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你也不是好东西
    王之仁“噌”地立起,大骂道:“镇抚?你说得倒是轻巧,你财大气粗,扔下一把子钱,让本公为你组建、训练水师,你可知道朝中那些大臣看本公的眼神,哪个不是闪着红光,象极了饿狼般?本公避还避不过呢,哪敢轻易自己出去惹事?”

    吴争收敛起笑声,正容道:“还真没发现,我竟还是个国医圣手啊”

    王之仁闻言一愕,完全不明白吴争这话之意

    看着王之仁诧异的表情,吴争道:“你瞧,我几句话,生生让兴国公生龙活虎地从病榻之上蹦了起来这种医术恐怕连厂里扁鹊、华陀,也该自愧不如吧?”

    王之仁这才恍然,吴争还在消遣他呢

    这下是真怒了

    是真怒,那就说明之前是假怒

    按说以吴争与王之仁的交情,那也是由来以久,虽说各怀鬼胎,但利益是趋同的

    而且二人配合的默契度非常完美,从吴争与方国安攻杭州,王之仁以定海水师驰援吴淞口,到多铎攻杭州,王之仁受吴争之请,不顾朝廷谕令,生生将水师滞留吴淞口三日之久,再到吴争决定北伐,王之仁率全军顺长江入海口西进,配合吴争,这种同袍之情,双方心里还是念及的

    所以,王之仁要为吴争的前几句讥讽、调侃真怒,是不可能的

    但现在王之仁真怒了

    因为吴争没完没了了

    “吴争,本公此次虽说有过一时糊涂,但无论于公于私,也没在何处对你不住,你用不着如此拿话咄咄逼人!”

    吴争微笑起来,“兴国公生气了?”

    “本公生什么气?”王之仁赌气地坐下

    “不生气就好”吴争放缓语气,“来之前,我已经派人传令,新军、义军驻囤正阳门,以东府城驻军为主力,攻破承天门”

    王之仁这下傻眼了,他惊愕地差点下巴掉下来

    愣了半晌,王之仁几乎是跳起来喝道:“疯了……疯子,你这是自寻死路!吴争,从今日起,本公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你走,快走……别粘我一身晦气”

    吴争阴沉着脸道:“兴国公想必已经知道,钱、陈二人拥立鲁王登基了,而鲁王废黜长平公主监国在先,谋害我未出生的孩子在后,吴争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有何不妥?”

    王之仁嗤声道:“你要报怨,本公不反对,可你怎能如此公然下令攻承天门呢?你这是与整个天下为敌”

    吴争以嗤声回怼道:“整个天下,兴国公以为我朝还有整个天下吗?如今这区区九府之地,那也是我吴争加上你兴国公刚刚打下来的兴国公以为这天下百姓还会在意鲁王的生死?”

    王之仁怔怔地看着吴争,他摇摇头道:“你疯了……真疯了,我本公不想再与你多说什么,你赶快离开吧,本公就当作你没来过”

    吴争起身,回头冲帐外大喝道:“一林老哥,且进来回兴国公话”

    王一林应声而入,吴争道:“与兴国公说说,你是在何处迎我的?”

    王一林对王之仁道:“叔父,我在离淮河大概五十里处,迎到靖海候的”

    王之仁眨巴着眼,愣着想了又想,突然明白过来,于是气不打一处出,冲着王一林大喝道:“为何不早禀报?”

    王一林连忙辩道:“侄儿不是与靖海候一同到的吗?靖海候执意一起进帐,侄儿也拦不住啊……哪有时间禀报?再说,我想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滚!”

    王一林满腹怨尤地退了出去,临走之时,还不忘瞪了吴争一眼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王之仁恨恨地骂道

    吴争道:“兴国公错怪令侄了,他又不知道,我会编排这么一出”

    王之仁怒气未消地冲吴争道:“你也不是好东西”

    吴争呵呵一声,“是,是吴争无状,还请兴国公大人大量,恕罪则个”

    王之仁这才悻然道:“坐吧”

    被这么一闹,双方之间的一切做作也都没有必要了

    吴争立即切入正题,“兴国公如何看眼下局势?”

    王之仁余气未消的怼道:“这还不是你靖海候一言而决?”

    “兴国公言重了,吴争若真有这本事,哪还先来探望国公爷,讨个计策?”

    好话人人爱听,王之仁也不例外,何况这好话的出处,可是眼下炽手可热的靖海候?

    吴争在之前那一番看似荒谬的编排,不是没有目的的

    从王之仁的反应,吴争探出了他的底线

    王之仁是不同意杀朱以海的,他更愿意保持现状

    吴争之所以首先以探望为名来见王之仁,目的也就是搞清楚王之仁的诉求,然后进行说服,把王之仁拉在自己一边,那么事就成了六成

    但此时吴争的心里,确实是想趁此一劳永逸的,因为吴争自觉时间不够了,南下的清军很有可能在几个月内攻灭隆武朝,吴争虽然不知道具体时间,但隆武朝的灭亡是肯定的,否则永历朝就不会出现

    吴争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种理念的内耗之上

    但这确实很难,要改变一代人的思想和理念,需要的时间绝不亚于重新培养一代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靠一个人、百个、千个人,不足以团结起最大的力量,吴争只能团结现有的人

    王之仁,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王之仁脸色开始和缓起来,他轻叹道:“吴争啊,按理说鲁王登基虽有违伦理,可再怎么说他也是皇室近支,从这方面来说,也并不违悖祖制……毕竟现在的时间不同”

    吴争语气平静地说道:“大明皇室多了去了,近支就超过十万人,旁支更高达百万人,虽说张、李二逆杀了个十七八,但要找一个登基做皇帝的,想来不会太难”

    这话已经相当狂妄了,但却是实话,如今清廷没有彻底荡平江南,而张献忠、李自成基本都在陕甘和北方,最近也到过江西,所以江南的朱姓皇室没有受到他们屠戮,真要去找,应该不是难事(指得是旁支,近支要么被杀,要么就随潞王投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