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用人得疑
    随着马士英那一声凄厉地带着哀求语调的声音,将领们纷纷拱手附应道:“靖海候三思!”

    吴争沉着脸道:“本候举兵只为抗清复明,从无异心,诸位若要心生绮念,贪图这份从龙之功,不妨另觅他处高就,本候绝不阻拦。但自今日起,再敢向本候妄言者,军法无情!”

    说完,转身下令道:“传本候令,船队减速,待殿下船队上岸之后,再行加速登岸。”

    在一片喟叹声中,船队的速度明显降了下来。

    将领们纷纷失望地离去,可马士英没有走。

    而吴争也没有驱赶。

    “候爷演得一出好戏啊。”

    “荒唐!”吴争没好气地喝斥道,“你无端来这么一出劝进,岂不令我招人妒恨?”

    马士英不同意,他辩解道:“正是需要这么一出,候爷才能知道麾下将领是忠于候爷还是忠于朝廷。”

    吴争斜了他一眼道:“你看出来了?”

    马士英笑道:“大致有些数了。”

    吴争突然变脸道:“荒谬,这种伎俩本候不屑为之。”

    马士英道:“候爷是做大事之人,自然是不屑为之,可士英声名狼籍,为之又有何妨?”

    吴争瞪了马士英良久,叹息道:“太祖当时问朱升,对平定天下的意见,朱升回答说,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你又何必如何急迫呢?”

    马士英道:“不是士英急迫,而是候爷已经有了根基,麾下数万大军、数十将领,他们需要一个目标,就算候爷不想逼迫朝廷过甚,但至少需要让他们知道候爷的心思,哪怕是猜。况且,朝堂之上,可未必都是象钱肃乐这般死脑筋的人,他们若知道了候爷的心思,或许会比士英更激进,候爷信不信?”

    吴争摇摇头道:“山河破碎,吴争没有兴趣在几府之地称王,你也不必再出这种手段来试探,我已经说过了,驱逐鞑虏、收复河山之后,水到渠成再来商议此事也不迟。”

    马士英有些失望,但见吴争态度坚决,不敢再赘言,躬身而退。

    待马士英走后,宋安低声问道:“少爷,朝廷有些官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算少爷要做忠臣,也该将这些官员换去,以免他们掣肘少爷。”

    吴争斜了宋安一眼,“你也惦记着拥立之功?”

    宋安急忙道:“我可没惦记这些,我只想跟着少爷,不管少爷是候爷还是王爷,我宋安生是吴家人,死是吴家鬼。”

    “唔,你没惦记就好,这此事本就不该你惦记。”

    “是。”

    吴争慢慢转过身去,朝着朱媺娖船队的方向,君臣们已经开始在百姓的欢迎声中登岸。

    “如果朝廷真能在她的引领之下,光复河山,做个忠臣,也未尝不可啊。这江山只要是汉人江山,不被异族人欺凌,也算是对得起在嘉定城殉国的叔父了。”

    吴争的自言自语,让宋安张口欲言,可话到嘴边,看着吴争的背影,宋安终究还是闭上了嘴。

    “你能忍住不说,说明你开始有了城府。”吴争没有转身,轻飘飘地一句,让宋安惊愕,“如果你少爷以区区数府之地,与朝廷对立,叫天下之人如何看我?是人都会指责你家少爷是个权臣、逆臣,狼子野心。你要记住,天下百姓心里都有杆秤,真等到你家少爷驱逐鞑虏、平定天下,很多事都会水到渠成,不需要你急吼吼地惦记着。如今的朝廷需要的是上下同心、一致抗清,真要起了内讧,岂不亲者痛仇者快?”

    “少爷,我明白了。”

    “看住马士英,别让他捣鬼。”

    “是。少爷是不信他吗?”

    “信,才怪。一个快六十的老头,还做过一朝首辅,这样的人若不是现在无路可走,想要他安心在你家少爷手下做事,必须让他见识一下你家少爷的厉害。”

    “我明白了。”

    “别做得太过,暗中监视即可。”

    “是。”

    ……。

    百姓的狂热程度出乎一众诸臣的想象。

    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这种久违的拥戴气氛中时。

    钱肃乐突然发现百姓中撑起的条幅中,有那么几块上的字,让他笑意盎然的脸瞬间垮了下来。

    条幅上写着“靖海候是百姓的大救星”、“杭州军民拥戴靖海候”……。

    这些口号并不违例、违法。

    可问题是,在这监国及一众朝堂重臣的眼皮子底下展露出来,那就有些扫人颜面了。

    钱肃乐一见之下,心中就想到,敢情,是自己等人自作多情了,这些百姓不是冲着监国殿下和自己一行来的,完全是因欢迎靖海候吴争,捎带着欢迎殿下和朝中大臣们。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让钱肃乐有种当场发作的冲动和暴躁。

    不过钱肃乐毕竟已经身在高位,这点城府和涵养总还是有的。

    他强颜欢笑着行完这一路。

    杭州府的变化,不仅令朱媺娖等人惊讶,也着实令吴争吃惊。

    不是说杭州府变得如此繁荣或者百姓个个变成君子模样了。

    这根本不可能,数月之间想改变这个时代,哪怕是一城居民,也不可能。

    吴争等人惊讶的是杭州府商贸已经兴旺到了令人震撼的程度。

    各国商人穿梭在市井街坊,连串的板车、马车连绵不绝。

    这种景象在吴争光复杭州时,是见不到的。

    哪怕是在南京都不曾有这样拥堵的商人队伍。

    但这种商贸兴旺造成了城中的吵杂和混乱也是不可回避的。

    来往密集的商队,已经严重影响了朱媺娖等人和吴争一行的经过。

    吴争也是在召见莫执念之后才明白过来,这种景象的出现源自于自己的构思和设想,一税走遍天下。

    吴争当时与莫执念曾经谈到过对于商税征收的基本构架,但也仅仅是构架和设想。

    因为当时吴争只掌控了杭州、嘉兴两府,甚至事实上仅能支配杭州城、嘉兴城而已,根本无法将这个设想执行下去。

    哪怕是切实掌控杭州、嘉兴两府,都无法实施。

    因为仅两府之地,何以谈一税走遍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