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面具没了,那只剩下狰狞
    这时,张煌言怒了,他大声喝道:“君辱臣死,廖指挥使,你就坐视殿下当众受辱吗?”

    廖仲平冷汗渗出,他一咬牙随即下令,“将一众人等全部拿下,凭殿下发落。”

    这令下得有些突兀,正如廖仲平的性子。

    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压得更紧,弹得越厉害。

    要杀人,得悄悄杀,一招致命。

    而不是在这样光大化日之下,这不仅杀不成,还坏了名声,朱媺娖的名声。

    可廖仲平就是个死心眼的,他公然下了这道令,为得就是表明自己的态度,而不是真想拿这些朝廷重臣,但此令却直接激化了双方的矛盾,至少原本原遮掩的那块遮羞布,被廖仲平的这道命令一把扯下了、扯碎了。

    面具没了,那就只有狰狞。

    听闻要抓人,不仅朱以海怒了,而且钱肃乐及群臣都怒了。

    明朝文臣,唯独不失内争时的勇气和魄力,他们能为了万历立太子之事,不惧帝威,生生硬抗,以至于皇帝不理朝政、不郊、不庙、不朝、不见、不批、不讲,最后索性三十年不出宫门。

    面对皇帝都如此,又怎会惧一个监国?

    何况还是公主监国?

    更何况还是个将要被废黜的女监国?

    于是群情激昂,竟不约而同纷纷向前涌去。

    其实这个时候,官员们并非是想付诸于武力,说实话这些文臣大都手无缚鸡之力,何谈武力?

    他们只是以集体行为,来表现自己的愤怒和展示自己的力量。

    可这等气势,却是非常强悍的,至少对朱媺娖、吴小妹等女子,是非常惊人的。

    朱媺娖哪见过这等场面,一时方寸大乱,竟失语了,瞪大着眼睛,愣愣地看着这场变故。

    张煌言等人位置在门口附近,群臣往前急涌,他们哪赶得上?

    问题是,张煌言更没有可能下令以刀兵相加于群臣头上的意思,在他看来,这不过是政见不同,还不至于流血。

    场面突然变得不可控,群臣与朱媺娖之间不到十步的距离。

    这个时候,吴小妹或许是因为她本就是个热心肠的人,亦或者是因为与朱媺娖感情日深,她突然上前两步,挡在朱媺娖面前,嘶声喊道:“你们太不要脸了,想加害殿下,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这景象一如当日廖仲平奉朱以海令包围吴庄时。

    被吴小妹这个举动所惊,朱媺娖稍稍回过神来,她哽咽道:“小妹,罢了,这就是我的命。”

    吴小妹听了这话,不禁触动了她的心灵,她想到了自己的身世,自己何尝不是被命运作弄,说起来,自己也是皇室,可如今却只能隐姓埋名。

    可吴小妹的性子不象朱媺娖,她想到这时,反而一股血气涌上,大声道:“我不信命,我哥说了,人定胜天,得争!”

    说着,还朝前再跨一步。

    而此时,正好遇上头里的朱以海。

    朱以海见吴小妹向自己冲来,下意识地伸手一推。

    说实话,这时朱以海并没有加害吴小妹的意思,也没有这必要为将来树一强敌。

    他根本连想都没想,就推了出去。

    吴小妹身形纤瘦,也就八十来斤的身子,被养尊处优的朱以海大力一推,顿时仰翻倒地。

    朱媺娖见状,“啊”地一声惊呼起身。

    可这时,一道身影扑向了吴小妹。

    是周思敏,自古以来姑嫂不和甚至视为仇敌的很多,可姑嫂情深者也不稀少。

    周思敏与吴小妹属于后者。

    这种情况之下,朱以海看见一道人影再次朝自己扑来,情急之中,连看都不看,又是一手推出。

    没有惊呼,只听“啵”地一声闷响,周思敏倒在吴小妹的身侧。

    这说起来慢,那时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这一幕着实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朱以海在内。

    朱以海甚至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呐呐道:“本王没想推她们啊。”

    而这时,吴小妹见周思敏倒地,就象一只愤怒的小鸟般,向朱以海一头撞去。

    朱以海这时神志开始清醒,他拔腿往后跑,于是一个追一个逃,场面更乱。

    群臣们忘记了自己刚刚的愤怒,张煌言等人趁机赶紧领兵上前,将群臣隔开。

    而这时,只听朱媺娖一声凄厉的叫声,“血!”

    场内突然一片寂静。

    周思敏身下涌出的鲜血,预示着一种悲剧和将要发生的悲剧。

    朱以海忘记了逃,吴小妹忘记了追,尖叫着跑向周思敏身边。

    此时的周思敏,惨白着脸,紧捏着朱媺娖的手,痛苦地说道:“殿下,快叫人救我肚子里的孩子。”

    朱媺娖这才反应过来,尖声嘶吼道:“御医!”

    钱肃乐和张煌言反应快,转头齐声附和喊道:“快传御医!”

    几个御医就在外面不远随侍,闻讯急忙进来,随即招呼着人,将周思敏抬出去诊治。

    周思敏一直拉着朱媺娖的手不肯放,她的嘴里呐呐地说着:“表姐,我怕。”

    朱媺娖的眼泪簌簌地落下,她用力地扳开周思敏的手,说道:“小妹陪着你,别怕,有御医在,一定会没事的。”

    待御医们抬着周思敏出去之后。

    朱媺娖深吸了一口气,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如你们所愿,本宫退位!”

    而此时,群臣皆不约而同地跪了下来,“我等有罪。”

    谁都明白,这场变故,极有可能将靖海候直接推到了对立面。

    如果周思敏真有不测,那么会有人要倒大霉,而这“有人”,指得就是他们。

    想到这一点,群臣心里丝毫没有得偿所愿的喜悦,取而代之的是惶惶不安。

    朱以海想高兴,也高兴不起来。

    他左右看看,抬步又止步,甚至不知道究竟应该去坐朱媺娖的位置,还是应该等朱媺娖主动让开。

    钱肃乐的脸色铁青,他没有预料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

    但他知道,如果周思敏出了事,那么他与吴争之间,再无修好的可能,这还将影响到女儿钱瑾萱一生的幸福。

    虽然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些,可钱肃乐,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