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诱敌深入
    明军士兵此时已经开始溃散。

    倒不是说他们是乌合之众,而是战场情况变得糟糕,这种奔逃最伤士气,士兵不敢回头看,只能往前逃,听着越来越近、越来越响的马蹄声,这种蚀骨的恐惧会被无限制的放大。

    完了!这两个字,是几乎所有在逃明军官兵此时能想到的唯一念头。

    背朝敌军骑兵奔逃,这是对抗骑兵大忌,更是自寻死路。

    将士们宁可返身与敌决死一拼,也不想就这么被骑兵追上,然后屈辱地被战马撞飞、马蹄踏碎。

    可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能力去制止这场死亡的奔逃,兵溃如山倒,谁能拦,谁拦得住?

    将士们心中最困惑的是,一向逢战必胜、被将士誉为战神的镇国公,今日这是怎么了?

    清军骑兵与在逃明军的距离越来越近,渐渐缩短至一里,清军骑兵开始举刀。

    下一刻,这刀就该冲着明军士兵的后颈挥下。

    可这时,“嗵”“嗵”“嗵”……的声音响起,响成一片,密集地如同战鼓齐擂。

    清军骑兵茫然地抬头张望。

    李成栋却是悍然地勒住了战马,吓得身边亲卫赶紧拨转马头,差点就撞上李成栋了。

    就这么一瞬间,在逃明军与清军骑兵的距离之间,无数的烟柱腾空而起。

    急驰的清军骑兵,几乎是自己撞进烟柱,然后被开花弹的碎片击中。

    “炮击~~~~!”当李成栋意识到不对劲,大呼时,他的声音已经无法传到清军骑兵的耳朵里了,巨大而连绵的炮声,笼罩了整片区域。

    此时,舰船火炮,才是这片土地的主宰。

    当无数的清军骑兵撞进这片弹幕,连人带马被撕成粉碎之后,终于清军骑兵意识清醒过来,开始拨转马头向左右两侧转向了。

    就这么数呼数吸之间,至少有近千清军骑兵,倒在了这片被开花弹笼罩的区域之内。

    遍地的人、马尸体和残肢断臂,都在述说着残酷、憋屈和不甘。

    但清军骑兵的战术素养确实不错,码头前宽阔的场地,给了他们腾挪的空间。

    向左右回避兜转,虽然让不少骑兵相互撞上而落马伤亡,但大部分的骑兵,总算躲过了船炮的轰击。

    回到李成栋身边时,清军骑兵已经不足千人。

    李成栋愤怒,他下令撤退三里,撤出火炮的射程之外。

    李成栋对火炮并不陌生,从江西战场一直南下,几乎每一战,明军和清军双方都有不同数量、不同规制的火炮参战。

    可李成栋怎么也想不到,在郑芝龙宣布全军易帜投降的福建,还有成建制的明军,还有成建制的明军骑兵,还有如此规模的火炮?

    这个哑巴亏吃得确实让李成栋窝心。

    但他没有失去理性,于是他下令后撤至火炮射程之外。

    等待后军赶来。

    李成栋要报仇,报这一箭之仇!

    只要后军会师,就算对面有打不完的炮弹,李成栋也有自信歼灭这支让他吃了个哑巴亏的明军,同时缴获这批火炮。

    可李成栋根本没有意识到,他面前的这支明军不是隆武朝的明军,更不是郑家的军队,而是一支集结了定海、舟山两大水师主力炮舰的庞然大物。

    这支舰队刚刚动用的火炮,仅不足三分之一,实在是港口太窄,大部分舰船无法进入射程之内,够不上,否则,恐怕再宽阔的码头广场,也将被炮火全数覆盖。

    而明军火炮射程,也不是李成栋所认为撤退三里地就够不上了。

    确实,开花弹够不上了,几条主舰上的千斤红夷大炮之前发射的是开花弹,射程仅在三里之内,可如果换成实心弹,那射程就是倍增,打到六七里外,根本不在话下。

    只是实心弹杀伤范围太小,对骑兵够不成威胁罢了。

    所以,李成栋在此时犯了个非常明显的错误,他应该见机不妙,迅速撤回福州城,这样,他和他的军队都将幸存下来。

    准确地说,李成栋的错误,源自于他对火炮的认知,和对时局的掌控。

    第三轮战斗,从半个时辰之后暴发。

    主攻方,李成栋及其麾下一万二千余人。

    防御方,不明来历的明军,人数不明。

    如果按李成栋的阅历,本不该打这么一场莫名其妙的战斗,他应该进行包围,然后派出斥候,探明敌人的来历、人数、装备等等。

    可得而复失的朱聿键,吴争悍不畏死的强攻和怨毒的眼神,还有码头前所吃的哑巴亏和就在眼鼻子底下的火炮等等,这些都成了左右李成栋决策的因素。

    战斗就这么看似荒谬,但不可阻挡地发生了。

    李成栋以六千人为正面主攻,各分出两千人形成侧翼合围之势,留下二千多人做为预备队。

    战术中规中矩无可厚非。

    清军队形松散前行,速度极快,这是应对火炮杀伤最有效的方法。

    就连用望远镜紧盯着的吴争,也对此点头认同。

    可认同不代表着服输。

    如果离岸十里以外,吴争便会服输,可在火炮射程之内,需要服输的肯定不是吴争。

    这一点,李成栋不知道,只有老天知道。

    因为李成栋自始至终,都认为他面对的是一支不明来历的明军残部,而事实上,他面对的是一支满载杀人利器的成建制舰队。

    面对着如同之前一样的炮火覆盖,这次清军的伤亡远没有那么大,也不再象之前那般慌乱。

    这个时代的火炮,基本上无法彻底覆盖,而且杀伤力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除非被炮弹正面命中,否则开花弹的碎片,还不足以杀死身穿厚甲的清军重甲兵。

    而清军的重甲,早已在苏州和常州之战让吴争亲眼目睹了它的强大,并凭借江阴百姓的捐献,吴争自己都组建了一支百人的重甲兵,对于它的弱点,吴争同样知道的一清二楚。

    轻步兵已经在炮火的肆虐下狼狈退去,看着那数百个依旧从容穿行在炮火中的清军重甲兵,吴争对已经撤回的张名振道:“传令,换种炮弹,给他们加点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