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四百八十九章 罢免吴争
    “听说江北仪真还有我军残部幸存,只是不知道,朝廷能不能将他们救回来?”

    “救自然是要救的,可几百号人呢,清廷哪能这么容易放他们回来?这要是清廷借此狮子大开口,我朝怕是要吃大亏的”

    “这事说来还得怪镇国公,之前每战都将鞑子俘虏杀个干净,要是留一些,哪怕三个换一个,现在也可换回来不是?”

    “别胡说,镇国公杀,自然有他杀的道理……”

    “嘘……慎言,陈首辅和几位阁老来了”

    “咦,你们看,陈首辅和几位阁老的脸色怎么如此凝重?”

    ……文武百官还沉浸在昨日的一幕之中

    公然殴打陈洪范,气得洪承畴拂袖而去

    这事怎么说,都让人解气

    从立场上而言,所有人都与有荣焉

    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刚进入廷议,首辅陈子龙,倡议的第一件事,就是罢免吴争的谈判主使权

    这个倡议与当初陈子龙倡议拥立吴争一样,引起了朝堂上一片私议声

    群臣都感觉风向不对劲,陈子龙前些日子,还在朝堂上拥立吴争呢,今日这是怎么啦?

    说实话,在陈子龙倡议拥立吴争起,文武百官那是心里有了底,吴争的身份,年前就已经以朝廷诏令公之于世,到今日为止,还未有一人来提出异议

    所以,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吴争登基是早晚之事,只要认祖归宗,改换姓名之日,那就是身着龙袍之时

    可现在,首辅竟要倡议罢免吴争的谈判差事,这可不是小事,在朝堂之上廷议的从没有小事

    由小见大,由微见著,一言一行都代表着风向

    如果真罢免成功了,这代表着吴争怕是要失势了

    甚至于帝位怕也是不保了

    让所有人惊讶的是,内官此时前来禀报,镇国公吴争,今日告病不上朝

    于是,朝堂风向立转,所有人不再发声

    坐在龙椅边的朱媺娖也心里奇怪,虽说她生吴争的气,可还不至于借此来压制吴争

    不过朱媺娖也认为,吴争不适合再参与谈判,真将洪承畴逼走了,接下去庆泰朝怕是没安生日子过了

    朱媺娖患得患失,既想着光复江山,重振明室,又不舍已经到手的成果付诸东流

    所以,她同样希望吴争不要再参和谈判之事

    此时见陈子龙倡议内阁罢免吴争,她也就沉默不说话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庆泰朝镇国公,在本人缺席的情况下,内阁以三人赞成,一人(张煌言还不知情)反对,罢免了吴争的谈判主使职务

    陈子龙在此时感受到了处于权力巅峰,左右朝政的快,感,虽说他名满江南,可毕竟没有担任过如此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高位

    崇祯末年,他被黄道周举荐为兵科给事中,虽说也是个要职,可以参议军务,但终究是七品官,到明亡时,也是以此官职绌士

    如今位列三孤,执掌内阁,一直受吴争压制的陈子龙,终于有了机会吐出一口闷气

    他随即动议,由他继续主使与清廷谈判

    可惜,他刚刚吐出的闷气,又被生生憋了回去

    其余三位阁臣一致反对

    马士英还提出了另外的人选……张国维

    当张国维出列行至殿阶前时,陈子龙能反对吗?

    不能!

    官场、朝堂之上,最优先论得是资历,其次是功劳,最后才是才能

    不拘一格用人?

    这只是书生们的幻想,当然,也有个例,譬如国之将亡,或者时局发生骤变,需要有人当出头鸟、替死鬼、背黑锅的时候,确实有那么几个先例,象商鞅、王安石、张居正

    这些都是一下子提高至人臣权力极点的例子,但无一个有善终,甚至死后还颇具争议

    为什么?就是因为根基不牢,下面没有人脉支撑

    这一点,哪怕后世也是如此,任何一个大员,都是从县、市一级慢慢提上去的,哪怕是挂职,那也得熬满年份

    为得就是提上去之后,根基不会太浅薄

    这个时代更是如此

    陈子龙自觉是临难受命,大有力挽狂澜的大志

    可问题还是出在,他只是个文人,大有文才的文人,脱不了这个时代印记的读书人

    有道是,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不是他们立志不坚,而是他们从没有想到以暴制暴,以战争换取和平,他们想得最多的就是发动宫变,因为这样最省力、最有效率但也最无保障,成了皆大欢喜,败了满门抄斩,没有任何周旋迂回的余地,也就是没有战略纵深,从古至今,例子多了去了

    他们太想与人讲道理,可往往,人家不和他们讲道理

    当然,这个解释有些偏颇,那就换个合时宜的说法——他们脱离了群众

    说远了,陈子龙可以反对任何人,却不能反对张国维

    张国维现在在庆泰朝,那就是一块丰碑

    不管是有意无意,吴争在张国维殉国后,都已经将张国维的事迹传颂于江南各地,江南百姓或许不知庆泰朝监国是何许人也,但对驿亭顽强抗战至最后“殉国”的张公张国维,那皆是耳熟能详

    再则,张国维任兵部尚书之时,陈子龙还赋闲在家

    不管是从崇祯朝算起,还是从朱以海监国算起,陈子龙都不能与张国维的资历相提并论,用一句后世的话说,那就叫不在同一级别

    真要论起来,陈子龙见张国维,那得恭恭敬敬地作揖,称一声“张公”!

    所以,面对着马士英举荐张国维任谈判主使,陈子龙根本没有反对的理由,这让刚刚还踌躇满志的陈子龙,郁闷地想一头撞向马士英

    这马瑶草太可恨了

    更可恨的是钱肃乐、张苍水,这二人居然也自甘堕落,竟与马瑶草站在了一起

    被此事气怒的陈子龙,显然忘记了他要举荐张国维入阁之事

    朱媺娖不反对,她心中对钱肃乐、张国维、张煌言等人是极具信任的,加上如今毕竟是内阁主政,她的反对与否,如今也颠覆不了内阁决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