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天塌了?
    宋安低头道:“少爷,怕是真乱了,否则驻军不会派三人九马传急信。”

    吴争蹩眉问道:“何人所为,事出何因?”

    宋安身子一让,亮出一个传信斥候,“禀候爷,兴国公部、夏指挥使部、钱千户编练新军,还有……候爷一路收拢的降兵,皆参与了这次动乱。起因是卧子先生……陈子龙等文人在洪武门前搭台倡议废黜监国、另立新君。”

    吴争的头顿时象炸了般的昏眩,废黜监国、另立新君,还能立谁,眼下只有朱以海。

    就算是从未入仕的青头,也能明白,这一招棋的指向就是吴争自己。

    吴争之所以现在能对许多跨界的军政事物一言而决,这不是因为他的战功显赫,或者光复南京的滔天之功,而是因为他是现任监国的倡议者和拥立者。

    许多时候,吴争的命令和决策,在寻常人看来,就是监国的意思。

    如今陈子龙等文人一击就朝着吴争的致命处,显然欲置吴争于死地。

    政斗,绝不是想象中那般云淡风清,不是吴争此时让一步,你好我好大家好。

    一旦朱媺娖失去监国之位,这等于让吴争在朝堂上失去了最大的支柱。

    往后,吴争就会被慢慢边缘化,直至从朝堂中消声匿迹,然后在一个不知道时间的日子里,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成为叛臣、奸臣,被人人诛之而后快。

    这就是政斗的狠毒之处。

    马士英是真急了,他劝道:“主公,陈子龙之清名,受世人称颂,他的号召力不是寻常人能比的,他既然在应天府发动,必然已经与监国一行中重臣有所勾连……此事紧急,一旦内外串连,监国危矣!主公危矣!”

    吴争怒哼一声,“他们敢?若把我逼急了,老子端了他x的这名不正言不顺的破朝廷。”

    马士英苦笑着,跺脚道:“主公这不是说气话的时候,真要是那样,主公之前倾力打造的名声,就会逆转,百姓是愚民,他们无法分辨事情的黑白,只要陈子龙等人以朝廷之名宣扬,把主公说成一个权臣、逆臣、叛臣,那时就算主公有数百张嘴,倾黄河之水恐怕也难洗清。莫不是主公真权此大开杀戒……那就真中了这帮文人的圈套了。”

    吴争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些,问道:“那依你的意思,该如何应对这乱局?”

    马士英下车来回踱了几步,抬头看着吴争道:“将监国和鲁王控制在手中,只有这样,哪怕陈子龙等人控制了整个应天府,也无法奈何得了主公。”

    马士英此策不过是“挟天子以令诸候”的变种。

    但吴争认为此计是目前最有效的,于是迅速下令,骑兵急行军,步兵紧随。

    此时吴争一行大军,刚过镇海卫,前往应天府,那是上千百的距离。

    大军肯定是赶不上了,所以,吴争上马,率数千骑兵急驰而去。

    可怜马士英五十多岁的人了,虽说骑马他少年时就会,可岁月不饶人,这样的急行军,差点就要了他的老命。

    但马士英不得不追随吴争身边,因为他知道,这不仅仅是一次拼命的行军,更是他走进吴争心里,占据一席之地的良机。

    可谁也没有料到,变局再生。

    一天一夜的急行军,吴争率部风驰电掣,赶到丹阳时,就遇上了张煌言、熊汝霖、孙嘉绩三人,还有追随他们的十数个官员。

    张煌言在看到吴争时,一声悲呼“吴争兄弟,天塌了!”

    饶是吴争有了思想准备,也不禁心突地往下一沉。

    跃下马来,吴争看着没了冠帽的这群官员,厉声问道:“玄著兄,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为何这般模样?”

    张煌言已经泣不成声。

    孙嘉绩代答,他将在淳化镇所发生的一切,简单的述说了一遍,不过怕吴争急怒,没有说出周思敏受伤之事,“靖海候,公主殿下已经退位,鲁王已经监国,正出发前往应天府,想来应天府中已经准备拥立鲁王为帝了。”

    那边马士英几乎是摔下马的,若不是有士兵搀扶,恐怕这一摔,就能要了他的半条老命。

    他连滚带爬地上前来,拽着孙嘉绩问道,“鲁王一行,从淳化出发多久了?”

    孙嘉绩答道:“我等先离开淳化,但想必鲁王一行,随后也离开了。”

    马士英焦急地追问道:“你们是一路步行至此?”

    “不,我等是坐马车来的。”

    马士英扳着手指算了算,突然嚎哭起来,“晚了……完了……来不及了。”

    吴争听得心中火起,喝斥道:“你嚎什么,管屁用?!”

    马士英这才稍稍收声,答道:“主公啊,当断不断,反受其难,当日在钱塘江上,就该当机立断,哪有今日之被动?”

    吴争懊恼道:“现在说这还有什么用,你若是有计,快些讲。”

    马士英又开始嚎哭,“我哪还有什么计策?鲁王一旦进城,登基为帝,我等就是乱臣贼子……吴争!你也不会例外!废黜长平,拥立鲁王,这便是断了你的后路,让你进不能进,退不能退,至此人为刀殂,我为鱼肉,还能有什么计策?除非现在鲁王还未入应天府,但这可能吗?淳化至此一百多里,而去应天府,不足百里……。”

    吴争听到这,不再理会马士英,急问张煌言道:“公主殿下和舍妹、拙荆可有随行?”

    张煌言此时已经停止抽泣,听吴争问,也不忍心说出周思敏被推倒受伤的事,只是答道:“想来应该与鲁王同行。”

    吴争点头,一咬牙道:“鲁王一行,随同之官员家眷数百人之众,虽配备马车、牛车,可速度绝不会快于你等,我们还有机会!”

    张煌言愕然道:“你的意思是说,现在去应天府,还能赶上鲁王一行进城?”

    吴争目光坚定地说道:“大不了追不上,事情还能坏到哪去?死马当作活马医,碰碰运气,看看天意。来人,传本候令,人不下马,马不卸鞍,目标应天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