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巾帼不让须眉
    莫执念识趣地起身道:“主公且与清儿慢慢聊,属下有些私事先去处理,主公若有事,可招呼门外侍从传我。”

    吴争点点头,没有说话。

    莫执念退去,莫亦清也轻轻摇摇手,两个丫环施礼而退。

    吴争看着这个如水般清澈的女子,叹息道:“可惜……可惜了。”

    莫亦清莞尔,掩嘴笑道:“敢问候爷连叹可惜,何意?”

    吴争露齿笑道:“若你是男儿身,日后定能成就一番大业,少说朝堂之上,也能有你一席之地。”

    莫亦清闻言,奇怪地问道:“难道就因为清儿是女儿身,候爷就低看了清儿不成?”

    吴争一愣,连忙否认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莫亦清佻皮地追问道:“那候爷是什么意思?”

    吴争吱唔道:“女子终究不能为官嘛,这样就失去了身列朝堂的可能。”

    让吴争猝不及防的是,莫亦清接下去的一句是,“可清儿的夫君是靖海候,难道凭这一点,也不能例外?”

    吴争愕然。

    莫亦清聪慧,适时转变话题,问道:“候爷唤清儿来,所为何事?”

    吴争心中一叹,这真是个兰心惠质的女子。

    她自然是知道自己传她来的用意,可此时这么一问,化解了刚才吴争话接不下去的尴尬。

    吴争微笑道:“听令祖说,放贷是你出的主意?”

    莫亦清大方地承认道:“确是清儿建言,祖父采纳之后施行的。”

    吴争问道:“你可有想过,这笔钱,足以让本候组建一支百万大军所需?你就这么一句建言,就将这笔巨资化为一屋子废纸?”

    莫亦清脸色平静,毫不回避吴争的眼神,她答道:“候爷容禀。首先,这钱并非无主之物,它来自于杭州城无数的百姓……。”

    “不。”吴争毫不客气地纠正道,“它来自于那些为富不仁的奸商,若非他们自寻死路,挑起这场粮价大战,此事就不会发生。”

    莫亦清轻轻摇头,可神色却非常坚定,“候爷说得没错,这些钱大都来自于富商不假。可候爷可曾想过,他们也是候爷治下的百姓,也是朝廷治下子民?”

    吴争皱眉,毫不客气地怼道:“按你的意思,罪犯也是本候治下百姓,所以本候也该对罪犯一视同仁?”

    莫亦清有些局促,她终究是个少女,一时雪白的脸涨红了,她似乎忘记了一直保持的仪态,竟争执起来,“可就算他们是罪犯,只要他们还活着,没有被判处极刑,就是朝廷子民。”

    吴争暗笑,打算继续逗她,“这话不对,朝廷律法,也有流放数千里之外,就也就等于驱逐出国门了。也就是说,朝廷不再承认他们是子民,最多是乱民、刁民。”

    莫亦清一下子被吴争带进了死胡同,打乱了她的思维节奏,一时无言以对,大大的眼睛瞪着吴争,脸色通红。

    见到这种女儿态,吴争不由得心情骤然亮堂,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莫亦清才醒悟到吴争在逗她,一时羞赦难解。

    让吴争奇怪的是,莫亦清自我调节非常快。

    自己的笑声未收,莫亦清已经收敛了羞意,脸色也恢复如常了。

    只是语气还稍带着一丝幽怨,嗔道:“候爷欺负人。”

    吴争再次泛起笑意道:“我的话确实是有些歪理,可你也不能否认,这事确实存在。而城中奸商串通公然挑衅官府,抬高粮价,为得就是逐利。这时战时,就算本候判他们一个斩立决,抄没他们的家产,也没人能说本候一个不是。”

    可莫亦清此时心志已清灵,不再被吴争绕进去。

    莫亦清道:“清儿说这钱并非无主之物,它来自于杭州城无数的百姓这话的意思,并非要替那些奸商说项、辩白,此意其实候爷懂,又何苦来作弄清儿呢?”

    吴争闻听心中一叹,这少女确实有颗玲珑心啊,于是点头认可道:“我是听懂了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这钱属于杭州府,不可轻易动用。一旦真移作它用,恐怕杭州府大乱将起,对吧?”

    莫亦清轻叹道:“候爷果真是聪慧之人。”

    吴争摇摇手哈哈笑道:“这马屁拍得粗鄙,远不如清儿之前的方略来得更令本候动心。”

    饶是莫亦清心中已经对吴争的偶尔荒唐言行有了防范,此时被吴争这么一句,也羞红了脸。

    这让吴争再次有了秀色可餐的机会。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古怪而爱昧起来。

    一会儿,莫亦清收敛起心情,正容道:“虽说家祖父将这笔巨资散尽,可这钱来自于杭州,如今撒在杭州,也在情理之中。况且,在清儿看来,候爷也不是全无收获。”

    吴争呵呵笑道:“敢情,你还打算让本候派人上门索债不成?”

    莫亦清道:“这种宵小行径,候爷自然是不屑于为的。”

    吴争听了不乐意了,这怎么就成了宵小行径了?

    虽然自己确实也没有索债的打算,可欠钱还钱,天经地义啊。

    莫亦清继续道:“候爷难道就不觉得,这一屋子的债条和契约,足以让候爷掌控整个杭州府商贸和人心吗?”

    这话令吴争心中一震,他迅速明白了莫亦清的意思。

    欠债的绝大多数都是杭州城中最具规模的商户,只要吴争还掌控杭州府一天,这债就消不了。

    那么,这种如“天使投资”般的借贷,完全可以成为制约整城商户的手段。

    也就是说,整个杭州城中的商铺和商贸业务,吴争都占了其中的股份。

    当然,商户也可以摆脱这种困境,那就是如数还钱。

    可这真的不容易,现在的商户,哪家不是濒临倒闭,才接受了莫执念的借贷?

    这二千多万之数,一个杭州城的商户就算平摊,也是个无法短时期偿还的数字。

    吴争懂了,这不是莫亦清没有想到怎么应对钱收不回来的方略,而是她就等着自己上门追责,事先留下的一招棋,用意最主要的还是为她祖父脱罪。

    吴争的眼神闪烁,面前的女子绝非如外表般单纯、纯洁,她的智谋韬略,怕是还在自己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