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莫称王
    显然,王之仁是清楚吴争脾性的,合作了这么长时间了,王之仁看人还是很准的

    “吴争,我长你二、三十年吧?”王之仁喟叹道,“如今形势有异,除非你有切实把握,能将他们彻底铲除、铲清,否则还是不动他们为好,达一发而动全身啊,这些个文人,声名在外,哪个膝下不是学生遍天下?你动了哪一个,都将给自己的名声泼上一碗墨听老哥哥一言,暂时放下吧等日后形势转变,想如何处置,皆在你一念之间,何必急于一时?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况以你的权位,何须十年?”

    现在的形势,只能怀柔,套用后世一句话,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求同存异,全力图存

    吴争明白,不能失去王之仁的支持

    王之仁劝,放下

    佛亦曰,放下

    于是吴争只能,放下

    王之仁看着吴争变幻的脸色,满意地点点头道:“吴争,老哥哥还有最后一句话那就是莫称王”

    莫称王

    这就是王之仁最后的诉求

    以吴争光复九府,奉迎朝廷归都,特别是光复南京的功劳,足以封王

    可以说,没有吴争,这班君臣早已是清军刀下枯骨,或者飘于海上成立流亡政府了

    但现在,王之仁劝,莫称王

    “吴争啊,你起来太快,根基不牢,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王之仁苦口婆心地道,“一个太年轻、没有根基的王,那都是众矢之的啊听老哥哥的,晋国公位,只要手中掌握实权,王爵之位什么时候想要都可以,别为了一个虚名,生生毁了自己”

    王之仁满目真诚,但吴争偏偏就不信

    这话确实在理,太祖问朱升,朱升就这么回答过,“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后世毛爷爷也是这么说过类似的话

    既然他们都说过或者采纳过,自然是不会错的

    但吴争却知道,王之仁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如果自己封王,再辅以现在手中的实力,可谓是权势滔天,这对于一个旧国公来说,从现在的上司变成了下属,这个反差足以击溃人心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有吴争这样的上司,王之仁绝对会担心,他手中的兵力会被吴争吞并

    这也是王之仁最担忧的一点,也是这次差点被陈子龙忽悠成功,站到吴争对立面去的原因所在

    吴争依旧点头同意,他觉得王之仁说得没错,“缓称王”也是吴争自己的想法

    “我同意”

    王之仁笑了,满意的笑,吴争连续三条都答应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王之仁甚至已经做好准备,只要吴争不为难朱以海和诸臣,他甚至可以同意吴争封王

    这倒不是王之仁的心胸已经大到了圣贤的程度,而是王之仁想尽快平息这场内乱,倾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王之仁非常明白

    可现在吴争三条都同意了,王之仁在惊喜之余,同样明白,吴争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投桃报李嘛,自然是应当的

    王之仁渐渐收敛笑意,正容相待

    到了他的地位,王之仁心中很明白,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吴争将要提的条件绝不会轻,甚至比他提的更沉重,需要他专注精神,去面对

    笑了,吴争笑得很灿烂

    因为王之仁的要求提完了,该轮到他了

    王之仁的要求虽然触及了吴争的底线,但没破,能让吴争接受下来

    “兴国公年长吴争不少,不能让您专美于前,这样反倒是对您不敬了”

    这话让王之仁心底直冒冷汗

    话漂亮,理在有,做为象吴争这样的后生晚辈,故意相让,那就等于打王之仁的脸了

    不让,才是尊重

    可吴争这个后生晚辈所掌握的实力却是不同凡响,王之仁岂能不倒吸一口寒气?

    吴争很谦恭,起身说话,“兴国公提了三点建议,让吴争醍醐灌顶所谓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好吧……那我也只提三个建议”

    “靖海候请”王之仁紧张地,连称呼都变了

    “限制君权、重组内阁”

    王之仁倒吸一口凉气,他张嘴就要分辨,被吴争抬手阻止

    王之仁只能闭嘴,缓缓坐下

    这不是吴争放食无礼,而是规矩

    你提出的我答应了,那么我提出的你也须应下,至少,你得让我先说完了

    这就是规矩

    “鲁王不是人主之相,不该再留在朝堂之上,王爵保留……让他去杭州府吧”

    王之仁脸色一变,让朱以海去杭州府,那与监禁有何区别?

    可反过来一想,这个皇室近支如果再待在应天府,也确实不是个事,这等于在一群猫面前,放了一条咸鱼,谁能禁受得住诱惑?再引发拥立、劝进之事,与公于私,那都是悲剧

    所以王之仁虽然色变,但没有反对的意思,而是微微颌首

    吴争的笑意更浓

    王之仁的心开始颤抖

    “兴国公果然是能臣,短短两个月时间,新练水师已经有模有样,虽说还非劲旅,但对付北面建虏这些不识水性的旱鸭子,已经足够了,况且还可边打边练嘛”

    王之仁听到这话,勃然变色,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也是,这事王之仁早已料到,吴争让他代为编练水师,他就知道迟早有这一天,毕竟所耗费的钱财、粮饷都是人家出的

    可王之仁终究心存侥幸,这只水师倾注了他太多的心血,抽干了原定海水师中的六成老兵

    不是王之仁傻,而是他有一点与吴争同道,那就是打过长江去,他不能再降一次清,不说清廷不会接纳他,就连他自己也无法过得了自己心里这一关

    也正因为如此,王之仁甚至比吴争更在意朝廷的兴衰和存续

    缓过劲来,王之仁深吸一口气,“那就从第一条开始说起吧”

    “兴国公请”

    “长平公主是你倡议拥立的,虽说在淳安被迫退位,但此事所知之人不多,就算被人所知,也可以鲁王逼宫做为掩饰,产生的影响不会太大,我不知道,你限制君权、重组内阁的用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