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各怀鬼胎
    “那不尽然。既然陈子龙设下此局,本学士怎能怯战?”洪承畴轻嗞了一口茶水,慢条斯里说道,“如今还有一事,我想不透……那就是,马士英究竟是不是局中人?”

    “属下对马士英不甚了解,怕是给不了学士什么建议。不过……按世人皆知,马士英贪婪的品性,为钱出卖吴争,倒也不是不可能。”

    洪承畴摇摇头道:“未必!吴争以一区区从七品哨官,至今日镇国公之位,岂是好相与的?要是没点城府,恐怕早被那些人给排挤出局了。马士英这几日所为,若吴争不知情,洪某就算是瞎了眼了,败于这样一人之手多次,洪某就该拿块豆腐撞死了事。”

    “学士的意思是,吴争与陈子龙合谋,给学士布下了此局?”

    “有可能……不过可能性不大,吴争从绍兴府一路北上,从其所作所为来看,这不是个善于纳谏之人,多谋、果断,不善纳谏,遇事独断专行,以此性格,本不该与陈子龙合谋。”

    “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是啊……我也在想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从战局态势而言,明军占着优势,只是兵力和国力是庆泰朝的弱项,如果说他们仅仅只为仪真那数百残兵……不太可能,就算明军主将是钱肃乐的亲弟弟,也不值得如此大动作,陈子龙甘愿冒声名狼藉设下此局,所图必定甚大……莫非明军想要攻北岸?这也说不通啊,以眼前明军的实力,莫说突破江防了,恐怕自保都吃力……。”

    黑衣人突然道:“至少属下未曾听说有调动应天府明军的消息,而且朝堂之上,一片和谈的呼声。”

    洪承畴沉默下来,起身走了几步,看着黑衣人问道:“钱谦益之前应下,庆泰朝会抽调镇江守军回京,这事可有消息?”

    “陈子龙确实已经以内阁名义,抽调镇江城三千明军回京,想来明日晌午应该会到达应天府左近。”

    “不对,不对,这说不通啊。”洪承畴有些急躁起来,他自言自语道,“假设陈子龙确实因与吴争政见不同,起了嫌隙,那借此次机会调走吴争,这说得通,可为何还真调镇江守军回京呢?难道就不怕偷鸡不成蚀成米吗,清军一旦突击镇江,那明军因兵力不足必定崩溃。陈子龙会想不到这点?”

    黑衣人道:“或许陈子龙虽然无意暗杀吴争,却想借机想打压吴争也未可知。钱谦益当时不也这么与学士商定的吗?”

    洪承畴点头道:“当日确实是这么商定的,可我心中总觉不安,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黑衣人道:“既然如此,学士何不以静制动,静观其变?”

    “不!”洪承畴决然道,“谈判陷入僵局,若局势没有变化,这要谈到什么时候去?我朝兵力捉襟见肘,需要徐州大军开赴西北,而不是被庆泰朝牵制在长江。”

    “可陈子龙、吴争意图不明,若二人真合谋给学士下了套,怕是后果不堪设想,还望学士三思。”

    洪承畴突然呵呵一笑道:“阴谋之所以得逞,还在于实力的支撑,否则,那就是纸糊的灯笼,轻轻一戳便破了。镇江城守军已经不足四千人,丹徒守军自顾不懈,我军如果两面突袭,任由陈子龙有三头六臂,也是无力回天。”

    “学士真要犯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洪承畴微眯着眼,“此次我不仅要攻下镇江、丹徒,还要报苏州、应天府之恨。”

    “学士是要……?”

    “没错。江心岛驻军佯攻丹徒,吴争闻讯,必定前往,此时聚集北岸主力突击镇江,切断吴争退路,由丹徒、镇江东西合围,必能置吴争于死地。”洪承畴咬牙切齿道,“时无英雄,徒令竖子成名,洪某倒要看看,他该如何破解这死局!”

    黑衣人见洪承畴决心已定,不再劝,问道:“那需要我做什么?”

    洪承畴看向黑衣人,沉声道:“你只须做一件事,只要镇江城被我军占领,就在应天府散播消息,说陈子龙派钱谦益与我暗中交易,以镇江、丹徒换取我军出兵,其意图就是要借刀杀人,在镇江至丹徒途中截杀吴争。”

    黑衣人闻言大惊,怔住了。

    洪承畴狞笑道:“这次不管陈子龙与吴争是不是合谋给我下套,我不仅要收复镇江、丹徒,还要让陈子龙从此身败名裂、庆泰朝自此内讧不止。”

    “属下遵命。”

    ……。

    马士英是真的急。

    吴争严令他不得主动去找洪承畴,奈何洪承畴这两天也没找他,象是忘记了他一般。

    老马想立功啊,想得牙发酸。

    这朝堂上,内阁中,谁把他当回事了?

    没事嫌弃他,有事避着他,无论是陈子龙一派、吴争一派,还是三不靠的官员,看他就象看坨屎。

    马士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清楚自己唯有死抱住吴争的大腿,立一桩贪天之功,那才能真正在朝堂上站住脚,这也是他硬着头皮答应吴争当“二鬼子”的原因。

    可眼见剧变将生,洪承畴却不搭理他了,马士英焉要不急?

    真要是大战一启,洪承畴离开应天府,那他就啥都得不到了。

    马士英不敢不听吴争“不得主动去找洪承畴”的严令,可这当然也难不到马士英,马士英思忖着,既然应天府这潭水已经浑成了浆糊,那就不妨再搅得浑些。

    马士英决定约钱谦益见面。

    其实这个时候,马士英无非是想碰碰运气,看看是否能从钱谦益嘴里探听到些什么。

    在马士英看来,钱谦益是陈子龙的人,但钱谦益送钱来的目的,却与陈洪范如出一辙。

    谁能保证这其中没有关联?

    马士英就想闲着也是闲着,去瞎猫碰碰死耗子呗。

    而这下,还真就碰到了死耗子。

    只是这死耗子完全出乎马士英的意料。

    马士英约钱谦益在荣来酒楼会面,只是不是二楼,是一楼大堂罢了。

    倒不是马士英要省钱,而是钱谦益派人回话,声称要答谢马士英,可却将地点选在了一楼大堂。

    马士英找钱谦益有所图,自然也没有心思去计较这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