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十八章 被所有人唾弃的马士英
    但问题是,马士英因拥兵迎福王于江上之功,升任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成为大明弘光王朝首辅,人称“马阁老”

    这时,马士英这个知恩图报的优点又发作了,他执意起用阮大铖

    阮大铖就此成为了弘光朝兵部右侍郎,后升为兵部尚书

    本来,这是击掌相庆的大好事嘛,有恩报恩,相得益彰

    可阮大铖这是个猪队友,他也不看看时候,这个时候国难当头、山河破碎,就该摒弃前嫌,合力对外的嘛,可上面说过,这厮别的本事没有,党争整人的本事在行

    手握大树之后,借马士英的势力,他开始向东林、复社之人报当日夺官去职之仇了,于是,一场与崇祯朝异曲同工的党争直接在弘光朝重演

    弘光朝空有百万大军,却不到一年迅速败亡,说这场党争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想来不会有异议

    而阮大铖最后投降清廷,直接令马士英趴下了,再无力为自己分辨

    一个他执意起用的兵部尚书投敌,先不说他是否也有投敌行为,就说这举荐之责,足以击毁他所有的防护

    这是马士英无法推卸的大罪过

    最后一点,因为马士英不懂军事,断送了三十万明军

    综上四点,足以让马士英被东林、复社中人千刀万剐了

    而钱肃乐一行人中,唯独不缺东林、复社中人

    他们蜂涌而起,对马士英拳脚相加

    钱肃乐、张煌言虽然不是东林、复社中人,但素来与他们休戚与共,此时自然是同仇敌忾,又怎么会去劝阻呢?

    这一幕令厉如海张口结舌

    但厉如海很清楚,这人死不得,真要这么被当众活活打死,那他带来的三、四千人就得当场哗变

    于是厉如海急令身边亲军拖开各官员,将马士英保护起来

    士兵一旦动手,自然下手没有分寸、轻重,场面混乱,一时间伤到了一两个官员

    这下官员们就将矛头对准了厉如海了,指责他庇护祸国殃民的阉党

    同时,受了士兵推搡的官员还向钱肃乐、张煌言二人求助

    钱肃乐于是责问厉如海道:“厉大人,你可知道当初鲁王监国时,此獠就腆脸前来恳求朝廷收容,被鲁王拒绝后又转投隆武,再被逐之你可知道,弘光朝时,有多少清流之士命丧于他与阮贼之手,其罪恶实在是罄竹难书啊”

    由钱肃乐这一开头,官员们纷纷指责起来,一时就变成了一场批斗会

    但厉如海一直平静,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不想掺和进他们的恩怨,对于厉如海而言,他只在乎吴争的命令

    “钱大人,诸位大人,下官不知道这人究竟是谁,但至少今日我等得他所救,功是功过是过,是非曲直当由靖海候之命从之”

    这下钱肃乐怒了,大声斥责道:“朝廷乃大明之朝廷,乃监国之朝廷,此事怎可由靖海候一言蔽之?”

    厉如海这才醒悟自己失言,于是赶紧解释道:“钱大人误会了,下官的意思是,下官是靖海候麾下,自然不可越级禀报监国殿下,也只能奉靖海候之命行事,并非是对监国殿下不敬”

    钱肃乐愤愤然道:“可如今殿下还不知是否脱险……呃,必定是已经脱险了此獠龌龊,我等不齿于与他同行,厉大人,还是将其早早逐离为妙”

    钱肃乐的话引来所有人的附和

    可厉如海道:“恕下官不能从命他带来的数千人马,正是我军现在必须,而他刚刚立下大功,下官又怎可恩将仇报,驱逐于他况且,下官答应替他引见给殿下和靖海候,又岂能食言而肥?这样,下官选个折中的办法,一会渡江时,他与下官同船,绝不与诸位大人照面,如此可好?”

    眼见厉如海态度坚定,官员们也一时无法可想

    钱肃乐虽然心中激愤,可想到厉如海之前为了自己一行断后的情义,也无法撕破脸纠缠下去

    于是,领着一众官员愤愤登船去了

    张煌言待众人离去之后,扫了一眼鼻青脸肿的马士英,然后对着厉如海叹息道:“厉指挥使,你可知道你家候爷惹了一桩大麻烦?”

    厉如海一愣,“张大人,下官只是凭良心做事此人不管以前做过什么恶,但今日确实救了下官和诸将士性命,不仅如此,他还带来了数千义军至于靖海候……如果候爷要因此治罪于下官,下官绝不推诿就是”

    张煌言闻言点头,叹气,“什么样的帅带什么样的将,古人诚不欺我啊!”

    说着,摇摇头转身而去

    马士英抹了抹嘴边的血迹,同样愤声道:“虎落平阳被犬欺,多谢厉将军相救”

    这句话令厉如海大怒,他厉声道:“马士英,某不管你之前是不是身负罪恶,救你只是念你今日之功,而非是要与你一起指责朝廷诸公你犯下如此大罪,尚不自省,还口出恶言,真惹恼了本官,别怪本官下令将你等逐离”

    马士英一愣,这人怎么不知好歹,咱们不是同一阵线的吗?

    可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此时哪还是自己身为大学士的时候,于是陪笑道:“厉将军万勿动气,马某失言了”

    厉如海见马士英服了软,口气也缓和下来,“你放心,本官答应你引见,自然会守诺,不过你此去万万不可再现身招惹诸公,否则本官也保不了你”

    马士英拱手道:“多谢将军维护,马某不露面就是了”

    厉如海安排这群人渡江之后,另派了条小舢板向上虞海边传信

    他知道,这事凭他根本挡不住这群朝廷重臣

    真要保住马士英的命,恐怕还得靠吴争才行

    但说实话,厉如海之前是不知道老僧会是马士英,而现在他记着马士英的救命之恩,心里对马士英并不嫌弃,看着他一张和善的脸和那一身僧衣的洒脱,反而隐隐有些好感

    是不是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