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忠奸难辩
    钱谦益没有丝毫慌乱,他平静地说道:“卧子先生是当局者迷,其实此事并不奇怪,按之前商议,卧子先生本就是要举荐张国维入阁的,让他去谈,总比让吴争继续谈下去要好。试想,洪承畴既然没有离开,那就说明清廷确实是不想再打下去了,有意促成这次和谈,如果让吴争继续谈,岂不将如此大功拱手于他?如此他的身上就又多了一道保护光环。只是钱肃乐没有站在卧子先生这边,确实令人意外。”

    陈子龙没好气地道:“钱希声怕是舍不得那个泰山岳丈的名份吧。”

    钱谦益沉吟道:“按钱肃乐的品性,怕是不至于如此。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任由他投向吴争,那内阁之中,怕是真没了卧子先生立足之地了。”

    “如何应对?还请虞山先生赐教!”陈子龙是有些慌乱了,已经不再顾及钱谦益降清的前科。

    “对钱肃乐、张国维晓以大义,对王之仁诱之以利,另外卧子先生要将朝廷新征的三万新军,牢牢掌控在手里……如此,就算吴争真有异心,卧子先生也能立于不败之地。”钱谦益如数家珍地说道,“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还请卧子先生恕我直言,不罪为盼?”

    “虞山先生但说无妨。”

    “驱虎吞狼!”钱谦益一字一字地慢慢吐出这四个字。

    “谁为虎?”

    “洪承畴。”

    陈子龙霍地站起身,冷冷看着钱谦益道,“你想让陈某通敌?”

    “不得已或可为之!”钱谦益毫不慌张地回视陈子龙。

    “大胆!尔这是陷我于不忠!”陈子龙声色俱厉地大喝道,“你是洪贼派来游说陈某的吗?”

    “卧子先生误会了,钱某已经是再世为人,今时忠于朝廷之心,唯天可表。想那清廷丝毫未将钱某放在眼中,我又何必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我说的,不是要让卧子先生出卖朝廷利益,我只是为卧子先生谋,还请卧子先生明察!”

    陈子龙摇摇头道:“不可!我与吴争乃治国理念之争,但在维护朝廷利益上,是一致的,如果暗通清廷来压制吴争,这与吴三桂有何不同?此事切不可再提!”

    见陈子龙态度坚决,钱谦益叹了口气,道:“山河破碎、国之将亡,只要最后结果是好的,何必拘泥于过程?卧子先生只要始终秉持一颗忠心,又何必太在意羽毛呢?”

    陈子龙坚定地说道:“如果连过程都是不择手段,结果何谈正义?”

    钱谦益分辨道:“如今形势很显然,摆在卧子先生面前就两条路,要么屈从于吴争,以他似是而非的宗室身份拥立,那么卧子先生还可以有一份拥立之功,这样吴争还不至于短时之内卸磨杀驴,将卧子先生逐出内阁。要么咬牙与吴争斗到底,卧子先生睿智,应该明白,政斗一旦开始,那便是不死不休之局。”

    陈子龙沉默下来,他知道钱谦益这次说得没错。

    理念引起政风不同,继而引起政斗,大明三百年,就是这么过来的。

    只要政斗一开启,事无对错,仅以胜败论雌雄。

    陈子龙一直是反对党争的,可现在,陈子龙犹豫了起来。

    钱谦益轻声道:“其实事情也很简单,吴争所部残军还在丹徒,只要此时清军配合,从江心岛对丹徒发起进攻,吴争自然就会离京赶往丹徒。”

    陈子龙愕然地看着钱谦益,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钱谦益继续道:“此时有上下两策,下策是以内阁谕令调回镇江守军,如此清军必定趁势占领镇江,而丹徒吴争、夏完淳部就断了与应天府的联系,成了一支孤军。此策最为保险,只是这样……有损朝廷军力且镇江会再次陷于敌手。”

    陈子龙越听心里越不是味,脸色由青转白,然后慢慢恢复平常。

    “那上策呢?”

    钱谦益见陈子龙主动问,心中一喜,答道:“上策是,常州以北新光复不久,各县已经附逆和被击溃的清军残部犹存,不时施虐偏僻山村,卧子先生派一支偏师乔装成乱军模样,先埋伏于吴争去丹徒途中,等吴争路过时,可一击而竟全功。只要他一死,以卧子先生内阁首辅的名义,接管其麾下军队,如此大局可定。钱某以为,唯有此策最不伤及朝廷根本,同时可除去卧子先生心腹之患。”

    “这是暗杀!”

    “事关朝廷、社稷,此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这么说来,虞山先生是早有预案?”

    “钱某身为清流中人,岂能容忍一武夫跋扈于朝堂,何况他劫富济贫之说,更是伤及天下士人的根本,物伤其类,秋鸣也悲,身为士林中人,自然得为天下士人谋。还请卧子先生三思!”

    陈子龙来回踱了两圈,突然仰头道:“你说得对,事关宗庙社稷,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只是清廷那边如何联络,我是丝毫没有头绪。”

    钱谦益笑道:“卧子先生是当局者迷,洪承畴此时正在应天府,若卧子先生信我,我可为先生联络洪承畴。洪承畴昨日被吴争这一闹,着实丢尽了颜面,这事两厢得益,想来必不会拒绝我等此请。”

    陈子龙哂然道:“那就仰仗虞山先生了。”

    钱谦益拱手道:“都是为了明室复兴,钱某所为,份属应当。”

    ……。

    荣来酒坊规模不算大,在应天府所有酒肆中,排不进前五。

    可它的消费却是整个应天府所有酒肆中首屈一指的。

    一斤上好绍兴陈年花雕,在别的酒肆打死也就百文,可在荣来酒坊,它就得二两,以市面上四百多文兑换一两来算,那就是贵出了近十倍。

    因为贵,所以出名。

    这说法看似荒谬,但有道是,存在即有理。

    对于自恃身份者来说,越贵越能代表着身份。

    荣来酒坊离洪武门最近,直线距离最多不过一里地。

    从楼上雅间的窗户,就能看清楚洪武门文武百官的出入。

    所以,无论是窥探还是找人办事,荣来酒坊是不二选择,这贵还是贵得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