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四百五十五章 战争规模开始扩大
    吴争沉吟了一会道:“镇江府清军已经囤积二万多大军,强攻不妥,伤亡太大,加上我军兵力不足……既然清廷的目标在镇江,那我军就避开镇江,让它先占着就是。”

    说到这,吴争令人摊开地图,指着地图上一处,对钱肃乐道:“此时镇江府清军必定严加防范,那我军就反其道而行之,他打他的,我打我的,攻其必救之处,让清廷首尾难顾。钱相回应天府将我的建议转告兴国公,请兴国公率水师以出其不意之势,集结所有炮舰,对此处……。”

    钱肃乐和马士英凑上前去,一看,吴争手指所点之处……仪真。

    “请兴国公率水师打开一个口子,然后对此处江岸施以密集炮击,掩护钱肃典、钱翘恭所部渡江登陆。”

    听着吴争斩钉截铁地话声,这哪是建议,简直就已经是命令了。

    不过钱肃乐知道此事重大,也没有在意,只是问道:“可如果派肃典部北攻,应天府防御势必薄弱……这恐怕卧子先生不会同意吧?”

    吴争冷冷地看了钱肃乐一眼,“钱相也不同意?”

    面对着吴争咄咄逼人的语气,钱肃乐道:“我是明白你的用意的,可就算我支持此方略,怕是也难在内阁形成决议……。”

    “这钱相不必担心,让马相随你一同回去,虽说兴国公不在,你与马相还有玄著,足以决定这次北攻方略。”

    钱肃乐想想也是,看了吴争一眼道:“可你有没有想过,江北有八万清军,肃典部仅一万多人,就算顺利攻下仪真,怕也会陷入清军合围啊……你可有后续应对之策?”

    吴争道:“攻敌必救,仪真虽说只是一个小县,对于这场战役而言,其不亚于镇江府于我朝的重要性,一旦我军占领仪真,东可攻扬州,西可攻凤阳、滁州、北可震慑淮安……所以,清军必定会向仪真蜂涌而至。到时,可令夏完淳之建阳卫,由句容猛攻丹阳,吸引镇江府清军的注意力,而我会率五千骑兵赶到吕城,由东向西对丹阳发起突击,这样攻下丹阳的希望很大,占领丹阳之后,我与夏完淳会师,便有了足够的兵力对北面镇江府城发起进攻。”

    钱肃乐蹩眉道:“你说得有道理,可……江北那一万多将士呢?一旦清军合围,他们便没有了回撤的可能,难道……难道任由他们覆没吗?”

    吴争沉默了一会答道:“此战最关键的,就是在仪真吸引清军北岸主力,不但要占领仪真,还得守住,确实钱肃典部会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但好在兴国公水师能控制江面,可以提供后撤之路。”

    这话钱肃乐就算不谙军事,怕也听得出其中的水份。

    江北清军的火炮可不是摆设,或许是因为明军突然发起进攻,清军来不及调动火炮,被明军突破一个口子,在仪真登陆,但一旦明军占领仪真,并且要牵制北岸清军,那清军就有足够的时间调动火炮,而水师舰炮无论从威力还是射程,都不及清军仿制的红夷大炮,如何控制北岸江面?

    不过钱肃乐没有反驳,他沉重地一声叹息,道:“既然没有别的办法,那就这样吧。为国死战,乃我钱家子孙的荣耀,求之……不得也!”

    吴争动容,他看钱肃乐表情,就明白他已经清楚此战的风险及自己解释的苍白。

    可钱肃乐却不点破,还要回去在内阁廷议中支持自己的这个作战方略,这种作为,焉能不让吴争动容、肃然起敬。

    吴争有些被触动,自己是不是太狠了?

    可吴争依然觉得,以一万多人的代价换取镇江府收复,是……值得的。

    而这一万多人未必会全军覆没,就算全军覆没,也会有镇江府那二万多清军为他们陪葬,这个想法是吴争执意发动此役的指导思想。

    只有收复镇江府全境,如此庆泰朝方可以长江、钱塘江,两江为南北防线,真正占据江南,与清廷抗衡。

    而绍兴府将成为钱塘江南岸突出部,增加杭州府的战略纵深,进可攻,退可守。

    这是吴争的战略目的。

    慈不掌兵!这四个字开始越来越深入吴争的心里。

    然而,看着钱肃乐未老先衰的佝偻身躯,吴争终究有些不忍,“要不,让翘恭兄弟留守应天府,换廖仲平随钱肃典出战。”

    不想钱肃乐惨笑道:“不必了,钱某虽然仅有一子,但绝不敢在国事之前,存丝毫儿女私情。”

    吴争心中一震,向钱肃乐长揖道:“钱相高义!”

    钱肃乐看着吴争,凄然道:“但愿如你所料,镇江府能顺利被我军收复。”

    吴争郑重点头,道:“虽说战局瞬息万变,但若依此行事,镇江府就算不被我军收复,至少也可回到战前原状。”

    钱肃乐用力点点头,冲吴争一拱手道:“望镇国公不遗余力,为国而战,钱某这就回应天府。”

    ……。

    这个夜里,吴争召集起麾下众将商议了一整个通宵。

    对这个仓促而定作战方案进行了补遗和改善。

    此时,坚持随吴争来杭州的方国安,提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方案。

    他建议,以金声桓部和王得仁部为一路,对宁波府发起进攻。

    再以沥海明军之有力一部,对金华府发起进攻。

    如此,就算进攻受阻,也可牵制清军兵力,更可对清廷造成震慑。

    这两路出兵,其实作战思路都是佯攻,当然,如果顺利,趁机收复宁波、金华两府,那就是意外所得了。

    吴争心中意动,但也问了方国安一个实际问题,金声桓、王得仁毕竟是新附降将,如果二人率部突然反戈,如何应对?

    方国安回答道:“这二人原是主属,只要反过来,任命王得仁为主将,金声桓辅之,便可使得二人相互猜忌,从而不可能联合起来倒戈,而只要其中一人不同意倒戈,这支军队就是稳定的。就算真发生了不测,那绍兴府有陈胜部镇守,足以应对王得仁、金声桓部。”

    吴争闻听深以为然,便采纳了方国安的建议,向绍兴府传令,任命王得仁为主将,金声桓为副将,兵发宁波府。以厉如海为主将,池二憨为副将,进攻金华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