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这样的人,杀不得!
    ps:感谢书友“书友20190315163553650”投的月票。

    看着钱瑾萱惨淡的花容,吴争开口道:“事情我都已知道,你很尽心……我很满意!”

    钱瑾萱突然侧身从吴小妹方向挤进尺许,向吴争跪倒。

    说是跪倒,那也就是做做样子了,车中的空间甚至已经不容许钱瑾萱跪在地板上。

    钱瑾萱双腿曲倒时,螓首已经抵在了吴争膝盖附近。

    吴争一样没有阻止和搀扶,而是连姿势都没变,生生受了此礼。

    钱瑾萱未言泪先流,可吴争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你要说的,我知道。放心回去吧,令尊无碍。”吴争挥挥手道,“有些事,不是你能力所能及的,为策安全,还望你以后多虑自身安危,不可再如此莽撞冒进。”

    钱瑾萱听了此话花容上绽放出一丝欢欣。

    她冰雪聪明,听懂了吴争的意思,吴争这是在担心她的安危。

    能听到这番话,让钱瑾萱心中有意外之喜,说此时她心里如饮蜜水般甜蜜,亦不过份。

    不过钱瑾萱家教渊源,矜持地笑意一闪而过,她微微低头道:“殿下与候爷有大事相商,瑾萱就不打扰了,瑾萱告退。”

    吴争扬手阻拦道:“且慢,我正有事与令尊相商,你且随我车驾同行就是。不过我要先与正阳门外诸将交待几句,你且在车内等候,完事时,我会派人来知会于你。”

    钱瑾萱低声应道:“是。”

    ……。

    站在车驾上,吴争环视表情严肃的将士们。

    乌压压的一片人头,数万双眼睛齐齐看着吴争。

    虽说执掌大军时日已久,可吴争还没有在如此多的人面前露过脸。

    说不紧张,那肯定是假的。

    但说真紧张,那也不确然。

    任何手掌真实权力的人,都不会在自己的下属面前紧张。

    只有那些所掌权力是别人赋示的人,才会紧张,因为他们明白,自己的权力不属于自己,随时可能被收回或丢失。

    所以,吴争的紧张是短暂的,代而取之的是兴奋、激昂,还有睥睨天下的豪迈。

    “你们做得很好。”

    这话一出,正阳门外一片轰然大笑。

    气氛随之一松。

    吴争笑了,这是一种为上者的自豪。

    一言定人悲乐,一言决人生死。

    吴争慢慢抬手下压,正阳门外一片肃静。

    “当兵吃粮、天经地义,大明南京的光复,首功在于你们……当重赏!”吴争的手指环伺指过,每个面向吴争的士兵,都感觉到这是在指向自己,心中那种被重视和鼓舞的欢欣由此迸发出来。

    那就是一片欢呼的海洋。

    “大明万岁。”

    “靖海候千岁。”

    “驱逐鞑虏,复我中华。”

    喊什么的都有。

    吴争微笑地看着,这个时候,只要自己一声令下,这些将士恐怕就敢拥立自己,哪怕背负叛军之恶名,也会如食甘饴吧。吴争的脑海里不可抑制地闪过一丝绮念。

    “靖海候万岁……靖海候万寿无疆!”

    当这微弱的声音响起,吴争却听得异常清晰。

    而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无数狂热的士兵反而开始安静下来。

    他们左右相顾,当看到喊话人时,仅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去,或许是因为敬重,亦或者是怕粘到这二人身上的晦气。

    人群如同被一把巨大的利刃劈过,显露出一道丈许通道来。

    两个身影显露出来,他们的口中依旧还在喊着,“靖海候万岁……靖海候万寿无疆!”

    喊得是如此地情深意切,喊得是如此地慷慨激昂。

    吴争的面色渐渐阴沉下来。

    ……。

    世上每每多有铮铮铁骨者,以乱世为最。

    这些硬骨头,总是坚持着自己认为对的事,然后一条道走下去。

    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他们视死如归。

    钱肃乐和陈子龙,无疑就是典型的代表人物。

    说来也怪,这二人受吴争不杀、不究之恩惠,却丝毫不觉得这是恩惠。

    出宫之后,适遇吴争讲话,引得将士齐声欢呼。

    二人不约而同地相顾一眼,明白了对方想做什么。

    于是,就有了二人齐声呼喊,“靖海候万岁……靖海候万寿无疆”的这一幕。

    尽管二人都明白,这种做法对吴争根本不起作用。

    但他们依旧如食甘饴的去做,哪怕赔上自己的性命,也,无悔!

    这就象曾经有人说过的,打不过,不怕,鸡蛋碰石头,也不怕。

    就算我是个鸡蛋,砸在你这块石头上粉碎,也得一脸粘糊,如果你受不了了,拿手往脸上一抹,那就是混蛋!

    吴争脸色铁青,他愤怒,他怨恨。

    自己做了这么多,为大明、为天下,甚至连父亲病重,还待在平岗山中。

    到今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朝廷之事,却被屡屡当作叛臣贼子。

    这二人,在数万将士面前,众目睽睽之下,这样恶心自己!

    是可忍熟不可忍啊!

    可,吴争心里对这二人的尊重,同样不可忽视。

    汉人千百年不亡,依仗得就是这种精神。

    如果一个个都甘为奴,那么汉族也将和无数在历史长河中消失的那些民族一样,永无翻身余地。

    这二人,杀不得!

    杀了,就等于扼杀了天下汉人反抗之心,折断了天下汉人的脊梁骨。

    这一点,吴争非常清楚。

    钱肃乐、陈子龙二人的名声在江南之地太显眼了。

    陈子龙的学生更是遍布天下。

    这样的人,杀不得。

    吴争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正因为杀不得,他才无处发泄。

    若是能杀,吴争反而会笑。

    因为没有人会对一个将死之人生气。

    “靖海候万岁……靖海候万寿无疆。”钱、陈二人越走越近,嘴里依旧在喊着。

    虽然二人的声音很弱小,但特别地刺耳。

    吴争俯视着近前的二人,沉声问道:“二位何意?”

    钱肃乐呵呵一笑道:“我等二人见靖海候令之将在,莫不遵从的风度和气势,敢不附从前来应和?以图搏个从龙之功啊!”

    陈子龙回身指了一圈,道:“大明养士三百年,竟再无忠义之臣,没奈何,陈某也只好与钱大人一起附贼了,博取个功名,也好苟且偷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