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四百十二章 杭州湾水战
    “呃……,镇国公有所不知,张名振此来携众千余,还有战船数十艘,大人,这可是我家总兵麾下将士和战船,还望大人交还”

    “若本公不允呢?”

    “啊……?”朱玫一愣,“镇国公……这又是何必呢,舟山与杭州一直井水不犯河水,我家总兵也从无得罪过大人,为了区区千余人,数十条船而交恶,这……实为不智吧?”

    对于一个从军多年的兵痞而言,朱玫已经算是非常婉转了

    来时,黄斌卿也特意交待过他,先礼后兵,能不撕破脸就不要撕破脸,毕竟如今福建已经势微,而庆泰朝却如日中天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可吴争却不一样,他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如今钱塘江以南,除了沥海、平岗山两处外,就只有舟山,名份上还隶属明军

    如果任由黄斌卿游离在朝廷控制之外,势必造成在某个不确定的时间里,黄斌卿投靠清廷

    这很正常,南北西三面被围,孤立日久,水师必定投降,因为他们孤悬岛屿,无法自给自足,要么解散,要么投降

    所以,吴争必须趁这个机会,将这支大明水师归入辖下,不然,被清军收拢,将直接威胁到沥海和杭州至应天府沿岸

    在吴争的统盘考虑之中,黄斌卿必须死

    既然有了这个决定,就不必给对方好颜色,何况面前只是一个黄斌卿的信使?

    “你敢威胁本公?”吴争厉喝道,“来人,这此獠拿下,杖三十,以儆效尤”

    朱玫大骇,吴争说翻脸就翻脸,连一点征兆都没有

    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朱玫哪会有文人的气节?

    他连声大呼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可吴外哪会放过他?

    一通杖击下来,朱玫已经声音嘶哑、出气不顺

    吴争道:“回去告诉黄斌卿,本公给他一天时间,明日此时,亲自登岸来见本公,否则,本公率军剿灭了他”

    随后,吴争一面派人传令水师趁天黑南下,另一边派人传信沥海,令陈胜抽调沥海舰船阻击黄斌卿南撤水师

    如此安排,是为夹击黄斌卿水师,以防他突然回逃,返回舟山,那样张名振就算说降了王朝先,也会被黄斌卿扑灭

    而此时的水师,不具备远洋能力,基本上都是沿海岸线航行,也就是说,黄斌卿水师要返回舟山,绕不过沥海去

    而沥海陈胜部之前没有对黄斌卿水师做出反应,是因为黄斌卿水师隶属明军序列

    可得到吴争的命令,那就不一样了

    同时,吴争离开杭州府,前往松江,与水师会合

    吴争没有将此事告诉黄道周,因为吴争担心,如果被黄道周知道,或许攫取舟山水师之事,会有不可测的变故

    ……

    杭州湾的海面上

    漂浮着上千条舰船

    打渔的渔民纷纷躲远,生怕遭受无妄之灾

    那条最大的战船上,黄斌卿看着屁股被打得血肉模糊的朱玫,怒喝道:“吴争,某与你不共戴天!”

    可喊归喊,黄斌卿望着远处隐约可见的陆地,就是不敢下令登岸进攻

    海岸线上的火炮太密集了,这是陈守节父子的杰作

    吴争在北伐后,就下令将所有火炮部署在杭州湾

    这就是黄斌卿空有千余艘战舰,明知道吴争昨日不在杭州,也不敢登陆进攻的真正原因

    否则,以他的心性,自然是先登岸劫掠一番再说

    何必派朱玫上岸索要?

    可眼下,朱玫带回吴争的答复是,让他自己登岸亲自去见吴争

    虽说按理,他确实该去拜见吴争,再怎么说,他是总兵、伯爵,而吴争则是大将军、公爵

    可黄斌卿怎敢登岸

    经过思忖,黄斌卿知道此次要无功而返了,吴争已经到达杭州,自己就更没了进攻的胜算,既然讨要不得,只能先认下这个亏,日后再图报复了

    于是,黄斌卿下令,次日一早,全军返回舟山

    就是这一晚上,奠定了黄斌卿覆没的结局

    如果黄斌卿立即南返,以他的水师军力,陈胜部无法全部拦截,陈胜也不可能孤注一掷、不惜代价去阻击黄斌卿

    所以,这时撤退,黄斌卿是有活路的

    但一个晚上的时间,让黄斌卿成了瓮中之鳖

    当天色蒙蒙亮起,舟山水师上帆开始南撤

    桅杆上的瞭望手突然发现北面海面上出现了一个黑点

    他使劲地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睡眼朦胧看错了,也是啊,江南两在水师,从兴国公的定海水师北上之后,舟山水师已经是这片海域最强大的存在了

    瞭望手根本预料不到,会有水师出现

    可没过多久,黑点越来越大,越来越多,这下瞭望手警觉起来

    可惜此时已经晚了

    数百条战船已经从各个方向,对舟山水师形成了合围

    “敌袭!”凄厉地报警声响起,继而铜锣声响成一片

    黄斌卿被刺耳的锣声从睡梦中惊醒时,还瞪大着眼在骂人

    他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杭州湾的水域上,会有如此大规模的舰队到来

    黄斌卿走到此时,还以为是虚报、误报

    海战开始的非常突然,炽热的炮弹划过天空

    实心弹击得船舷木屑纷飞,开花弹横扫甲板,打得船帆如同筛子一般

    这个时候,黄斌卿才意识到,真是敌袭了

    “吴争,你言而无信!”

    这是黄斌卿意识到战役暴发,骂出的第一句话

    而后,他迅速下令回击

    不得不说,舟山水师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水师,在猝不及防的打击下,舰船开始有条不紊地调头,以船舷对敌,船上火炮开始还击

    可一轮炮击下来,水师将士发现,这是无用功

    敌人远在四五里外,而自己的速射炮,射程仅一、二里,就算使用实心弹,最远也不过三里,根本就够不着

    明军水师在崇祯末年,装备的几乎清一色都是外购速射前装炮,这是一种极大的战略错误,事实上,舍弃红衣大炮,发展速射炮,也成了大明在对抗满清军事失利的主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