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九十五章 这是我的意思
    陈子龙这时心中也有些后悔,他明白自己这次,算是把吴争给得罪狠了

    逼吴争说出如此狠话,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有些过了

    听见朱媺娖责问,陈子龙赶紧与钱肃乐等人商谈几句,然后躬身回道:“回殿下话,我等对黄堞上的玺印并无异议,这确是传闻中随惠宗流落的传国玉玺不假但此事终究过去二百年,谁也没有真正见过传国玉玺,所以,要证明靖海候宗室身份为真,还须比对顺天府留下的以往诏令、文书,方可确认”

    陈子龙这番话引得众人点头应和,说到底,在场所有人哪怕是鸿儒达士,恐怕谁也没有真正见过这方玉玺,所谓的验证,其实无非是按所见所闻进行排除比对罢了

    真正能进行比对核实的,还是顺天府紫禁城中的宫藏文书、诏令副本,可问题是,顺天府如今被清廷所占,怎么比对?

    朱媺娖平静地说道:“如此就好本宫要告知诸公的是,这方传国玉玺此时正在本宫手中,乃靖海候妹妹转交于本宫之手”

    随之,朱媺娖从身后郑叔手中小心翼翼地接过玉玺,双手高擎,“诸公若还有异议,可上城楼一观此玺真伪”

    这话再次震惊了全场,如果说陈子龙质疑黄堞上玺印无法佐证上面所书婴儿的身份,那么,这方传国玉玺足以证明吴争就是那个黄堞上所书的婴儿

    没有人会将这方传国玉玺套用到一个不知名的西贝货身上

    这方玉玺足以扫平一切质疑之声

    在十余人结队上城楼验证玉玺真伪之后,结果当然是认定为真

    朱媺娖行事太狠,几乎没有给钱、陈等人留下质疑的余地

    这种事,原本应该先私下里与他们先沟通一下,然后再宣之于众

    可现在,朱媺娖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将此事捅了出来

    哪怕是钱、陈二人还怀疑吴争的身份,恐怕面对这方玉玺,也只能认定为真

    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这玉玺为假,如果仅仅凭心中的揣测去质疑,那不但得罪狠了吴争,连长平公主都得罪狠了

    朱媺娖既然使出此招,那么就表明她已经一顾一切地站在了吴争这边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世上终究是趋利避害之人为多,短暂地寂静之后,至少有半数以上的文人、官员面向吴争,行跪拜大礼

    “臣等参见殿下”

    钱肃乐仰头喟叹一声,伸手拉了拉陈子龙的衣襟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等也算尽力了”

    陈子龙点点头道:“其实他若真是惠宗后人,那结果也不错,至少这江山还姓朱”说到这,陈子龙古怪一笑道,“不过如此一来,止亭兄倒是了却了一桩烦心事”

    钱肃乐一愣,问道:“这话从何说起?”

    “他若是惠宗后人,那与公主殿下……呵呵,从这点上来说,这事更增添了几分真实”

    钱肃乐一愣,陈子龙虽然没有说穿,但其意不言自明

    从绍兴府开始,公主与吴争之间的关系就不乏流言蛮语,可今天,长平公主竟执意证实吴争的皇族身份,这确实需要非常心志

    要知道,吴争如果真是惠宗后人,那么与公主就有了血缘关朕,二人的关系就变成了族兄妹,族兄妹不能通婚

    陈子龙话中之意,虽说是调侃钱肃乐再不必为他女儿的大室身份而担忧,但实际上点明了公主与吴争之间,再不可能苟合,那么如果拥立长平公主继续监国,或者登基,他们应该还有机会

    相视会心一笑之后,二人推金山倒玉柱,口称“殿下”,行跪拜大礼

    他们二人的拜倒,就如同一种无声的命令,城楼下所有人随之拜倒

    这是承认了吴争皇族的身份,但承认身份是一回事,有没有资格继承大统是另一回事,大明皇族多了去了,当以十万计数,所以,钱、陈二人同样认为在这件事上,不必纠缠过多

    于是,顷刻之间,城上城下近千人拜倒在地,口呼殿下

    看着这帮子拜倒在自己脚下的人,吴争好气又好笑,这就是一场闹剧,朱媺娖三女筹划的一场舞台剧

    ……

    人,肯定是杀不了了

    这或许是今日,吴争唯一感觉心安的事了

    经此一闹,这些文人、官员至少在明面上,不会再反对自己,自己又何必再起杀心?

    “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小妹有些不敢看吴争,“哥哥……这是我的意思”

    吴争嗤声道:“你还没那个本事”

    朱媺娖没好气地回道:“没错,是我的意思”

    吴争无奈地叹息一声,“你究竟想做什么?这事远不是你所想的那样简单……况且,一旦走漏了消息,没的就惹出大事来,到时后果远比今日我杀数百人更严重”

    朱媺娖闷声道:“也不会如你所想那般严重,知道此事的仅眼下五人罢了”

    五人,朱媺娖、吴小妹、周思敏、郑叔,还有自己?

    这么说,吴小妹身世的事情并没有被扩大?

    吴争有些惊讶起来,“那……马士英和张苍水又是怎么回事?”

    朱媺娖冷哼一声,扭转头去,这样子,还真没有了执掌朝廷,主宰生死,监国的模样,倒象是正向情人生气的小女孩了

    吴小妹代答道:“哥哥放心,我们只是将我的身世按到了哥哥的头上张、马二位大人都只知其一,不知有二”

    朱媺娖扭过头来,“马士英只是凑巧前来觐见本宫,适逢其事罢了不过他是你的人,我也就顺势而为了不过张煌言却是此事中必不可少的人,是我特意传召来见的”

    吴争恍然,这三女子确实厉害,将马士英、张煌言这些人都利用进去了

    特别是马士英,这有些八十老妪反倒被稚童算计的意思了

    不过吴争此时确实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身世的秘密没有扩散,那么情况就可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