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应天府之变(十)
    这种功劳,对于王一林来说,是大功,可对于象王之仁这样的身份,有与没有已经不重要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在王一林看来,此请叔父肯定会应允的。

    不想王之仁摇摇头道:“急什么?”

    王一林一愣,“叔父就不怕正阳门外真打起来?”

    王之仁刚才在钱瑾萱面前展露气势,说得半真半假,他有实力、资历不假,可真说他不动,就没人敢动,那就是吹牛了,要知道,如果朱以海以监国身份,加上钱肃乐大学士、吏部尚书的身份,还有钱家叔侄的几万兵马,说真要顾忌王之仁而不敢擅动,那肯定不会是真的。

    何况站在陈子龙一边的夏完淳那一万多义军,可不是吃素的。

    这几方真要合在一处,够王之仁吃一壶的,挨过来,该王之仁不敢轻动了。

    所以,这次在自己的亲侄面前,王之仁说了实话,“这时若赶过去,等于将所有矛头都引到了本公身上,真要引发火拼,就是一场糊涂仗。本公何苦来哉?所以,让他们自己闹去,等到闹出个所以然来,本公再过去表明立场也不迟。”

    这就是典型的墙头草、随风倒了,王一林心中腹诽着,可他无法左右叔父的心意。

    “叔父,可若是吴争赶来,因此而责怪叔父坐山观虎斗,怎么办?”

    王之仁蹩眉道:“怕什么?本公一直按兵不动,就已经给了他很大的面子,他还想责怪本公什么?”

    说到这,王之仁话峰一转道:“你且带人去淮河边守着,如果见到吴争到来,就速来禀报为叔,咱们再出兵也不迟。”

    王一林无奈应道:“是,侄儿这就去。”

    王之仁不放心,叮嘱道:“人带少些,悄悄的去,快快的回来。”

    ……。

    正阳门外,争执已经白热化了。

    陈子龙带着夏完淳部,已经赶到了正阳门,据于城门内。

    钱家叔侄率军囤于正阳门外。

    东府城驻军,由西向东,穿插至正阳门与朱以海一行人中间,阻断了朱以海进城的道路。

    而那一万多降兵,驻于正阳门以东数里处,意图不明。

    按理说,此时朱以海、钱肃乐已经占据了局部最大的优势。

    钱肃乐、陈子龙的影响力和口才,原本助朱以海通过,是三只手指绰田螺,十拿九稳的。

    可有句话说得好,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嘛。

    鲁之域就是个愣头青,面对着钱肃乐、陈子龙好说歹说,他万变不离其宗,只会一句话相对,“卑职奉靖海候之命,卫戍南京城,不敢有丝毫懈怠,鲁王和诸位大人想要通过正阳门,且拿靖海候手令来,否则请绕行其它城门,卑职军令在身,还请诸位大人体恤。”

    你说这是不是愣头青?

    钱肃乐、陈子龙是磨破了嘴皮,奈何鲁之域油盐不进,就是不松口,这车轱辘话说得钱、陈二人都累了。

    二人没有办法,只能回禀朱以海,另想他法。

    这时朱以海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他下令,让钱家叔侄新军和夏完淳部,以两面夹击的态势,包围鲁之域部,意图强行通过。

    说这个命令是明智的,是站在朱以海的立场。

    这样耗下去,时间不在朱以海这边。

    淳化镇的逼宫政变,毕竟是不能宣告于众的。

    至少,没有朝廷两大军事势力的事先同意,也就是说,这只是文臣的诉求,并不能代表整个朝廷文武的诉求。

    那么,如果吴争赶到,事情的变化就变得不可控。

    毕竟应天府是吴争打下来的,城中的军队,当时几乎都是吴争统辖的,不管是钱家叔侄的新军还是夏完淳的义军,那些降兵就更不用说了,就算兴国公所部,光复应天府时,也是吴争叫来协助的友军。

    一旦吴争到来,谁能保证这些将士会不会因为吴争的一声号令,立马阵前易帜呢?

    这不是没有可能,而是可能性极大。

    主帅的威严和控制力是不可估量的,人在与不在,完全是两回事。

    许多时候,主帅一露脸,将士的士气就不一样了,特别是这种冷兵器时代,听说主帅阵亡,数万大军即闻风而溃的事多了去了,而一听说主帅未死,立马就满血复活,组织反攻。

    这说明一军主帅的能量,在于他的这张脸,更在于这张脸该在什么恰当的时间展露。

    所以,朱以海这次当机立断的命令,以他的立场是无比正确的。

    他的命令被迅速传达下去。

    所涉军队开始动作,钱家叔侄的新军开始左移,让出通道,使得夏完淳部顺利出城。

    然后缓缓向两侧移动,对东府城驻军形成钳夹之势。

    这次钱肃乐、陈子龙再到鲁之域面前时,语调就不一样了,不再是商量、安抚的口吻,而是命令。

    “鲁总兵,监国殿下谕令,若再不让开通道,恭送殿下入城,你部将被黜为叛军,正阳门外两军,将对你部实施攻击。鲁总兵,好自为之。”

    鲁之域可不是真的愣头青,他只是在装愣头青。

    这其中的用意,无非是一个字——拖。

    拖到吴争赶来,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鲁之域不敢真硬来,这毕竟双方都明军,况且这么大规模的火拼之后,应天府的防御实力差不多就全完了。

    这个后果,不但鲁之域知道,朱以海、钱肃乐、陈子龙自然都明白。

    所以,双方一直在扯皮,直到此时,并未有任何的火拼发生。

    双方都在以势压人、以势服人。

    但现在已经不是,钱肃乐、陈子龙已经是下最后通牒。

    让不让路?让,朱以海进城,不让,那就以平叛之名消灭。

    鲁之域没得选择,一声叹息之后,只好下令让路。

    事情发展到这,朱以海已经胜券在握。

    他距离正阳门城门仅二、三里之地。

    就算此时吴争已经渡淮河,也来不及阻止他登基了。

    但人心比天意更难测。

    随着鲁之域部的放行,正阳门前突然发生一阵骚乱。

    钱家叔侄终于在无奈之下,不顾一切地下令阻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