考虑的借口,无非就是平岗山与杭州之间的通道,被清军截断。

    可现在,吴老爹病重,迫使吴争不顾一切地南返。

    既然来了,这事就避不过去,除非吴争也安心待在平岗山寨,与群臣草木同朽。

    如今朱媺娖开门见山地询问,吴争不得不正面做出回应。

    “回殿下话,朝廷迁至应天府,于公于私都是情理中事,吴争自然是赞同的。只是如今清军围困平岗山,想要突围北进,恐怕不是易事,还须仔细斟酌、筹划才是。”

    朱媺娖淡淡道:“只要临安伯不反对就好,办法总是能想出来的,事在人为嘛。”

    吴争一听不对劲,赶忙解释道:“吴争岂敢反对,只要殿下下令,吴争绝无二话。”

    “如此便好。”朱媺娖点点头道,“应天府、苏州府百姓可好?”

    吴争答道:“殿下有心了,臣代二府百姓谢过殿下关爱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