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多铎兵临福州城下
    吴争一听大喜,忙道:“快说,怎么改?”

    莫亦清婉尔一笑道:“夫君的方法其实行得通,只是夫君太急躁,打击面太广,如此一来,就会让国内商人和国外商人勾连起来,反对夫君政令。妾身窃以为,只要将国内商人与国外商人分隔分来,拉到夫君阵营,外商独木难支,自然只能屈从于夫君政令了。”

    吴争追问道:“如何将他们分隔开来?”

    “招募官商,特许经营。”莫亦清轻启檀口,吐出八个字。

    吴争心中一动,冲口而出,“官督商办?”

    这下莫亦清也愣了,“夫君原来已经思虑周全?官督商办,正契合妾身的想法。”

    招募官商,特许经营。

    卖特许经营权,这是来钱最快的方法了。

    其本质与吴争的官府经营如出一辙,只是它比较温和些。

    也就是说,把这块利益的蛋糕切出一块来,让国内商人分享,这样就能达到分隔国内、外商人的目的,从而减少阻力。

    试想,如果国内商人与官府共同囤积丝绸、茶叶、瓷器,那么从事这些行当的百姓,就不必随产品囤积,没有收入之苦。

    而国外商人,无法拖出半年一年去,所以只能妥协。

    这时莫执念也明白过来了,他道:“清儿所言,或许可行。不知主公意下如何?”

    吴争满意地点点头道:“就这么办!清儿果然聪慧,令人佩服啊!”

    莫亦清掩嘴轻笑道:“只是如何分配利益,还须夫君定夺。”

    吴争收敛起笑容,想了想道:“每种货物公开招募三户商家专营,官府不参与具体事务,只进行货物核准。”

    莫执念眼睛一亮,冲口而出道:“特许经营?”

    吴争古怪地看了莫执念一眼,点点头道:“对,没错,正是特许经营,官府公开招商,商人竞价购买官府特许经营权,以三年为期,价高者得。如此一来,恐怕国内商人也没什么话可说了,谁想吃这块饼,那就抬价吧。”

    莫执念叹息道:“主公乃神人也。”

    吴争的法子,从开始官府专营,然后经莫亦清的改良,到了官督商办,最后经吴争更改,成了只卖特许经营权。

    这其中的区别在于,特许经营权,官府只管收钱,办张证,不需要再掺和到具体事务中去,那就避免加设官府衙门,多设官员的弊端,而要汲取的钱却丝毫不少。

    难怪莫执念如此称赞,这个时代,鲜有人能想到乃至做到这一点。

    就算想到,也没这个权力去实施,毕竟,这权力如果在太平盛世,应该在皇帝或者内阁手里,而现在,吴争却一言而决。

    ……。

    事情远比想象得顺利。

    官府的公开招拍,杜绝了国内商人的争议。

    反正是价高者得嘛。

    三天功夫,九家官商确定。

    为吴争筹到了二百六十多万两白银,而吴争所要付出的,只是九张盖着官府大印的纸片。

    可谓官印一盖,黄金万两啊。

    外商是敢怒不敢言,货物一夜之间,价格上涨了三成,这等于让他们的利润下降了三成不止。

    但他们毕竟是商人,只要有利可图,没有被逼到绝处,还不至于干些什么激烈的事来。

    譬如拒绝通商之类的极端做法。

    好在,杭州府的税收,一税通九府之地,稍稍弥补了他们一些。

    这事,就这么慢慢平静下来。

    杭州府再次进入稳定的繁荣期。

    而吴争的三万新兵,迅速招募完成,开始进入整训。

    ……。

    福州城外,已经是大军云集。

    北门外,便是清廷豫亲王多铎所率大军。

    福州城已经经历了数场攻防战,不得不说,年轻的郑成功和张名振,领军有一套。

    三面围城,十万敌军的进攻,生生被二人率城内军民挡了下来。

    这让一直势如破竹南下的清军,士气一挫。

    多铎因此下令只围不攻,进行修整。

    “本王有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福州城有些古怪。”多铎闷闷不乐地说道。

    边上博洛点头道:“王爷所言,正是我想说的。”

    多铎闻言霍地抬头,问道:“你也有这种感觉?”

    “是。按理说,李成栋不是傻子,眼下局势,他不会看不清楚,他选择背叛,重归明朝,让人无法理解。”

    多铎摇摇头道:“蛮子善变,没有什么奇怪的,本王所虑并非此事。”

    博洛问道:“那王爷所虑何事?”

    多铎象是回答,又象是自语,“本王亲自审讯过从福州来的残兵,对于福州码头之战具体详情,本王总觉得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博洛闻听,眨了眨眼,茫然道:“码头之战,我也了解过,明军聚集起上百门火炮齐射,李成栋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着了明军的道,这事细想,不足为奇啊。”

    多铎摇摇头道:“不对。本王觉得不对,舟山水师隶属隆武朝不假,可舟山水师总兵黄斌卿却一直无意增援福建,你不觉得此时舟山水师突然出现在福州港,太过突兀吗?”

    博洛想了想,答道:“或许隆武应承了黄斌卿些什么,譬如高官厚爵等。黄斌卿由此改变主意南下,也未可知。”

    多铎点点头道:“这么猜测也对,但有一点,黄斌卿水师中有这么多火炮吗?”

    这是关键,所说明朝水师装备炮船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此时的水师哪来上百门火炮?

    整个大明朝灭亡之前,大小火炮也就一千多门。

    按常理估计,舟山水师最多不过数十门火炮。

    而福州港口,却出现了上百门火炮,这等于集合了两支水师的常规配备量。

    可问题是,长江以南,只有两支水师,舟山水师和定海水师。

    而定海水师已经随王之仁北上,如今正与清军对峙在长江南岸,那么舟山水师在福州港使用的火炮从哪来?

    博洛用力地摇摇头道:“或许是黄斌卿私自从红毛夷人那购买的吧?”

    多铎反感地看了博洛一眼,沉声道:“数十门火炮,需要多少银两?以你我了解的黄斌卿心性,中饱私囊还来不及,岂会自掏腰包向红毛人购买火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