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 镇国公闪亮登场
    所以,钱肃乐、陈子龙等人对于吴争,还真的是无计可施,两个头大

    刚开始时,你打算和他谈规矩吧,他和你谈理想、谈大义

    你想也对,就和他谈理想、大义吧,他和你谈人心波诡

    于是你不得不和他谈人心吧,他又和你论拳头谁大

    好不容易,决定拼着老命不要,和他对上拳头了,得,他索性不干了,直接一记闷杀,让你连哭都没地哭

    这种如拳头砸在棉花上的无力感,最伤人心,最损士气

    钱肃乐、陈子龙这些人,本想拼着性命不要,也要将吴争搞臭、搞烂,这个世道,只要名声臭了,那就不可能再有大作为,可偏偏……偏偏他一转眼竟成了惠宗后人

    如果是在崇祯朝,这或许也是件震动朝野的大事,可还不至于对时局产生如此大影响

    可现在不同,他这个惠宗后人在身世曝光之前,已经是当朝手掌重兵的靖海候,不仅如此,他还立下显赫之战功

    在宗室凋零的现在,要找出一个有才能的皇族近支,已经太困难了

    不仅如此,他的身世还得到现任监国朱媺娖(吴争的到来,且在奉天殿从龙椅上将朱以海拽下,让淳安镇的逼宫形同儿戏)、时任都御史张煌言的认可

    这无形之中,平添了不少官员的效忠之心

    身为清流,可与奸倿斗、可与君斗,可他们知道,万万不可与民心斗

    同时,自诩为大明忠臣,愿意为宗庙流尽最后一滴血的钱肃乐、陈子龙等人,又如何去反对一个拥有着传国玉玺的惠宗后人呢?

    虽说惠宗早已成为历史,可从宗室系谱上,他依旧是大明宗室近支,哪怕夺了他江山的朱棣,也从不否认,何况是后世明朝皇帝?

    这才是当时城下,钱肃乐、陈子龙见自己阵营有不少官员、文人向吴争拜伏之后,随之率余众拜伏称殿下的原因所在

    既然你是宗室,那你就得按宗室规矩来,大明忠臣绝对不缺“规范”帝皇的手段

    而阻止吴争称王,就是这些人的第一份谏言

    他们说,惠宗后人的身份太过惊世骇俗,如果直接封王,反倒显得突兀,不如先造出声势,然后徐徐图之,方可水到渠成

    瞧瞧,说得多好,多么理所应当

    吴争能拒绝吗?

    当然不能

    好不容易平息了这场风波,数方人有了一个可以做为妥协的借口,吴争怎么能以一己之私欲,而再次掀起另一场内讧风暴呢?

    同时,王之仁持臣子之礼向吴争行礼时的生硬,同样让吴争意识到,称王的不合时宜

    吴争能安心称王吗?

    当然不能

    这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吴争的心性,不逼他,那还是个讲理人,逼急了啥都干得出来

    最重要的是,吴争心悚

    他不是悚这些清流文人,也不是悚手握重兵,需要借助力于他的兴国公王之仁

    悚的是远在千里之外平岗山中的老爹

    周思敏意外小产,使得吴家香火不知又得再过多少时候才能续上,如今再改名换姓,吴争不知道他爹会不会因此气出个好歹来

    所以,吴争就这么轻易地答应了诸人不封王的“建议”,而吴争的“豁达”也赢得了诸臣的好感

    这就有了今日,顺利的大朝会

    在万众一心的拥戴下,已经萌生去意的朱媺娖再次坐上了监国之位,并且入主宫城

    这本是群臣极力反对的,按礼,监国毕竟不是正君,确实不该入主宫城

    但奈何吴争执拗,力主朱媺娖必须入宫

    群臣一来有好感于吴争的“豁达”,不想逼之过甚,决定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二来嘛,朱媺娖是崇祯嫡女,正经的大明公主,原本就是宫中人,进宫,无非是换了个说法罢了,不管将来是谁登基为帝,朱媺娖这个公主封号,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所以也就不再反对吴争的执拗了

    吴争其实心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和用意,他只是想恶搞,你们让我一时不痛快,我就让你们一天用至天天不痛快

    可群臣的反应,让吴争甚至怀疑,这些文臣一直坚持的大义、正朔,是不是也是块说扔就能扔的遮羞布

    因为,他们一直诟病朱媺娖任监国,说是“牝鸡司晨,惟家之索”,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进行逼宫,说是“须拥立新君,应对南面隆武,以名正言顺”,不惜以命殉节也要拥立朱以海登基

    可现在,相较于自己封王,他们却异口同声地一致拥戴朱媺娖监国,从上到下、由里至外,竟没有丝毫不诚心,让人目瞪口呆

    正冕冠服下的朱媺娖,庄重、神圣,举手投足之间,无端就能让人心中生起一种拜伏的冲动

    在宫内巧手的拾掇下,身体的残缺被掩盖的严丝合缝,根本看不出来

    在完成了拥立朱媺娖任监国仪式之后,就是朝廷以诏令的形式,诏告天下,公示吴争惠宗后裔的身份,并允许有确凿证据者入朝举证,这是朝廷入主南京之后颁布的第一道诏令

    之后当然就是进入封赏程序

    从吴争北伐以来,明军将士光复九府之地,所积累的功勋无数,赏赐自然得兑现了

    而这首功,吴争当之无愧

    在钱肃乐以大学士、吏部尚书身份提请授吴争国公爵位时,朝堂由上而下,一片附和声,无一人有异议

    于是,一个崭新的国公封号闪亮登场——“镇国公”

    在一片道贺声中,吴争笑纳了

    虽说不能封王,但吴争也为麾下争取了极大的封赏,几乎都到了按律的上限

    譬如陈胜授嵊县伯、指挥使,以彰其在丰惠抵御清军所获战功及他平岗山寨治理之功

    厉如海、池二憨、宋安等授副指挥使、指挥同知、指挥佥事等……

    虽说治下依旧为杭州、嘉兴、松江三府之地,但兵员编额,吴争已经争取到最大,三府共三卫,共三万六千人

    大府一卫,小府两府一卫,京城两卫,这是君臣共同议定的方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