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应天府之变(二)
    于是,一行人在聚宝门外越城转向,向东而去。

    所幸钱肃乐还是比较谨慎的,在动身之前,派人与城中陈子龙联系,言明了朱以海的意思和动向,请陈子龙转令钱肃典、钱翘恭叔侄,令他们率军从洪武门去正阳门外候驾。

    并请陈子龙率城中一众文武官员,前出正阳门,恭迎朱以海车驾。

    朱以海一行这一绕,就给了吴争宝贵的时间。

    正如吴争所说,死马当作活马医,原本就算朱以海绕行正阳门,吴争恐怕也赶不上朱以海一行进城。

    可这个时候,朱以海显然忘记了,正阳门外西边东府城中,所驻囤的一万多精锐之师,这支精锐,一直从杭州打到应天府,可以说是吴争的嫡系。

    虽说是明军没错,但这些人是被吴争喂饱了。

    吴争有一个被将士最看重的优点,那就是不贪财,不仅不贪财,还是个散财童子。

    就这一点,只要跟过吴争的士兵,都愿意追随吴争。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当兵吃饷,天经地义。

    说什么大义啊、精神啊,真到了战场之上,一切都是狗屁。

    战场之上,唯一可以激励的就是战友之间的比拼,比拼的是血性,还有就是钱,真金白银。

    从吴争手里流过的钱太多了,多到他自己也算不清楚,可到眼下,吴争依旧缺钱,身边确实没钱。

    钱都到哪去了?

    大部分都到了将士手中,吴争从来不吝惜赏赐,每次战后,在赏赐将士方面,都是以上限为准进行赏赐抚恤。

    这对于明亡之后的明军阵营中,恐怕还真没有人能比得上吴争。

    这也是吴争能以一支杂牌军,势如破竹,迅速突破常州,兵临应天府城下的主要原因。

    这支军队唯吴争之命是从,但陈子龙不知道,钱肃乐也不知道。

    在他们看来,只要是明军,眼见皇帝登基,哪有不顺势效忠的道理?

    难道皇帝的赏赐会比一个候爵赏赐的级别低?

    所以,他们哪怕知道这支是吴争留下的驻军,也并没有太过担心这支军队。

    当然,前提是钱肃乐已经对这支军队做了必要的防备,那就是令钱肃典、钱翘恭叔侄率军从洪武门去正阳门外候驾。

    从洪武门至正阳门,这距离比朱以海从聚宝门绕行正阳门要近太多了,完全来得及布置防务。

    人心。

    这场变局的核心,依旧是人心。

    如果东城府驻军真如陈子龙、钱肃乐那般揣测,那么朱以海肯定就顺利进了正阳门,而吴争也就只能对着正阳门,望门兴叹了,然后灰溜溜地撤回杭州城,等待朝廷派人传宣恩诏,然后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恩诏。

    如果钱肃典、钱翘恭叔侄真如钱肃乐认为的,唯他大哥、父亲之命是从,那么哪怕正阳门外驻军奉吴争之命阻拦朱以海一行,那恐怕成败也是两说。

    听命是一回事,以命相拼又是另一回事。

    正阳门外驻军,愿意听吴争号令阻拦朱以海,不代表着他们肯与钱肃典、钱翘恭叔侄所率大军血拼,况且阻拦与弑君那是两个性质。

    所以,只要钱肃典、钱翘恭叔侄恪守钱肃乐的严令,这事也得两说,成败取决于双方大军谁先妥协或者说谁先敢动手。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嘛。

    连稚童都明白这道理。

    可事实上这两个都是变数。

    驻军是变数,钱肃典、钱翘恭叔侄同样是变数。

    当听到陈子龙派人转达了父亲的命令,钱翘恭苦笑看向钱肃典,二人相视同时叹息道:“吴争完了。”

    他们的想法与马士英如出一辙。

    朱以海只要进了应天府,那么大局抵定。

    吴争就算想反盘,也不能进攻应天府,否则,那就是叛臣,必被天下所唾弃。

    可如果退回杭州,那离消亡之时,也就不远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朱以海哪怕开始时优渥以待,加以安抚,但在朝中这些文人的策划下,吴争只能坐以待毙,到时朝廷只要寻个茬,就能对吴争进行肆意宰割,吴争要么反,要么就只能逆来顺受。

    这就是所谓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道理。

    无法可破,无法可解。

    当然,这是建立在钱家叔侄,为家族利益听从钱肃乐的命令。

    “小叔,现在如此是好?”

    到了此时,钱肃典也举措不定起来。

    这事演变成这样,钱家已经彻底陷进了漩涡。

    无论哪方胜出,都与自己和钱翘恭的初衷不相吻合。

    但,钱家不只是钱肃乐,还有一门老小妇孺,在这个时候做同选择,确实很难。

    钱肃乐沉声道:“此时须当机立断,容不得迟疑。这决定我不做,你来做。你是要顺从大哥的意思,还是坚持己见,站在靖海候一边,支持长平公主继续监国甚至登基称帝?”

    钱翘恭带着一副怨忧的腔调,对着这个只比自己大两岁的小叔,抱怨道:“小叔,这事怎么该由我做主呢?你知道父亲的脾气,这要是忤逆了他,真会打死我的。”

    钱肃乐嘴一咧,他从侄子的话中听出了他的立场。

    钱翘恭继续道:“还有,若真与父亲站在了对立面,之后父亲或许因此而遭受黜落,如此一来,我将如此面对父亲……岂不是愧为人子吗?”

    钱肃典眉头微皱,“到了这个时候,再举棋不定,定会贻误大事,到时恐怕两面都不讨好,你若是在意大哥,那就按大哥的命令行事,以现在夏完淳部和你我麾下新军,足以与靖海候城外驻军相抗衡。如果这样,倒也能落个护驾之功,对你我、钱家都有好处。”

    钱翘恭懊恼道:“那岂不是要与吴争为敌?”

    “为敌又如何?”钱肃典有些急了,他有些不耐烦起来,这个时候,错就错,对就对,最忌讳的就是优柔寡断。

    钱翘恭轻叹道:“小叔或许在吴争身边不久,不了解此人,可我从在绍兴府,他还只是一百户就开始追随于他。小叔试想,一个从身边区区百余溃兵,短短不到两年时间,就成了当朝靖海候的人,会有多可怕?我宁愿与多铎当面相抗,也不愿意与吴争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