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四百十八章 帝王无情义
    保住了朱聿键,也就没有了朱聿键弟弟在广州登基,一个多月就亡的再一次变故了。

    至少朱聿键在南边的帝位,已经人人皆知,在百姓中还是声誉不错,有一定号召力的。

    这样就会为郑成功赢得壮大的条件和时间。

    只要郑成功能象历史中那般壮大,那么自己就可以为收复绍兴做准备了。

    到时福建与浙江连成一片,自己的后背就安生了。

    有了这考虑,吴争才没有下令撤回,而是将登岸地点定在了泉州,用意是在朱聿键南撤路上,进行救援,避免朱聿键清军俘虏、隆武器朝灭亡的悲剧。

    可现在,黄道周却坚认在泉州登陆是错误的,说的理由也让吴争心动。

    建阳陷落的时间已经过去半个月了,按理说,此时福京建宁应该已经失守,朱聿键如果已经被俘,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所以,只能当朱聿键已经撤退,没有被俘来应对。

    这个时候,吴争懊恼这个时代的信息缓慢了,所有的消息来得很慢,还难辩真假。

    朱聿键会选择哪条路呢?

    按原先的情报,朱聿键一心亲征反击,欲图赣州,那么应该往西去的。

    见黄道周冲自己下跪,吴争忙上前搀扶道:“黄大人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有知慢慢说就是……依你看,隆武帝会撤往何处,我军又该在何处登岸?”

    黄道周抹了把老泪,顺势起身,指着地图道:“福州港。”

    ……。

    那真别说,这对君臣真是相知。

    朱聿键确实撤往了福州。

    但朱聿键在心急如焚的情况下,出了着昏招,他率福州仅有了那数千明军,再次出城西进。

    这就是找死啊!

    好不容易到了延平,这时李成栋的军队已经近在咫尺。

    前进之路被挡,朱聿键只能选择逃。

    不过这个时候,历史发生了转折。

    原本他是想往南逃,他还想去汀州然后转道前往江西的。

    可朱聿键心里还念着黄道周,还期盼着黄道周能带来援兵。

    正是这个想法,让朱聿键下令先撤回福州。

    可李成栋得到郑芝龙情报的清军,追兵如附有之蛆紧追不舍。

    你说逃也就逃吧,胜败乃皇家家常事,保住性命最重要。

    可朱聿键却随身带着十车书,舍不得丢弃,无端拖慢了撤退行军的速度。

    在接近至福州城二十里地时,朱聿键一行,被李成栋前锋咬住了。

    朱聿键所带数千明军,这一路不断地留下断后,已经消耗殆尽。

    身边除了皇后、嫔妃和他不满月的儿子,就只有将军熊纬督和禁卫将领周之藩等百来人。

    眼见情况危急,周之藩、熊纬督毅然留下为朱聿键殿后,希望拖住清军追兵,让朱聿键能逃入福州城。

    一番厮杀之后,周之藩格杀数名清兵,身中数箭,被清军射杀。

    将军熊纬督杀死十数人之后,同样被清军箭矢射中咽喉而亡。

    正是有二人率众阻击,朱聿键一行有了时间接近至福州城门。

    可问题是,朱聿键根本不知道,因为郑芝龙改旗易帜,福州城守军早已降清。

    朱聿键一进城,就被守军一涌而上擒获,可谓刚出虎口,便进狼窝。

    隆武朝至此覆亡之局已定。

    当晚,李成栋部前锋统领努山赶到福州城。

    得知俘虏了朱聿键,大喜,当场决定押解朱聿键渡海北上,送去顺天府。

    次日清晨,六百清军押解着数乘小轿出福州城门。

    行至半路,清军停下歇息时。

    曾皇后猛然窜出轿子,哭喊一声,陛下宜殉国,妾先去了。

    闪过清军守卫,直冲向路边悬崖,欲抽崖自尽。

    事起仓促,清兵阻拦不及,只能死死地按住朱聿键。

    朱聿键目眦欲裂,眼睁睁地看着曾皇后冲向悬崖边。

    而这时,无数骑兵如同天兵神将一般,突然出现在官道上。

    以风卷残云之势,呼啸而至。

    骤然之下,清兵根本无法应对,纷纷弃械而逃,逃得慢的,转眼间被骑兵削去了脑袋。

    按着朱聿键的清兵,甚至连站起挟朱聿键要胁都来不及,被两枝箭矢贯穿胸膛,一命呜乎。

    曾皇后一意求死,她根本无意理会身后的变故。

    在离悬崖几步之遥时,一骑迅速穿插过去,截断了她的去势。

    曾皇后止步不及,一头撞在了战马腹部,被马上骑士一把拦腰抄起,挟在腋下。

    朱聿键惊惶地看着眼前的变故,人有些魔怔了。

    直到黄道周跪在他的面前,“陛下……陛下啊,老臣救驾来迟,望陛下降罪。”

    君臣二人抬头痛哭起来,久久不能止泣。

    生离死别之际,竟有如此重逢,可谓时也命也。

    悲泣不止地朱聿键突然想到了曾皇后,一把推开黄道周,“噌”地起身,望向悬崖边。

    而此时,吴争已经到了跟前,将腋下曾皇后轻轻放落。

    跃下马来,抱拳见礼道:“庆泰朝镇国公拜见隆武朝皇帝陛下。”

    朱聿键愕然回头看向黄道周。

    黄道周抹去老泪,赶忙介绍道:“陛下,长平公主已经在应天府监国,改元庆泰,这位是庆泰朝镇国公,正是他光复了应天府。”

    朱聿键这才回过神来,激动地上前双手捧站吴争的手道:“镇国公竟是少年英雄,今日救朕与皇后,来日朕定有重赏……可惜朕身边,竟是奸倿,独缺象镇国公这般地忠臣良将啊。”

    吴争越听越不是味,如此危难时刻,敢情你还想挖墙角不成?

    生死存亡之时,曾皇后一介女流都能一死殉节,可你一个皇帝却纹丝不动。

    这让吴争对朱聿键的印象迅速转差。

    “陛下,此次不是说话的地,押解陛下的清兵大多逃脱,万一清军主力闻讯赶来,就走不脱了。”吴争无法挣脱朱聿键的双手,如此说道。

    这话果然有用,闻听此话,朱聿键迅速放手道:“镇国公所说极是,赶紧起驾,待到安全之处,朕再与国公详谈。”

    说完,竟顾自上了轿,混然不顾身后刚从死亡边缘脱身的曾皇后。

    都道帝王无情,难道连他自己的皇后,都不顾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