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论功封候
    你说钱肃乐做错了吗?认真论起来,他还真没错。

    胜败是水平问题,投降还是反抗,这才是问题的本质。

    所以,吴争原本也不想去责备沈致远,因为沈致远背后是陈胜等将领。

    可现在沈致远没完没了起来,让吴争大为光火。

    突然就抬起脚,猛踹了沈致远屁股一脚,吴争厉喝一声,“滚!”

    沈致远猝不及防,被踹了个趔趄,傻愣愣地看着吴争走远,这才回过神来,指着吴争的背影骂道:“好你个吴争,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人多力量大。

    数十医工,一个多时辰就蒸馏了一瓮高度白酒。

    吴争试尝过,虽然无法与后世高浓度酒精相比,但想来五十度应该是有了。

    因为倒在碗里,引火就能烧起来了。

    吴争不懂医,他想用的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用这酒精不断地替父亲背上的疽疮擦拭消毒,虽说根本不切合药理,可吴争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这是吴争拍脑袋想出来的方法,谁也不敢保证它有效。

    吴争心里也犯嘀咕,在实施之前,去了吴老爹的屋里。

    没有一丝隐瞒,吴争将因果与父亲解释了一下。

    吴老爹非常干脆,他道:“争儿,生死由命,与其这样疼痛而亡,不如死马当成活马医,你尽管一试,就算无效,爹也不怪你。”

    只是闻讯而来的吴小妹,不,朱辰妤极力反对。

    她认为这事太过凶险,不让吴争这么做,因为如果不做,吴老爹一时还不会有事,按军医诊断,辅以药物,再撑个十天半月的没有问题。

    可如果吴争这么一瞎搞,万一有事,悔之晚矣。

    吴争却一意孤行,他知道军医说的没错,这样的疽疮日子拖得越久,自癒的可能性就越低,几乎没有,而且,拖得越久,对身体机能的破坏就越厉害。

    与其眼睁睁地看着父亲不治,不如冒险一试,至少不会后悔。

    吴争也很清楚,酒精应该不会对父亲的身体造成危害,于是不顾朱辰妤反对,亲自为父亲擦拭消毒,并令军医每个时辰为父亲擦拭患处。

    吴争的固执令朱辰妤非常愤怒。

    虽说身世已明,可人心都是肉长的,吴老爹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岂是说成外人,就成外人的?

    对于从小没有享受过母爱的朱辰妤来说,吴老爹和吴争就是她的亲人。

    可如今,吴老爹不治,她又怎能狠心任由吴争胡为。

    就这么,二人争执到了最后,差点就在吴老爹屋里动起手来。

    这两兄妹打小就玩闹惯了,绝没有寻常人家那种兄友妹恭的觉悟。

    时常一起争执就没完没了。

    幸好吴老爹及时阻止,怒斥吴争,这才让吴争清醒过来,二人的身份已经不同。

    而此时朱辰妤也意识到自己的任性,于是不再强拦,黯然离去。

    ……。

    当天晚上,绍兴府朝廷召集廷议。

    就在山寨中原聚义堂。

    对此战一应功臣进行了封赏。

    在驿亭殉国的张国维,被追封郑国公,追谥“忠敏”。

    兴国公王之仁,原议定三孤中的少保,在吴争的力陈下,朱媺娖特准改为“太保”,加都指挥使之职,督抚镇江、常州、广德三州军政。

    而吴争,以收复松江、苏州、常州、应天府之功,以功晋靖海候,授镇国将军,任苏淞杭都督,督抚三州军政。

    钱肃乐以此次绍兴府抗战之功,升任吏部尚书,授东阁大学士。

    张煌言升右副都御史,加嘉议大夫,兼吏部左侍郎之职。

    一应朝臣、各部参战将士皆有封赏。

    论理,这样的封赏确实大快人心。

    虽说没有什么实际,因为朝廷没钱,真要按律封赏,除非把那些朝臣的家底都卖了,这不现实。

    可怎么说,官帽算是抛得大方了,让将士们心理得到了安慰,毕竟真要是复明大业成功,这封赏的官爵那就是切实的利益。

    还有,朝廷穷归穷,俸禄还真没有拖欠过,这对于靠着军饷过活的士兵们,无疑是最大的安慰。

    就在平岗山寨上下欢庆之时,吴争却能感受到一阵凉意。

    为什么?因为自己的利益受到了侵蚀。

    从杭州府至应天府,哪怕是吴争没有参战的宁国府,那也是鲁之域部收复的。

    而鲁之域是吴争麾下,如果严格上来说,这些收复的失地,应该归属于吴争,毕竟现在不是崇祯朝,至少在封赏给王之仁之前,理应与吴争先通声气不是?

    可现在,朝廷直接将镇江、常州、广德三州封给了王之仁。

    吴争倒不是嫉妒王之仁之三州之地,说心里话,依王之仁此战的军功,理应得到这些。

    但问题出在,如果这三州是吴争送于王之仁的,那王之仁得领吴争一份情,可现在,却是朝廷封赏的,吴争甚至连个顺水人情都做不得。

    可这三州,除了镇江府城还在清军手里之外,事实上,所有州县都是吴争所部收复的。

    小朝廷慷他人之慨,做得滴水不漏。

    而吴争虽然被晋升了候爵,但实际上,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反而损失了三府之地,最关键的是,按朝廷封赏,吴争将远离应天府,所部将移驻苏淞杭之地,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谁都知道,远离朝堂的诸侯,绝不如在京城中的朝臣。

    这就是盘桓权力中心的意义所在。

    吴争不知道问题出在哪,按理说,钱肃乐已经是自己的准岳父,而张煌言又与自己肝胆相照,如今这二人占据权力中心,理该为自己言语。

    可事实上,朝堂决议时,吴争没有发现这二人任何为自己说项的言词。

    难道情义二字,真的那么单薄,数月之间,就淡然了吗?

    吴争回忆起沈致远的话,自己到来之前,朝堂还在为是否追究自己的罪行争得不亦乐乎。

    这让吴争无端地懊恼起来,自己一心想要反清复明,错了吗?

    自己虽说举止言行擅专了些,可无论从本心,还是结果,都维护了朝廷,乃至天下明人的利益。

    可为什么,所遇到的不是支持,而是阻挠、迫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