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四百章 必须阻止马士英入阁
    宋征舆突然道:“卧子先生,我还真想到了一人?”

    陈子龙霍地回首,“谁?”

    “马士英”

    马士英?!陈子龙脸色骤变,连钱肃乐也面色苍白起来

    马士英,确实声名狼藉,但如果从资历上来算,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高

    他本就是弘光朝首辅,而那时,他们只是六、七品主事罢了,甚至有的还只是举人功名

    这种资历,要驳回恐怕太难了

    可如果吴争真提名马士英补内阁第五人,那么清流们的优势就会逆转,吴争就控制了二席半,至少能与清流相抗衡了,如果王之仁被吴争彻底拉过去,那就是三对二,完胜

    “必须阻止马士英入阁”陈子龙几乎是嘶吼出来的

    可所有人都沉默而不发一言

    局势显而易见,如果吴争执意要举荐马士英,那么谁来阻止,谁又能够阻止?

    承天门前那一幕,还深深印在众人的眼前,这是个逼急了什么都干得出来的人,真要是发了狠,保不准他就自毁诺言,废除内阁了

    到时谁能说不?

    世上本无理,所谓的理,那都是人自己定的,拳头是真正的理,不服不行!

    不可否认,今日在座的大部分人,他们都有为宗庙社稷抛头颅洒热血的勇气,可问题是再来一次,吴争吃不吃这套还难说,关键是他的身份变了,他已经是朝廷承认的宗室,只要认祖归宗的仪式一举行,那就姓朱了

    去反对这样一个人,是不是有些师出无名?

    这是在场所有人都无法回避的问题,所以皆沉默不语

    陈子龙性子比较急,还没到不惑之年的他,脾气有些火爆

    扫视了在场诸人之后,他的矛头就直指钱肃乐了

    “止亭兄,难道你也选择坐视吗?”

    钱肃乐是有苦说不出,他的亲弟弟、亲儿子、亲闺女,都选择站在了吴争一边,他还能做些什么?

    当然这不是问题,问题是无论他做什么,都不可能左右吴争的决定,那一切还有意思吗?

    钱肃乐继续沉默

    陈子龙“噌”地起身,大喝道:“我等定不能与奸倿同列朝堂之上,所谓汉贼不两立,哪怕为道而死,死得所哉!”

    好一个死得所哉!

    如果换在平日,响应者必众

    但今日,应者了了

    为何?

    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为党派、为信念是一回事,但这里在的都是读书明理之人,最简单的好赖还是分辨得清楚的

    说实话,在所有人心里,吴争是宽宏大度的,至少在他的封王事宜和朝廷人事任命上,他表现出了难得的大度

    六部之中,除了兵部熊汝霖与他相近,但也只是相近之外,其余除户部没有定下尚书,都在己方的掌握之中

    吴争只是得到了一个御史台

    而内阁五人已经明确的四人中,吴争只要了一席,兴国公王之仁一席,究竟投于哪方还当另说,而己方却已经着实掌握了二席

    这种利益对比,换在输方,还说得通,可问题是,吴争在这场事变中,明显是胜方

    都将数百人缉拿之后推至午门问斩了,这如果还不是胜方,那胜的定义,恐怕得重新书写了

    如今这样的形势,理当韬光养晦、积蓄实力才对,而不是只争朝夕,与吴争对着干

    这才是在场所有人心中没有说出来的想法

    当然,还有一点,也是这些文臣们不再响应陈子龙、选择沉默的主要原因,那就是吴争刚刚展露出的身份

    宗室近支男丁,这个身份换作以前没啥用,可在现在,就是足以于南面隆武相抗衡的大义

    甚至许多人都在想,吴争如今大军在握,又光复了九府之地,他所拥有的身份和实力,如果往上一步……是不是真的可以完成期盼以久的光复大业?

    再有向心力的集体,一旦出现了这种念头,那么分崩离析都在所难免,何况清流是个松散组织,内部也是各成派系,并非铁板一块

    钱肃乐一向敬重陈子龙,就象陈子龙同样敬重钱肃乐,双方对对方的人品都信任有加,可不代表着不会有政见之争

    陈子龙这“振聋发聩”的口号一喊出,钱肃乐就真忍不住了

    “卧子先生此言过了,吴争所说并非无理,国难当头、山河破碎之际,这世上罪过最大者莫过于剃发易服降清,如果再有甚者,便是助纣为虐,迫害同胞手足对这一点,钱某深以为然马士英妖言媚主、发动党争,戗害忠良等等确有大罪,但只凭他在弘光朝灭亡之后,还流窜山野抗清,钱某认为,就无愧于大明忠臣四字卧子先生以汉贼不两立声讨马士英,钱某认为……过了”

    陈子龙大怒,厉声指责道:“钱肃乐,你可知道,当年同样在这就汤下面府中,多少同道中人,因马贼而死于非命,此仇此恨,岂可一言蔽之?”

    钱肃乐平静地怼道:“此时非彼时,我朝首先面对的强敌并非象马士英等人,而是江北建虏,马士英虽然昏庸,但抗清之言行,诸公都看在眼中,如果我们选择驱逐乃至铲除,岂不令江北建虏弹冠相庆,此乃亲者痛仇者快之事,明智者当不为何况,诸公也知道,江西战局,如果不是李逆残部加入战场,隆武一方早已一溃千里,清军也早已对绍兴、福建形成合围,也就没了今日我等光复南京之盛事了敢问诸公,南面隆武朝都能明白的道理,我等不明白?南面隆武朝已经在做的事,我等做不得?”

    钱肃乐的两问,引得在场大部分文人点头响应

    一时间,陈子龙身边只有徐孚远、宋征舆等人,有些势单力薄起来

    陈子龙对马士英雄怨念已深,听钱肃乐这么说,心中愤怒骤然暴发,他直指钱肃乐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话很重了,特别是对在场所有人而言,他们不畏生死、不畏强权聚到一起,为得就是同道

    可被这个群体的主脑之一指责为不同道,这等于颠覆了他们赖以支撑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