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权臣的气势
    连一直悲泣的钱肃乐也睁着泪眼看向吴争。

    说实话,吴争之前的举动,着实出钱肃乐意料之外,这也让他自省,自己是不是错怪了吴争。

    因为,按现在的形势,只要吴争真有反意,那么已经可以一言定乾坤了。

    至少,这山寨中,他已经足以操控一切。

    可吴争却向朱媺娖表明了他并无反意,那么极有可能,自己是误解了他。

    有了这一认识,钱肃乐的心境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甚至对于吴争擅杀那十几个御史、官员也能体谅了。

    其实这场内,钱肃乐是唯一知道大部分剧情的人。

    他知道今日之事起于误会,也知道董应第带人假传监国谕令,可他无入为主,对于吴争擅杀御史、官员之事,非常地恼火,按律,任何情况下,吴争都无权去杀死这些朝廷命官。

    吴争这样铸,直接挑战了朝廷的权威。

    所以,钱肃乐才有了错误的判断,以为吴争是想借机篡位夺权。

    吴争平静地起身,先指着钱肃乐,对朱媺娖道:“臣与钱大人在商议国事,因政见不同而发生了争执,不想正好被巡逻的官兵发现,造成了误会,以为臣于钱大人不利,随即涌入捉拿臣。而此时,臣麾下陈胜部将士闻讯,心忧臣的安危,于是也向钱府涌去。于是就有了两军将士对峙之事发生。”

    说到此处,吴争转向董应第,指着他道:“钱大人解释了误会之后,臣得以脱身,听闻两军发生对峙,便匆忙赶到现场,准备调和双方,勒令将士回营。可惜已是黑夜,沿路将士认不出臣,臣无法号令士兵。不想此时,户部尚书董应第率十数官员及千余近卫到来,臣等原以为其是来调解双方的,不想董应第竟假传监国谕令,生言要拿臣治谋反罪。闻听此事,臣麾下将士心中愤慨,对峙更烈。就在这时,一枝弩箭向臣射来……。”

    朱媺娖此时明知吴争好好站在面前,可也忍不住以手掩嘴,发出一声轻呼。

    张煌言更是急步上前,围着吴争前后打量。

    吴争轻声安慰道:“我没事。”

    “幸好臣麾下千户沈致远舍命相救,推开了臣,臣没受伤,可沈致远因此而左臂中箭,受了重伤,至今还在昏迷之中。敢问殿下,敢问诸公,吴争该不该杀人?”

    所有人都沉默了,是谁都明白,吴争不该杀人,就算董应第等人罪大恶极,吴争也没有权力杀尽十几人。

    可谁敢此时顶撞吴争?

    借他们几个胆都不可能。

    而敢顶撞吴争的,恐怕也只有廖廖数人,只是他(她)们现在所想的是,最好吴争无罪,那么朝廷就不用治吴争的罪,吴争也就不会被逼反。

    特别是钱肃乐,他是吴争的准岳父,只要吴争没有造反,说实在的,他根本不想去追究太过。

    而张煌言,自然更不想指责吴争,以他的年龄,心性也嫉恶如仇的,既然吴争是受害者,他怎会胳膊肘向外拐呢?

    至于朱媺娖,那就更加不会去指责吴争了,如今的形势,远比她预料的要好,其实在她心里,只要吴争不造反,那什么事都是可以商议的,甚至吴争真要将她废黜,重新拥立朱辰妤为监国,她都不会反对。

    她所需要的仅仅是,吴争能给她留些体面。

    所以,上下一同的沉默,给了吴争更“嚣张”的戾气。

    “臣将董应第拿下未杀,便是给殿下和朝廷审讯的机会,以免有人指证臣指鹿为马、信口雌黄,如今钱大人和董应第皆在,请殿下当场公审,以证臣的清白!”

    瞧瞧,何等的气魄!

    这便是权臣的气势。

    没有人去指责吴争的狂妄,相反,很快就有人搬来椅凳,请朱媺娖及诸重臣坐下。

    一场别开生面的公审开始了。

    面如土色的董应第这里已经明白,谁都救不了他,也不可能有人救他。

    于是,一五一十地将经过据实交待出来。

    张煌言有些动容,他走到吴争身边,深深一揖道:“吴争,愚兄大错,冤枉了你,要打要骂,悉听尊便。”

    吴争连忙搀扶起张煌言,道:“今日之事错综复杂,怪不得玄著兄,就象钱大人从开始便是亲历者,也不免误会,就更不用说了玄著兄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煌言还不觉得什么,让同坐一排的钱肃乐老脸一红。

    要知道,之前骂得吴争最凶的,就是钱肃乐。

    如今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虽说吴争也有僭越之举,但事出有因。

    固然律法严苛,但此时谁还真正按律法行事。

    真要按律法,监国不是监国,重臣不是重臣,这朝廷也就不存在了。

    所谓事急从权,就是这个道理。

    而这时,已经交待完一切的董应第却大呼起“冤枉”来。

    他坚决否认,是他安排了这场刺杀。

    只有他和行凶者心里清楚,这次行刺吴争,真不是他的意思和安排。

    同时董应第更明白,如果摊上行刺之罪,他真没有活的希望了。

    从监国一到场他就看明白了,殿下比任何人都在乎吴争的生死,这让他想起绍兴府曾经的传言,他明白,今日唯一的生机,就是将自己摘出行刺之事。

    除了行刺,他的罪行就只有假传监国谕令,别的都可推说是误会。

    但问题是,他没有任何可以指认杀手的证据。

    经过仔细盘问,一无所获。

    朱媺娖征询吴争意见。

    吴争仅回答了一个字,“杀!”

    刑不上士大夫,在今日不好使了。

    当然,刑不上士大夫,指得不是谋反罪。

    而如今吴争已经是朝廷钦封的候爵,行刺重罪不在赦免之列。

    不仅如此,董应第还涉及率军引发火拼,致使两军伤者上百人,这样的罪,恐怕在崇祯朝,也不在赦免之列。

    董应第甚至没有得到再审的权利,在哀求声中,被当场处决。

    在场数千人,无一人为其说项、求情。

    不说形势逼人,而就人脉而言,董应第确实也没有什么可值一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