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推倒重建?
    可吴争不想这样

    在吴争看来,这天下需要的不是治疗,而是需要推倒重建

    哪怕自己最后真有面南背北的一天,也是自己堂堂正正被世人所拥戴,绝不是这样冒用吴小妹的身份,欺骗天下人,来达到目的

    吴争摇摇头道:“殿下过虑了臣自信能妥善处置这两天应天府中所发生的事,殿下仅可放心”

    朱媺娖突然泣道:“长平只是个女子,无法令天下人信服,鲁王虽是宗亲,可胸无大志,毫无进取之意宗室衰弱,天下离心,还望王兄看在长平一片诚意的份上,认祖归宗,复兴宗庙”

    说完,朱媺娖竟向吴争缓缓拜倒

    而朱媺娖身后周思敏、吴小妹也随之拜倒

    随着朱媺娖前来的张煌言等数十人,跟随朱媺娖向吴争拜倒

    吴争有些愣了,他是真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按他的意思,今日杀掉这些挡自己路的文人,重组朝廷、内阁,然后带着新班子照样可以抗清复明

    可现在,朱媺娖竟然来了这么一招,而吴小妹、周思敏也身陷局中,最关键的是,被吴争自始至终信赖,甚至可以说是心灵依托的张煌言居然也是知情人

    这事有些大了,如果自己不认,那就是一场天大的闹剧

    不但朱媺娖将声名狼籍,恐怕还会连累周思敏、吴小妹,而张煌言等人的政治生命,恐怕就要在今日完结

    吴争犹豫了,他一时无法想明白

    城楼上上演的这一幕,从钱肃乐、陈子龙等人面面相觑

    他们渐渐意识到,或许……吴争真是朱允炆后人,否则,以朱媺娖之尊贵身份,怎会当众向吴争行拜礼?

    而张煌言向来以正直诤臣自居,又怎会参与这种掩耳盗铃的勾当?

    钱肃乐、陈子龙眼神交流,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悚

    没有皇帝在位,就没有人可定义哪个宗室,没有资格承继大统

    如今的形势,只要是宗室近支,都有资格承继

    就象朱聿键、朱以海,如果朱慈烺在,他们根本没有资格,但现在宗室凋零,不比往常了

    而二人渐渐开始意识到吴争或许真有可能是朱允炆后人的时候,他们的理念在促使他们的心态发生改变

    如果吴争是真的,那么他必定比朱以海、长平公主更适合统率朝野,如果真是这样,那之前所有的争执、所有的矛盾,都将迎刃而解

    吴争都姓朱了,就算他登基为帝,那天下依旧为朱明天下,还争什么?

    这个认知,让钱肃乐老泪纵横

    他与陈子龙嘀咕交流了一会,得出一个结论,现在的关键是,吴争究竟是不是朱允炆后人?

    钱肃乐突然大呼道:“既然靖海候不同意我等上楼验看,那么请公主殿下派人将太祖遗诏请下城楼来,臣聚集在场博学之士,一起验证,以辩真伪”

    这话听起来并无不妥,却是钱肃乐第一次向吴争释放出善意

    他们开始顾及到吴争的意思和颜面

    朱媺娖此时已经被吴争搀扶起身,看着近在咫尺的吴争,朱媺娖低声道:“我不能看着应天府被你这么清洗,他们都是大明忠良之士,虽说有党争嫌疑,但如果没了这些人,大明……就真的没人了”

    吴争蹩眉,同样低声道:“不破不立,这些人的执拗已经深入骨髓,无法因势而变,我知道他们相比那些降清的败类有骨气,但世上很多事……你可以知道,好心办事坏事所造成的损害,远比坏心更大?”

    朱媺娖急道:“如今的大明就象是一座已经损毁的房屋,你不能为了救它,而去将它的柱梁砍断推倒它”

    “这有什么不对?推倒重建,便能海晏河清”

    朱媺娖定定地看着吴争,道:“可在你推倒之后,再建起来的,还是大明吗?”

    吴争心中有些震动,但他依旧强硬地说道:“我自始至终,没有说过复朱明”

    朱媺娖两行清泪划落,她身后吴小妹突然上前道:“哥,我也姓朱”

    吴争愕然

    果然是血浓于水啊

    可吴小妹接下去的话,让吴争为之咋舌

    吴小妹道:“哥,我打小没求过你,这次妹妹求你了”

    吴争木然地问道:“为什么?就因为你姓朱?”

    “这,难道还不够吗?如果我是男儿身,按礼说,这天下也有我一份不是?天下被这些人糟践成这个样子,我难道还不能取回我该得的那份?你是哥哥,难道不该为妹妹争点嫁妆?”

    吴争有种想暴走的冲动,这是争嫁妆的事吗?

    不过吴争还是很欣慰,从吴小妹得知自己的身世之后,性情就变得压抑许多,今日这番话,倒是让吴争看到了原来的吴小妹

    对啊,就该这样子,是我的,谁也不准抢,不是我的……呃,以后再说

    吴争这时有种一口应下的冲动

    吴小妹睁着泪目,仰着梨花带雨的脸,一副凄楚样道:“虽说我不想承认自己姓朱,可心里有个声音,不断地在提醒着我,让我夜不能寐”

    这样子让吴争一时分辨不清究竟哪个才是吴小妹,“你们可知道,就算我认下此事,就算城下那些人答应拥立我,可今日这样的利益冲突,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只要病根在,终究会复发,到时所产生的后果远比今日更严重,与其长痛不如短痛,来得更痛快、爽利!”

    吴小妹摇摇头道:“可他们……是好人”

    吴争愕然,“小妹,身份到了一定的高度,判断好人和坏人的区别,在于立场,而不是品性”

    “可他们不该死”

    “我知道,我知道他们罪不致死……可他们要我死,所以他们必须死”

    “但哥哥只要认下,他们就不会想哥哥死了,他们会效忠于你”

    吴争无奈地叹了口气,一番话下来,又回到了原地,车辘轳话让吴争心累

    看着二女企盼的泪目,吴争苦笑道:“谎言终究是谎言,我是吴争这个事实,不可能因为冒认宗室而改变,况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