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运气不错
    远处,李成栋定定地注视着吴争,他心里也在狐疑,这少年是什么人,如此古怪地前来找死,看样子象是与自己有深仇大恨。

    杀得人太多了,李成栋根本想不起来,这少年是什么人,与自己有何等仇恨。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杀了他,一了百了。

    人死了,恨就结束了。

    李成栋没有兴趣为一个少年耽搁他追击朱聿键。

    “传本帅令,全部歼灭。”

    这道命令决定了吴争的生死,清军随即开始倒退。

    倒退不是要放了吴争等人,而是为了放箭射杀他们。

    吴争数十人背靠着背,脸上苦笑着,这个时候如果冲上去,与敌胶着,或许还可以再多活一阵子,可现在谁还有力气追上去?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东面清军开始混乱。

    李成栋一惊,带兵多年,这种混乱出现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遭受袭击。

    难道这支明军还有拥军不成?

    李成栋立即下令,射杀吴争这数十人,调身边数百人支援东面。

    可来不及了,李成栋的命令刚说完,东面清军已经被突破。

    张名振率军赶到了。

    吴争虽然执拗地决定打这一场反击,可毕竟不傻,他让黄道周带朱聿键趁机返回码头,并通知张名振率军前来接应,已经防到万一反击不成的后果。

    只是吴争没有料到己部骑兵会败得这么惨,自己会陷入重围。

    这与他之前安排的能突破就突破,不能突破就拖住李成栋,待张名振赶到的部署截然不同。

    张名振是真急了,他从黄道周口中得知吴争的安排,就知道要糟,南下的鞑子几乎都清军八旗精锐,而李成栋又是身经百战之将,就算相同兵力也危险,何况是以一千对三千?

    于是急忙调了三千人赶来增援。

    吴争看到张名振赶到,总算松了口气。

    从东面突入清军包围的张名振,见吴争还活着,也松了一口气,迅速指挥明军与吴争合兵一处。

    “大人,你快从东面撤。”张名振知道今日之局难善了,他希望吴争能赶快撤出去。

    可吴争见张名振赶到,反而起了争胜之心。

    “张将军,李贼就在西边不远,既然你已赶到,那就一鼓作气,杀了他!”

    张名振愕然,可吴争的命令,他不得不听。

    一咬牙,张名振道:“大人,末将只带来三千人,恐怕未必能如大人愿,若大人决意一战,末将自当从命。可末将请大人先撤,只有大人能回到船上,末将等才可心无旁婺,誓死一战。”

    吴争点点头道,沉声道:“记住,别真玩命,将李贼引往码头。”

    张名振一愣,随后恍然,明白了吴争的意思,欣喜地点头应道:“大人放心。末将明白了。”

    吴争随即招呼着仅存的亲卫,在张名振部的掩护下,向东突围离开。

    西面李成栋脸色阴沉,煮熟的鸭子都能长翅膀飞了?

    于是下令,全力进攻,同时派出斥候,令正在赶来路上的清军,不惜一切代价急行军。

    局势变得诡异。

    清军一场追击战打成了遭遇战。

    明军一场突击战也打成了消耗战。

    这是双方都始料未及的。

    而吴争的随机应变,让张名振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张名振一样下令,全军突击。

    双方如两股急流,迅猛地对撞在了一起。

    又是一场血腥地搏杀,但这次,明军的人数占了上风。

    李成栋带来的三千人,与吴争部一战之后,损失很大,加上士兵拼杀一场之后,体力消耗很大,而张名振带来的三千人,却是生力军,此处与码头相距仅十多里地,这种距离的行军,根本影响不到明军的战力。

    所以,人数和体力上的优势,极大地抵消了清军战术娴熟和骑兵的优势,毕竟双方胶着,骑兵很难发挥战马的优势进行冲击。

    双方打成一窝粥,而局势还是明军更胜一筹。

    李成栋也有些急了,八十老妪,倒崩了三岁孩儿,这是要阴沟里翻船吗?

    他一急之下,动用身边一百亲卫骑兵,亲自率领,向不远处的明军发动冲锋。

    不分敌我的悍然冲击。

    慈不掌兵,这四个字被李成栋发挥地淋漓尽致。

    从容地加速之后,李成栋百骑如同一把利刃,迅速贯穿了清军和明军的胶着部,无数的人体被撞飞,无数的人体遭受辗压,所过之处,留下一地的残肢断臂。

    张名振惊悚之余,迅速下令全军撤退。

    李成栋笑了。

    得意地笑。

    菜鸟啊!

    这个时候,应该不顾一切地粘上来才对,这样才能使得骑兵的速度越来越慢。

    可如果怕了撤退,那么就是死路一条。

    李成栋没有立即下令追击,而是从容地看着张名振率部撤退。

    不是仁慈,而是李成栋要为刚刚与明军胶着的清军留出重新上马加速的时间。

    当张名振率部撤出五里地,李成栋脸色一凝,右手一挥。

    “隆隆”地马蹄声开始响起。

    大地的抖颤,让张名振一阵心悸,他大声下令道,“别回头,使出吃奶的劲往码头跑。跑到就活,落下则死。”

    明军士兵听主将如此喊,哪还会回头?

    蹩足了劲,撒开脚丫往回跑。

    所有的军械都被丢弃,所过之处满地一片狼籍。

    李成栋和他的麾下骑兵,看到这一幕哈哈大笑,他们根本不在意明军的奔逃。

    双脚能快过四只蹄去?

    让你们五里地,追上也不过片刻的功夫。

    加速的清军骑兵如同大浪般向奔逃的明军席卷过去。

    而事实也正如李成栋猜想的,转瞬之间,清军骑兵前锋,已经将与明军的距离拉近到只有二里地,追上只是一眨眼的事。

    李成栋的眼前似乎已经浮现出了明军在他的铁蹄下哀号的样子。

    笑意慢慢从他头盔下的嘴角浮现。

    此战胜局已定,李成栋现在的注意力只在朱聿键身上,哦不对,李成栋微微摇头,应该还要抓住方才那个小子。

    任何仇恨的载体,都不能让他们活着。

    李成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腿夹紧马腹,开始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