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章 骗鬼呢!
    次日一早,吴争率六千骑兵(整合了山寨中原本归属钱翘恭训练的一营骑兵,原本有两千之数,后在丰惠之战中有了部分折损)出山寨。

    随行还有数百人,这其中钱肃乐、张煌言等人霍然在列,而二十多辆马车,遮掩得严严实实,那是女眷所用,一切捧场都按真实的来,甚至比真的还要真。

    最后所跟的上百辆马车上,全是贴着朝廷封条的大箱龛。

    出山至老槐村外,与迎面率军守候的博洛相对。

    吴争向宋安施了个眼色,心领神会的宋安随即马刀一扬,策马急突。

    他带率一营骑兵呼啦向前,直冲着清军阵营冲去。

    事发突然,清军大惊,一个个面色惨白。

    只有博洛没有慌乱,他只是脸色一变,随即回复自然。

    他随即下令,全军戒备,甚至连作战的命令都没有发出。

    博洛很快就猜到了吴争的心思,他心中并不很相信吴争会发动突击。

    这样的野战,吴争得不到什么好处。

    老槐村临时所建要塞如今已经被清军占据,要塞中一样囤有清军,一旦开战,此地与平岗山有五、六里,可与老槐村要塞仅一、二里地。

    加上吴争队伍中有朝廷官员和家眷在,真打起来,恐怕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在博洛看来,吴争之所以这么做,目的无非有二,一是试探清军的战意、战技,其次是少年心性,向自己展示一下肌肉。

    果然,宋安所率骑兵在距离清军仅一百步左右时,就已经慢了下来,然后停止不前。

    吴争一直在留意清军和博洛的表现。

    与博洛所猜的基本无异,吴争确实是想进行一下试探,看看多铎究竟有没有半路翻脸动手的意图。

    如果没有,经自己这么恶作剧的一闹,想必博洛必定会前来交涉、指责,甚至很可能以此次协议作罢为要挟。

    但吴争不怕,因为自己如果一直赖在山寨不走,最着急的应该是多铎。

    如果真有翻脸的意思,那么,博洛因为心中有所图,必定会假意忍屈,当作无事发生,只是催促自己离开。

    吴争拱手道:“劳大将军久候了。吴争约束麾下不力,惊扰了大将军,还望大将军莫怪……咦,怎么不见豫亲王大驾?”

    博洛拱手还礼道:“靖海候有礼,王爷今日有要务在身,恐怕不能亲自相送,派我一路护送靖海候一行离开。如今时辰不早,还请靖海候尽快离开。”

    吴争目光一缩,不再多言,下令转头转西北向三界方向而去。

    博洛随即指挥清军,由两侧伴随,名为护送,实为“押送”。

    吴争的心中,已经确定多铎必会半路翻脸,于是向左右将领施以眼色,厉如海、宋安等将领慢慢离开,各回己部掌控军队。

    两军各怀鬼胎,一路泾渭分明,三路向北。

    走了大概一个时辰,前面不远就是三界。

    吴争因为要迷惑博洛,一直迂回于队伍前首和后面马车队。

    甚至还装模作样地向一辆马车躬身行礼说话,象是在向监国禀报什么事一般。

    也正因为如此,吴争发现了一个异状。

    护送清军的人数不对。

    之前在老槐村前两军对峙,双方军队不可能全部铺开。这种拥挤就造成了一种错觉,就是人数很多。

    按常理,多铎如果要在半路翻脸,那么应对自己六千骑兵,必须有至少两倍以上的兵力,才能对自己所部形成合围,也就是说,清军必须超过一万五千人以上,才能实现多铎将绍兴府朝廷一网打尽的可能,否则只要有一个方向遗漏,吴争就能壮士断臂,大不了舍弃一部做为殿后,余部护送车队突围。

    可吴争从来回的驰骋中发现,这支清军的人数最多不超过一万人。

    这个发现,让吴争心中一凛。

    难道错判了多铎?

    恶狼从良,改吃素了?

    肯定不对,多铎今日的不现身,绝对不是巧合。

    吴争的脑子迅速转动起来。

    多铎想做什么?

    故作迷阵,其实已经南下?

    不对,就算自己已经离开,可平岗山中还有一万多明军,这如何让多铎放心南下?

    再说了,博洛还在,按这二人这些年焦不离孟的习惯,多铎不可能独自南下。

    而今日,可以说关系重大,不管要不要半路翻脸,多铎都应该露面才是。

    因为无论是从双方立场,还是吴争现在的身份,都已经有资格与多铎对话了。

    吴争一时无法理出头绪,牙一咬,那就只能火力侦察了。

    “厉如海。”吴争大喊道。

    “属下在。”厉如海闻声应道,急急从远处跑上前来。

    “本候饿了,传令大军停止前进,待进食之后再重新启程。”

    “属下这就去传大人命令。”

    行进如同长蛇的队伍随即停下,可清军还在前进。

    博洛得知之后,急驰而来,责问道:“靖海候为何下令停止前进?”

    吴争微笑道:“大将军莫怪,今日为赶在谈妥的时间出平岗山,本官出发时尚未进食,如今肚中饥饿,待进食之后再启程,大将军放心,耽搁不了多少时间。”

    博洛急道:“此地离三界尚不足十里地,与嵊县也不过六七十里,过了嵊县,靖海候想滞留多久都行,还请你不要耽搁我等的时间。”

    吴争的脸瞬间变化,冷冷道:“大将军这话过了,常言道皇帝不差饿兵,本候与大将军份属两朝,想来大将军还不能命令本候吧?本候想什么时候进食,就什么时候进食,你若不满,可唤你家豫亲王前来与本候商议。再说了,就算本候能忍,这几十辆马车中的女眷、老弱能忍吗?”

    博洛僵住了,虽说明知道吴争满口胡言,这军队埋灶造饭的时间那是有定制的,而且今日赶路,又不是临时决定,女眷和老弱恐怕早已吃过,这出山才一个时辰,哪会饥饿到不能忍受的地步?

    再说了,吴争是谁,大明靖海候,就算整个山寨都饿着肚子,也没有人敢去少他一口吃的。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没吃过?

    骗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