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无须镇国公劳心,钱家人没有贪生怕死之辈,为国尽忠,乃钱家本份。舍弟没有辱没门楣,求仁得仁,夫复何哉?”

    吴争在直言来意之后,就被钱肃乐一语回绝。

    吴争更郁闷了,是谁在战前,求自己留他独子一命的?

    现在说得这么义正词严,好象倒是自己求着他,救他兄弟命来着。

    看着这执拗的老头,吴争还真不敢太挤怼他,于是劝说道:“庆泰朝初立,需要人才,令弟是员忠义双全的将才,正是朝廷急需的,另外仪真数百个经战火锻打过的老兵,也是朝廷急需的老兵,新兵征召简单,可真正能在战场上左右输赢的,还得靠这些人啊,望钱相三思。”

    钱肃乐这才松了口,道:“与国事相比,钱肃典一人安危,哪怕是数百将士性命,都不值一提,钱某忝为阁臣,当以社稷为重,岂能因私废公……你真有把握能让洪承畴不提无理要求放人?”

    吴争心中腹诽,有把握还找你吗?

    可嘴上却应道:“十足把握那是没的,可总有个六七成吧。所谓事在人为,谈谈又无妨!”

    钱肃乐正容道:“首辅言之有理,镇国公在外领兵,确实不该插手内阁事务……不过,都是为了社稷,既然镇国公说这些将士与国有益,那总得试试。”

    吴争忙不迭地应道:“正该如此,否则朝廷坐视这数百将士生死不顾,岂不寒了将士之心?”

    钱肃乐点头道:“此事,钱某应下了。”

    “多谢钱相。”吴争起身抱拳,可心中却腹诽,得,事情我来做,救得是你弟弟,却搞得还是我求你,真是老谋深算。

    原本吴争就告辞了,不想钱肃乐一抬手拦住吴争道:“钱某心里也有件事,需要与镇国公详谈。”

    吴争一愣,只好再次坐下。

    “钱相有事不妨直说。”

    钱肃乐凝视吴争许久,没有说话。

    看得吴争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而这时钱肃乐开口道:“想必马相已经与你说过,当日大朝,首辅率百官欲拥立你登基之事吧?”

    吴争点点头道:“是,马士英已经与我说过此事。”

    “你打算怎么做?”

    “我回绝了。”吴争干脆地回答道。

    这下轮到钱肃乐震惊了,“你真无意染指至尊宝座?”

    吴争笑了起来,“钱相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钱肃乐受不了吴争这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蹩眉道:“事关宗庙社稷,岂容如此轻狂。你怎么想就怎么说!”

    吴争收敛起笑意道:“不想当皇帝,这肯定是假话,天下恐怕找不出几个人,不想当皇帝。当皇帝多好啊,一后四妃八夫人……。”

    “呃!”看着钱肃乐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吴争不得不止住了胡扯,“吴争不是圣人,也有贪念,可也这十府之地称帝……呵呵,吴争自认没那么厚的脸皮,这个回答,不知能不能令钱相满意?”

    钱肃乐看了吴争许久,其实他也看不懂吴争,说他奸,有时的做法堪比圣人,说他忠,这颠覆了钱肃乐对忠臣的认知。

    这就是个妖孽,钱肃乐给吴争做了个定义。

    对吴争的回答,钱肃乐信了七、八分,他知道吴争没有必要在他面前说谎。

    钱肃乐之所以没有在朝堂上附和陈子龙拥立吴争,倒真不是因为是吴争的泰山岳父。

    象钱肃乐这种人品的文人,私情根本无法与公义相提并论。

    钱肃乐是发现了吴争身份阐述中的一个疑点,准确的说,也称上疑点,只是,有些突兀罢了。

    吴争如果真是惠宗后裔,而吴老爹真是世代守护惠宗后裔的忠义之士,那么吴争怎会远离吴庄,而去嘉定?

    吴老爹怎会允许吴争身陷险境?

    就算吴争离家出走,那吴老爹也该去寻找。

    况且再怎么说,以宗室自重,吴争又怎会三番两次,冒性命之忧与清军血战?

    要知道,这要是有个不测,惠宗一脉可就是断了香火。

    十代人的守护,就没了后续、全功尽弃,这种情形,是不是很难理解?

    有这个疑问在胸,钱肃乐这才保持沉默,但毕竟不是圣人,他虽然怀疑,因为没有证据,也就没有和陈子龙等人说起此事。

    毕竟有太祖遗诏和传国玉玺的存在,这事还真不是想颠覆就能颠覆的。

    钱肃乐现在这么问,存得也是想探探吴争的心思。

    可吴争的回答,还真让他无所适从,根本分不清吴争究竟是忠是奸。

    吴争答得那就是实话,虽说这实话中是九分真一分假,可往往这种话最能取信于人,连钱肃乐这等阅历之人,也难辩真伪。

    “你有这等抱负、胸襟,钱某心感欣慰,至尊之位,该你总会是你的,万事还得讲究个水到渠成……急不得。如今长平公主殿下监国、内阁一心图治,我朝有了复兴之迹象,还望你看在天下生灵的份上,不可操之过急。”

    吴争算是听明白了,钱肃乐对自己的防范犹存,所以笑道:“钱相放心,真有一日,马跃长城,想来天下无人可阻拦我入主奉天殿,我还未及冠,不急。”

    钱肃乐突然起身,郑重向吴争长揖道:“若真如镇国公所言,我朝能复归顺天府,钱某当在承天门外,匍匐倒履,以迎尊驾。”

    吴争一愣,遂回礼道:“钱相今日之诺,吴争绝不敢忘。”

    “去吧。”钱肃乐挥挥手道。

    吴争微微一顿首,转身离去。

    当吴争跨出门槛时,背后传来钱肃乐的声音,“只不知你欲如何安置小女瑾萱?”

    吴争站住脚,没有回头,想了想道:“岳丈但请放心,吴争无意悔婚。”

    一声叹息之后,钱肃乐悠悠道:“能如此就好,也不枉这傻丫头的一片痴心。”

    吴争有些意外,这个刚正不阿的倔强老头。

    终究在不经意时流露在心底最终柔软的一面。

    想到钱翘恭出征之前,钱肃乐也为儿子,向自己求过情。

    吴争心中默默念道,“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