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四百九十八章 相互试探
    洪承畴现身出声的时候,正是自己要探看那黑衣人的时候。

    也正是洪承畴的现身出声,让自己不再去顾及那个黑衣人。

    而黑衣人从酒楼出来的时间,也正好与洪承畴的现身时间吻合。

    一下子,马士英想通了,洪承畴在此会晤的,必定是这个黑衣人。

    而且,这黑衣人行踪诡秘,定有不可告人之事。

    马士英连连顿脚,心中大呼可惜。

    这要是当时坚持先看黑衣人面目,怕已经得大功一件了。

    想到此处,马士英急步下楼。

    出门之后,寻着自己两人个侍从。

    这时,钱谦益已经到来,见马士英急步而来,还以为是怕自己等得急了。

    “谦益见过马相。”

    不想马士英随口应道:“受之兄见谅,马某有急事尚待处理,还请稍待片刻。”

    说完不理钱谦益愿意还是不愿意,一把拽着侍从去了边上,低声问道:“可看清那个黑衣人的样子。”

    “天色太黑,他又低着头,小人未曾看清其长相。”

    马士英暗呼可惜,追问道:“那此人往何处去了?”

    侍从指着西边小巷答道:“小的看到他往西去了。”

    往西,通济门方向,那儿是大批朝廷重臣的宅邸,吴争光复应天府,自己没选上一处宅子,而朝廷一搬迁回来,官员们瞬间“占领”了洪武门西面大片的豪宅。

    这些宅子离洪武门近,占据着地理优势,彰显着身份,原本就是达官显贵择府的不二之选。

    只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往日显赫的达官显贵在今朝已经褪去了颜色,哪敢与当今重臣对抗?

    于是灰溜溜地举家搬迁。

    马士英此时连连嗟叹,他知道想追查黑衣人下落,这事没指望了。

    没影没边的事,难道还敢去搜查朝廷重臣的宅子不成?

    真要那样,马士英怕是瞬间就成了众矢之的。

    马士英摇摇头,转过身来时,已经换了一副笑脸。

    “劳受之兄久候了。”

    钱谦益微微一笑,他笑得还透着古怪。

    其实他是从正门入酒楼的,无意之中看见黑衣人,觉得有些眼熟,引起了好奇必。

    窥探之后,钱谦益惊出了一身冷汗。

    随后在跟踪黑衣人,听到南门吵杂,发现马士英之后,心里一合计,这才重新从北门出,转至南门,当作是刚刚到的。

    而此时,洪承畴离去,不久就见马士英现身,就算傻子也猜得到,这二人之前肯定是在一起的。

    那说些什么呢?钱谦益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今日可是见了两个与洪承畴私会的人了。

    马士英见钱谦益神态,略显得尴尬地干咳一声道:“受之兄请入内说话。”

    钱谦益拱手谦让道:“马相先请。”

    回到室中,马士英让店家重新上了一桌酒菜。

    钱谦益心中反而有些奇怪了,这马士英唱得是哪出?

    连一丝忌讳都没有,难道就不怕与洪承畴私下会面之事,传扬出去?

    看马士英坦然的模样……难道是受朝廷之命,与洪承畴商议公事?

    这么一来,钱谦益反而是不好多想了。

    可哪知道,马士英是一直想着黑衣人这事,根本就疏忽了钱谦益。

    马士英举杯邀约道:“劳受之兄久等,士英满饮此杯,就算是向受之兄赔罪了。”

    钱谦益连忙举杯起身道:“马相客气了,说起来数年前,谦益受马相举荐提携之恩还至今未报,怎敢当马相赔罪?”

    马士英呵呵一笑道,“都过去这么久了,受之兄还记得哪?”

    钱谦益正容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若是知恩不报,与禽兽何异?”

    “好,好!受之兄果然是重情重义之人,来,坐下说话。”

    “马相请。”

    钱谦益坐下之后,试探着问道:“今日马相召钱某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说到此,钱谦益顿了顿,继续道:“方才钱某在酒楼外等候马相时,见洪学士出门……本待上前打招呼的,可想到一要赴马相约,二来毕竟各为其主,不好太过亲近,所以也就没有招呼了。”

    马士英心中一咯噔,这才回味过来,自己有欠考虑了。

    不过马士英并不担心,毕竟他是受吴争指派,所以笑着应道:“马某与洪学士也算是有些香火情,如今谈判僵持,马某是想私下探探清廷虚实罢了。”

    钱谦益打量了马士英两眼,见马士英神色镇定,不象虚言,暗道或许自己真是想多了。

    于是笑道:“马某辛苦。”

    马士英雄摇摇手道:“份内中事。今日请受之兄来,也没有别的要事,只是想问问受之兄,当日受之兄来府上,要马相附议弹劾、罢免镇国公谈判主使的差事,如今此事已成,马某就是想问问受之兄,当日应承事成后的……呵呵。”

    钱谦益张大了嘴巴,敢情,这马瑶草今日邀自己前来,只是为了催要当日应下的酬劳?

    真是棺材里伸手死要钱!

    钱谦益心中暗骂一句,不过脸上依旧如沐春风道:“马相放心,钱某许诺的三万两,明日就派人送去府上。”

    马士英顿时笑弯了眼,“不急,不急,我也只是随口问问,今日请受之兄来,仅是为了与受之兄把盏言欢、共谋一醉。”

    钱谦益才猜到马士英今日想法之后,一桌珍馐如同嚼蜡。

    饮了两杯之后,钱谦益就思忖着告辞。

    马士英怎会看不出来,就在钱谦益准备起身之时,突然道:“坊间传闻,镇国公功在社稷,却被内阁众臣罢免,都说我等中有人受了清廷……咳,受之兄啊,说实话马某夜不能寐啊。之前你说这是首辅意思,马某当时也不好亲口向首辅求证此事。可如今人言可畏,为证清白,我只能向受之兄确认了。”

    钱谦益闻听之下,一头冷汗,他急道:“马相万万不可轻言传言,钱某确实是为首辅驱使,才来向马相求助的。钱某可对天发誓,我绝无与清廷私下勾连。”

    马士英斜眼瞄了钱谦益,笑道:“受之兄莫恼,马某心里自然是对受之兄深信不疑的,只是人言可畏……你也知道,在坊间马某名声本就……不堪,若再背上叛国大罪,那可了不得啊。有得罪之处,还望受之兄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