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朱媺娖提了个条件
    闻听朝廷下诏,与清廷停战议和,丹徒明军将士一片激愤。

    吴争也感觉心累,但,他能够理解朝廷和内阁诸臣的无奈。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庆泰朝根基太弱了,弱到风一吹就会散架。

    所谓九府之地(现在加上绍兴府是十府了),除去吴争三府(加上绍兴府是四府),王之仁三府,朝廷真正能掌控赋税的只有三府,而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要让朝廷继续支持与清军来一场大战,那真勉为其难了。

    吴争知道这样不对,但如果让自己拱手让出四府赋税,那吴争还真不放心。

    这个世道,只有握在自己手中的才是自己的。

    授人以柄,这种只有君子做的事,吴争办不到,甚至对于还未决定归属的绍兴府,吴争都决定当仁不让了。

    就更不用说另外三府了。

    所以吴争能理解朝廷的决定。

    在吴争的安抚下,将士们开始平静下来。

    可夏完淳与别的将领不同,他有见识有才华,他能一针见血地看清问题本质,他忧虑地看着吴争问道:“这次停战的最后获利者,会是我朝吗?”

    是啊,庆泰朝区区十府之地,大半个江苏加上小半个浙江,这样的地盘,与掌握大半个华夏的清廷相比,时间并不站在庆泰朝一边。

    大家同时发展,可土地和人口相差太大,怎么比?

    吴争对此的解释是,“清廷所说占领的土地和治下人口是我朝十多倍,可其所承担的压力也是我朝的十几倍,乃至更多,因为这片土地上的明人会反抗,清廷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财力去遏制,同时,虽说清廷所占土地大于我朝,但我朝十府之地商业发达、人口集中,不象北方贫苦。最重要的是,我朝可以做到君臣上下同心,而清廷则需要面对占据半数之多降臣的反正,如此比较下来,孰优孰劣,不言而喻。”

    夏完淳被说服,可吴争自己心里却在叹气,庆泰朝真能做到上下同心吗?

    这两天一直沉默寡言的钱翘恭却想得不一样,如果和谈,那叔叔或许还有救。

    虽然叔叔此时不知生死,但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强……能迎回遗体,让他葬于祖坟。

    钱翘恭急道:“吴争,带我回应天府,问问我叔和将士们可有生还者?”

    吴争默默地看着钱翘恭不语。

    原本以钱翘恭的聪明,自然是不会问出这个问题的。

    可当局者迷,再聪明的人,关心则乱。

    边上夏完淳叹气道:“翘恭,你怎么就不明白,仪真被清军合围日久,若非吴三桂久攻不下,围三撅一,无意拼个你死我活,怕是你也不可能突出来……以令叔的忠勇,他连撤退都不愿意,又怎会……哎。”

    夏完淳是不忍心说明白,但他言下之意,钱翘恭又怎会听不明白?

    叔叔不肯撤,决意为南岸多牵制清军一日,已经存在死志,怎会落入清军之手?而他不降,清军又怎肯轻易放过他?

    如果真是受伤被清军俘虏,那……那还不如殉国来得干净。

    是,交换俘虏古来有之,可这交换,得以多少将士的生命换来的战果去交换啊,叔叔又怎会舍得朝廷这样做呢?真如果这样,怕叔叔真活着,也会自尽以明志的。

    想到这,钱翘恭热泪盈眶。

    吴争突然开口道:“我带你去应天府。”

    不仅夏完淳不解,钱翘恭也愣了。

    “只要令叔还活着,就算拿我去换,我也绝不推辞!”吴争平静地说道。

    ……。

    就在吴争向夏完淳交待好防务,要出发去应天府的时候。

    马士英亲自赶到丹徒,面见吴争。

    他的来意非常复杂。

    但仅一点,就让吴争万分惊愕。

    登基?!

    是,吴争与马士英私下早订有目标,终极目标就是登基为帝,可显然,现在是不恰当的。

    十府之地的皇帝?

    还不如一个巡抚更合适吧?

    而当马士英说出另一番话时,吴争立刻断然拒绝!

    当日陈子龙在殿上倡议拥立吴争,得到除钱肃乐之外,所有朝臣的一致拥护。

    可这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吴争必须为惠宗后裔,也就是说,吴争在登基之前须先认祖归宗。

    其实陈子龙不是无的放矢,不管吴争身份真假,只要吴争认祖归宗,姓了朱,那么就算吴争是假的,那又如何?

    史上皇帝没有子嗣,过继同宗室子弟继承大位,不是没有。

    所以,只要吴争姓了朱,那归入惠宗名下承嗣,也算是“正朔”了。

    这同样也是朝臣一致附议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形势紧迫,广州三个皇帝无论是谁成了气候,那就形成了南北相争的必然。

    庆泰朝想要占据大义,就得有皇帝,否则名不正言不顺,如何抗衡南面?

    这是朝臣一致附议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还有别的原因,譬如吴争现在权位已经赏无可赏,譬如吴争手中的实力足以掀翻内阁,另起炉灶等等。

    既然势不可挡,不如顺势而为。

    至少还能混个拥立之功不是?

    可群臣的一致意见,却被监国朱媺娖不置可否的态度,给暂时搁置了。

    这不是吴争一口拒绝的原因,而是朱媺娖提出了一个让吴争无法答应的荒诞条件。

    当日朱媺娖退朝之后,留下了马士英。

    君臣进行了一席开门见山的详谈。

    朱媺娖没有隐瞒,将吴争、吴小妹身份对调之事,一五一十地对马士英说了一遍。

    然后问道:“马相一直追随镇国公,说来也不是外人,本宫想问问,你以为,此事可行吗?”

    饶是马士英见惯了宫廷、朝堂诡异之事,也被朱媺娖的话惊得张大了嘴,久久无法合拢。

    朱媺娖的做法何等疯狂、荒谬!

    古有狸猫换太子的传说,可如今李代桃僵,绝不让古人。

    如此一来,就算大明复兴,怕也不是原来那个大明了,连皇帝都不是朱氏后人了,这天下还叫明吗?

    不过屁股决定立场,立场不同,看法就会南辕北辙。

    马士英现在的屁股坐在吴争这边,立场自然就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