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四百零二章 首辅之位
    “镇国公请”张煌言举杯道

    吴争这下不乐意了,放下本已经拾起的杯子,埋怨道:“我称玄著兄,你叫我镇国公,莫非你我之间除了同僚,就不再有别的了?”

    张煌言笑了起来,随即改口道:“吴争,请”

    吴争这才重新拿起杯来,“好,就该如此来,第一杯酒,该祭奠在驿亭为国捐躯的张公”

    “对,还有北伐之中浴血奋战的将士”

    二人将手中酒,缓缓洒于地上

    这才开始推杯换盏起来

    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

    一坛酒下肚,二人面红耳赤,吴争来了性头,大声让宋安再取酒来

    这时张煌言伸手按住吴争,道:“今日本不该饮,只是见你心绪不宁,我这才陪你饮一坛,再不能添了”

    吴争先是一愣,然后沉默,慢慢坐了回去

    “瞒不过玄著兄啊”

    张煌言道:“也瞒不过钱大人和卧子先生他们”

    吴争点点头道:“树欲静而风不止我本不想伤人,人却偏要伤我,奈何?”

    “可他们,终究不是敌人!”张煌言正色道,“你有大功于朝,如今又被证实了宗室身份……给他们一些时间,他们会转过这弯来的”

    吴争忧虑道:“可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

    张煌言轻叹道:“是啊,从南边传来的消息,隆武朝怕是抗不了多少时候了……南边一旦平定,到时清廷必然全力图江南,我朝危矣”

    吴争拿手指敲击着桌子,突然道:“我想派支奇兵南下福建,玄著兄以为如何?”

    张煌言闻听,张大了嘴巴,“你疯了?”

    看着吴争平静的眼神,张煌言急道:“先不说他们会不会同意,就说你调军南下,人数少了于事无补,人数多了,你如何应对朝中乱局……现在,真不是时候”

    张煌言说的虽然隐晦,但吴争听得懂张煌言的意思

    按如今朝堂的话语权,还真不是吴争能一人说了算的

    调大军南下,增援隆武,这事还真的行不通

    抗清,基本没人反对,可要增援自己的“政敌”,这很难得到响应

    朝中许多人,心中都巴不得一直压着自己的隆武朝早些灭亡呢

    吴争知道,张煌言说得是事实,现在局势未稳,内阁人选才是头等大事

    于是道:“那就再等等吧,过了明日大朝会再说”

    张煌言问道:“第五人,你真想荐马士英?”

    吴外一愣,郁闷地问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这事我还没对任何人说过,连对马士英一人,我都没吐露过”

    “不仅我知道,钱大人他们恐怕也已猜到”

    “有这么明显吗?”吴争有些沮丧

    张煌言看着吴争的样子,轻笑起来,“不是你做的不够好,而是……”

    “而是什么?”

    “而是你身边人太少”

    吴争一愣

    张煌言叹了口气,“入阁人选不仅需要才能,更需要资历,这样的人选,如今朝中可谓凤毛麟角,稍一猜测就可猜到而你身边更是……哎,不用猜,就知道是马士英了”

    吴争恍然,重重一跺脚道:“有啥办法,这两年时间,全用在了征战上,哪有心思去招揽文人墨客?”

    张煌言点点头道:“也是,如果真将精力花在了招揽上,恐怕也没今日收复南京之成就了”

    “既然你已经猜到,那你说,马士英能不能入阁?”

    张煌言低头想了想道:“他不适合但……他必须入阁!”

    吴争不解道:“这话怎么说?”

    “先不说马士英究竟是忠是奸,能臣还是庸臣,就以他的名声,足以让许多士人避而远之,这会影响到你”

    吴争点点头,这一点,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张煌言继续道:“可眼下,按你的方略,内阁五人中的四人,钱、陈二人势必对你造成掣肘,以我一人之力,无法抗衡,兴国公看似站在你一边,可他毕竟是羽翼丰满的宿臣,除非你以宗室身份就任监国或者登上大宝,否则不可能真心效忠于你如此一来,内阁第五个人选,决定了内阁话语权的归属,所以,就算马士英不适合,也只能让他入阁了”

    吴争点头道:“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应对钱、陈二人,寻常人根本不是对手,也只有象马士英这样的阅历和手段,才能抗衡”

    张煌言突然打断道:“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你真的信马士英以忠诚于你?”

    吴争被问的笑了起来,“忠诚?我怎么会相信他会忠诚于我?”

    张煌言这下有些急了,“那你还……这不是……胡闹嘛!”

    吴争拍拍张煌言放在桌上的手道:“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我不是信他真心效忠于我,而是相信他至少在目前,没有除我之外的效忠目标以他的名声,怕是再没有人会收留他了,准确地说,是没有比我更有实力的人收留他了这样,无论他是否真心效忠于我,至少在短期内,他与我的利益是重合的我失败了,他会更惨,反之亦然,那么就没有必要是纠结,他是不是真心效忠于我”

    张煌言微微颌首,他懂吴争的意思,“言之有理只是,我的意思不止如此,还有他如果不是真心效忠于你,那么他一旦占据阁臣重职,会不会引起另一场……”

    “不会”吴争坚定地说道,“我在收留他之前,就已经与他有言在先,他如果敢在我麾下重组阉党团伙……那就坚决铲除!”

    听到吴争如此坚决,张煌言放下了心,轻轻吁出一口气

    “如此就好”张煌言转变方向道,“那问题就简单了,只要商议一下,如何确保马士英入阁就行”

    吴争问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张煌言答道:“好办法没有,但劣策倒有一个”

    吴争有些失望,“说来听听”

    “交换”张煌言轻轻吐出两字

    “交换?”

    “对”

    “用什么交换?”

    “首辅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