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没完没了
    博洛虽然明知道吴争此举一定另有用意,可一时想不出所以然来。

    他不傻,自然听出吴争话中的嫌弃,吴争的意思是说,你这大将军,还不在我的视野范围之内,要谈让多铎来。

    这下博洛为难了,如今的吴争及他手下的明军,人数并不比他麾下少很多,就算要打,恐怕也占不了什么好处。

    关键是他没有开战的权力。

    总不能逼问吴争究竟要做什么吧?

    看着不屑一顾的吴争,博洛一时拿不出主意来,这就象是个烫手山芋,拿也不是,扔也不是。

    博洛无奈之下,只好妥协,问道:“那靖海候需要多久方可启程?”

    吴争见博洛服软,这才缓和了脸色道:“本候心里有数,断不会让大将军为难,这样,一柱香的功夫,如何?”

    博洛反而意外了,没想到吴争这么讲道理,一柱香的功夫进食,确实不多,甚至对于吴争这样的身份来说,已经算是紧促了。

    于是博洛应道:“那就依靖海候所言,一柱香之后我再来。”

    “好,好!”吴争满口应好。

    于是两军都停了下来,清军在道路两侧,明军在道路中间开始进食。

    宋安等人慢慢来到吴争身边。

    此时吴争,正捧着一块肉干装模作样地啃着。

    “大人,怎么突然改变了计划?”厉如海传令归传令,可真猜不到吴争怎么想的。

    吴争此时哪有心情吃?勉强咽下一口肉干,不想竟噎住了。

    宋安赶紧从身边亲卫手中抢过清水,递到吴争嘴边。

    吴争灌了几口,这才舒缓了下来。

    虽说样子狼狈,可在这一瞬间,吴争心中灵光一闪。

    自己率军过三界的用意,无非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给朝廷转进创造机会。

    可绍兴府朝廷撤至平岗山寨,并不是什么秘密。

    多铎自然了然于胸。

    而朝廷自然也知道多铎知道。

    那么,多铎自然也能猜到,明廷及吴争能猜到自己可能会打算对明廷君臣半路动手。

    自然明廷就会对此做出应对之策,而不是傻呆呆地自己入瓮,等着多铎动手。

    这就象一局明棋,双方的心思和每一步都在对方的视野里。

    这么一来,其实吴争一行的用意,已经不难猜了。

    既然已经识破吴争的用意,那么可想而知,多铎接下去的打算。

    这恐怕就是多铎今日不显身的真正原因。

    想到这,吴争额角豆大的冷汗瞬间浸出。

    嘴里尚未咽下的一口水,在嘴唇无意识地张开下,滴落下来。

    吓得宋安、厉如海等人脸色大变,他们甚至以为吴争突然中风了。

    天知道,这样的少年中风的机率,恐怕比中五百万更小。

    宋安情急之下摇晃着吴争的身体,喊道:“少爷……少爷,你怎么了?”

    吴争这才回过神来,急道:“不好,多铎已经识破了我等的用意,他派博洛前来虚与委蛇,可事实上,他很可能已经率清军主力去阻击我君臣,哎……一时失算,低估了这建虏头子。”

    他的话,让所有将领目瞪口呆。

    宋安更是急白了脸,“那怎么办少爷?小姐、夫人可都在那一路啊?”

    厉如海道:“大人,要不趁博洛无备发起突击,击溃之后,再增援陈胜部?”

    吴争摇摇头道:“此时意外停止前进,博洛心中必有疑惑,无备,是不可能的。加上清军人数还略多于我部,野战恐怕两败俱伤,最后一样无力增援陈胜部。”

    一边还带着伤,吊着膀子的沈致远插口道:“既然大人你无端突然停止前进,博洛都没有发作,这表明清军并没有想与我军开战的意思。由此我推测,多铎是想礼送大人出境,方便他对陈胜部动手。只要离开嵊县,到时大人就算发觉不对,也鞭长莫及、远水救不了近火了。”

    吴争点头同意沈致远的推测道:“想来应该如此。”

    沈致远继续道:“这是一个难解之局,清军兵力是我军的三倍,我部只有六千人,博洛有八九千人,只要我部过了三界,大伙都知道,三界官道一边靠山,一边临江,我部与博洛所率清军,总计一万五千人,挤在三界一条官道,不管是攻是守,都无法速胜,也就是说,博洛只要率军堵住三界官道,我部骑兵就难以发挥优势,就算拼死强攻,一天之内,也无法突破清军防守,更不可能增援陈胜了。”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三界的地形,原梁湖千户所出来的人都明白,因为当时就在那,击溃了两千鞑子骑兵。

    幸好今日吴争在临近三界时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执意下令停止前进,否则,真要过了三界,那就算想回来都难了。

    沈致远的话,剖析出了多铎的用兵意图。

    没错,多铎打得就是这个主意,他比吴争估计得更敏感,从吴争提出要带数百人一起北上的要求,多铎就猜测到吴争的意图。

    可多铎确实很为难,清廷不断地催促他南下,他不得不对吴争的要求进行妥协。

    可多铎并不好相与,他立即意识到,这或许对吴争对明廷有个机会,但他自己也是一个良机。

    只要将计就计,以博洛为障眼法,迷惑吴争,让吴争以为计谋得逞,这样他就可以率主力围歼明廷那另一路。

    由此带来的收获非常巨大,不仅可以对明廷一网打尽,还可以顺势清除护送的明军,也就是说,只要消灭了这支护送明军,平岗山明军势力就算不被清军歼灭,恐怕也难以对绍兴府造成威胁。

    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于是多铎研究绍兴府地图,择出明廷撤退的路线,定下计策,一面同意吴争的要求,一面组织起军队囤于平岗山和海边的必经之路。

    多铎不怕因此引发双方再次开战。

    只要顺利达成战术目的,就算开战,吴争的实力已经大损,就算应天府能守住,杭州府也在清军的兵锋之下。

    到时,多铎甚至可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直接挥师渡江,扫荡杭州至嘉兴府一线。

    从而对应天府形成南北夹击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