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 我是吴小妹
    “圣人有云,牝鸡司晨,惟家之索牝晨羝乳,人以为异,斁伦败俗,其祸尤著殿下乃先帝嫡出,身份尊贵,但绝非宗庙社稷之主……臣今日宁背负身后骂名,率诸臣工劝谏,望殿下以宗庙为念,自请退位,以慰大明诸先圣皇帝在天之灵”

    “臣等恭请长平公主退位!”

    朱媺娖闻听愣了,她的脑子“哄”地一声

    这算什么,逼宫?政变?

    朱媺娖身后,郑叔出于激愤,上前一步,尖声喊道:“钱大人,你这可是欺君逼宫,想要造反吗?”

    朱以海突然大喝道:“放肆,殿下与朝中重臣商议国事,岂是你一个阉人可以置喙的?来人,于本王拿下此阉”

    朱以海当过一年监国,上位者的气势早已刻在骨子里

    郑叔被他一喝,还真呐呐说不出话来

    可朱以海毕竟没有带兵来,说难听点,此时一行人中,也就朱媺娖身边有数百近卫

    而近卫又怎么可能没有朱媺娖开口,听朱以海的命令,去抓监国身边的近侍呢?

    所以,朱以海的大喝看似气势慑人,但也只是一声空喝罢了

    而此时,就象是为朱以海声援般,诸臣齐齐下跪,再次哄然道:“臣等恭请长平公主退位!”

    朱媺娖被这一声惊醒了

    “这次你们,打算拥立谁?”朱媺娖的话里带着一丝明显的讥讽

    “拥立鲁王殿下登基为帝”

    两行清泪“唰”地落下,她哽咽道:“钱大人,本宫可曾有过错?”

    钱肃乐艰难地摇摇头道:“殿下并无过错”

    “本宫可勤政爱民?”

    “是”

    “本宫可有苛待臣民?”

    “未曾有过”

    “那你们这是为何?”朱媺娖突然嘶声大喊起来

    钱肃乐涕泪交流,拜伏在地,哽咽道:“殿下保重,臣,并无私心,只为大明宗庙社稷传承,请殿下明鉴”

    “臣等并无私心,请殿下明鉴!”数十人的齐声大呼,碎了朱媺娖的心

    她颓然坐倒在椅子上,睁着泪眼看着诸臣,这些人一直是她的忠臣,她的依靠,甚至她还依仗他们去平衡吴争、王之仁的权势,可现在,他们竟逼自己退位,而付诸于口的,仅仅是因为她是女儿身

    泪眼朦胧之中,朱媺娖心中有一股针刺般的疼痛,吴争,你为何要留在杭州,难道这一切也是你知情,或者是你安排的吗?

    难道,我在监国之位上,你也放心不下吗?

    难道,你真要夺取朱家天下,甚至不顾及……我的感受吗?

    而这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清脆、响亮,而且尖刻

    “哟,几十须眉男子如此围攻欺负公主一个弱女子,这就是我大明朝的贤王、忠臣、良将啊?”

    欺负?

    弱女子?

    朱媺娖又怎么算得上弱女子,她可是有实权的监国

    不过话还得说回来,面对着这么数十个大男人,她可不就是女子吗?

    在场之人,除了钱肃乐,无不侧目怒视

    朱以海更是愤怒,指着从朱媺娖身后缓缓现身的吴小妹,大声喝斥道:“哪来的野丫头,竟敢信口雌黄,当众羞辱本王和诸大臣?”

    吴小妹一直跟随在朱媺娖身边,二人这一路的关系真巧为越融洽,或许是血浓于水,又或许朱媺娖刻意相交,二人如今关系说情同姐妹,已经一点都不夸张

    吴小妹丝毫没有被这些喝斥所惊,她本来就是个不受拘束,率性的女子,当初在吴争门口,她就敢挺身阻拦奉朱以海之命包围吴庄的廖仲平

    “鲁王殿下慎言,我不是野丫头告知鲁王殿下,小女子姓吴,口天吴,若是我哥在,会说是无法无天的吴!”

    朱以海,包括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明白这小女子话中的意思,什么乱七八槽的?

    可是朱媺娖明白,这些天,三女亲密,早已将之前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个透

    无法无天的吴,那是吴争当初第一次见朱媺娖,用来怼朱媺娖自承思民的事

    朱媺娖见吴小妹重提起此事,心中一暖,她明白吴小妹站出来是在为她鸣不平,可朱媺娖也知道,这根本不是吴小妹能掺和的事,甚至朱媺娖还在怀疑,吴争与此事的关联

    “小妹,速退下”朱媺娖心中着急,赶紧劝道

    吴小妹回头一笑,笑容是如此的自信和坦然

    朱以海哪受得了被这么一个小女子挤怼,他还以为这是朱媺娖身边侍女,正想借此来个下马威,于是再次喊道:“来人,将这小女子拿下”

    可依旧没人响应,朱以海大怒道:“侍卫何在?”

    吴小妹道:“鲁王殿下应该知道,侍卫是殿下的侍卫,怎会听从你的命令?”

    朱以海自然是知道这些的,他只是不想当众下不来台,指着吴小妹,“你究竟是何人?今日要是不能给本王一个交待,就别想从这全身而退!”

    而他身后的诸臣也纷纷跃跃欲试,这是常情,朱以海就将成为新君,拥立之功以外,要再在此刻护君大功上露个脸,那就完美了

    吴小妹微笑道:“我是吴小妹区区贱名想来鲁王殿下不曾听过,不过我哥之名,您一定听过”

    朱以海还真有些好奇了,竟顺着吴小妹的话风问道:“你哥是谁?”

    吴小妹转头对钱肃乐道:“钱大人,说起来您可是我家亲家,何不与鲁王解释一下?”

    钱肃乐脸一阵红一阵青,说实话,这次逼宫还真不是他的本意

    但陈子龙一众鸿儒派人传来密信,阐明了态度,让他也有些心动

    确实,钱肃乐从一开始就不赞成拥立一个女子为监国

    这不管怎么说,都太失体统,好在朱媺娖总算是先帝崇祯嫡女,身份尊贵,这才最后默认了

    在他的心里,朱媺娖远比朱以海更勤政、爱民,更适合监国之位,可问题是,他担忧宗庙社稷,朱媺娖是女儿身,女子大了总得嫁人的

    大明朝三百年,也没出过一个女皇不是,万一朱媺娖真执意要嫁吴争,那就乱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