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一石三鸟
    ps:感谢书友“白色宇宙风17”投的月票

    莫亦清道:“加上兴国公沿江三府,有这六府之地,应该能减小不少影响”

    吴争道:“我会找监国殿下商议此事……这事你与令祖不用费心,我自会解决”

    “是”莫亦清应道,然后犹豫着,试探地问,“清儿心中有一事,不知该不该说?”

    吴争哂然道:“你都敢假借我的名义,怂恿令祖以布政司衙门发布公文,还有什么大事连说都不敢说的?”

    莫亦清轻咬嘴唇道:“夫君这是还在怪清儿?”

    吴争也觉得纠缠此事无益,于是摇摇手道:“倒是我小家子气了,罢了,这事不谈了,你且说说何事?”

    莫亦清这才鼓足勇气道:“清儿之前建议家祖放贷,其实这是清儿一石三鸟之计”

    吴争有些意外,“哦”了一声

    莫亦清道:“一是疏解杭州府钱财流通不足,二是解救城中诸多商人之困境,三是……这也是清儿行此策的主要目的”

    “是何目的?”吴争不自禁地追问道,他是真没有想到,这女孩还有第三个目的

    “莫家世代经商,清儿从小耳闻目染,也知道行商天下,最关键之处在于货币流通,大明宝钞携带方便,本该是利国利民之策,可无奈施行不得力,且正好朝廷财力不足,放任自流之下,倒成了为祸百姓、流毒世间的恶政”

    吴争心中一动,他有些佩服这女孩了

    “你是想重发宝钞?不……不,这事现在不可行,至少短期内行不通,朝廷的声望根本撑不起宝钞的流通”

    吴争是知道这其中利害的,这时的印刷技术也不行,无法阻止伪造,特别是如今四方势力鼎立,战争频发,重发宝钞,差不多就是自寻死路

    “夫君误会了,清儿并非是想重拾宝钞”

    吴争一愣,“那你是何意?”

    “杭州商贾云集,各国番商、胡商越来越多,可携带金银财货很是不便,且屡有遭劫之事发生若夫君以朝廷官府信誉开设钱庄,承兑九府之地钱款,必能大大降低商人的损耗,无疑增加了商人的利润,如此商业必能更上一个台阶清儿所想的与夫君一税行遍天下如出一辙,那就是汇兑天下”

    吴争张大了嘴巴,惊愕了,这女孩不会也是象自己这般穿越的吧?

    “好主意”吴争击掌大声赞叹道,“要是能开个银行更好”

    “银行?”莫亦清不解地思忖道,“银子所行、存储之地?”

    吴争安心了,回答道:“正是”

    “就按夫君的意思,将钱庄改为银行吧”

    吴争苦笑道:“你可知道银行如何运作?”

    “清儿只知钱庄大致步骤,若夫君应允,家祖深谙此道”

    吴争摇摇头道:“我说的不是钱庄的开设,而是钱庄运行最重要的是信誉,我是靖海候,辖制三府之地不假,可毕竟上面有朝廷,钱庄汇兑九府,牵扯太多,一时很难打通”

    不想,莫亦清道:“其实也没有夫君想得那般复杂、难解,以钱庄承兑,收、出都是真金白银、等额钱财,钱庄无非是用此地的银子,交付外地的货款,从中收取一些费用罢了这完全可以不受朝廷挟制”

    吴争突然脑子不太好使了,存钱不应该付给储户利息吗?难道反而收取保管费和汇兑费用?

    “照你的意思,收取费用,商人会来存兑吗?”

    莫亦清轻笑道:“夫君可知,杭州府外地商贾出入杭州,所运货物和金银,皆由民间镖局承运?可知镖局收取多少押运费用?”

    “多少?”

    “以货物贵贱、是否易碎、是否限期,收取一至三成不等若是整车金银,按路途远近及路途凶险程度,收取一至二成不等”

    吴争顿时明白了,按莫亦清的方略,此事可行

    可以将商人耗费的押运费转为汇兑费用,就算二者相差不多,但减少了金银、货物的危险度,还有承兑的便利,这对于商人而言,就是最大的福利

    “这就是你的第三个目的?这事可行,但我没觉得与之前放贷有何关连啊?”

    莫亦清解释道:“此次放贷,涉及城中大小上千商户,开设钱庄,除了信誉还需要大量人脉,夫君试想,如果这些欠债商户的生意往来,都经过钱庄汇兑,情形会如何?”

    吴争恍然,有道理

    “况且,如果将这些商人的债务转为股份,那又将如何?”

    吴争脑子一混,“你是说让他们入股钱庄?”

    莫亦清掩嘴一笑,“夫君真是大方,如聚宝盆般的钱庄,也能让他人入股?”

    “那是……?”

    “以债务入股欠债者生意,如此夫君对他们的生意就有了掌控权、话语权自然,夫君是不适宜出面的,可另选人代替夫君”

    吴争这下全懂了,他不得不佩服莫亦清,思路清晰,想法超时代,真是个难得的才女啊

    以债务逼商户转让名下产业股份,然后以股东身份介入决策,把生意往来产生的资金流托付给钱庄,如此等于杭州府每天产生的资金流,全在钱庄内部流通和转帐,不管是买方还是卖方的钱,绝大部分都成了个数字,而这笔钱一直躺在钱庄的帐户上

    不用多,就这杭州府欠债的上千商户,就足以让钱庄瞬间聚集起一笔巨大的资金,虽然所有权不是钱庄的,可事实上就是在钱庄的库中

    关键是,钱庄不但不用付利息,还能收取不少的转帐费用

    这与后世银行不同的是,现在开设的钱庄,乃以朝廷官府及吴争的信用作保,这在民间恐怕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了

    垄断!吴争的脑子里闪现出这个词来,这个词的意义,就是暴利

    吴争微笑起来,这个女孩太出色了,到了令人惊讶的地步

    看到吴争发自内心的微笑,莫亦清惊喜地说道:“夫君是同意了?”

    吴争点头,“你先回去,叫你祖父来”

    “是”莫亦清出门的步履变得轻快,这与她自小所受的教育有些格格不入,但此时,她已经意识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