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 老情敌,小问题
    此时的陈子龙,异常愤怒

    歹徒竟敢在京城正阳门外,悍然行刺当朝阁臣

    这几乎是在打庆泰朝的脸了,也等于在打他陈子龙的脸了

    所以,不管于公于私,这事都必须彻查!

    可现在,陈子龙的愤怒并不是因为此事

    而是面前钱谦益的指控

    一散朝,钱谦益就来见陈子龙,他指控宋征舆暗中与洪承畴私通

    这个指控,让陈子龙怒不可遏

    他指着钱谦益喝斥道:“若不是本相听了你的荒谬计策,就不会令你去见洪承畴,就不会引来清军攻丹阳徒,如今你不自省,反而构陷宋征舆不忠……你莫要以为本相不知道,你与宋征舆之间那一点腌臜事!”

    钱谦益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暗红

    他与宋征舆之间,确实有些小“杯葛”,这事说起来也算得上桃色纠纷了

    宋征舆是松江府人,自小颇有文学天赋,十六岁时就已经名动江南

    所谓女子爱俏,这样的少年俊秀哪个女子不爱?自然不是钱谦益这个老梆菜能比拟的

    当时名妓柳如是,也就是钱谦益的现任夫人,也是其中痴迷女子之一

    宋征舆十六岁时与柳如是相恋,只是后来因时任松江知府方岳贡下令驱逐外地来的流妓,柳如是因之前是苏州人氏,自然是被驱逐对象

    柳如是因此找宋征舆商量,只是宋征舆性格软弱,建议柳如是“姑避其锋”,言下之意也就是“回去吧,我帮不上忙”

    柳如是于是大怒,声言与其断绝关系

    这就有了之后钱谦益继任“大业”了,否则哪有钱谦益什么事?

    可问题是,这天下太小,松江府、应天府、苏州,兜来转去,也就那么几个人中俊杰、精英,每有聚会,又时兴带上女伴,可谓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咳,发生些“小摩擦”、“小怨恨”之类的就不足为怪了

    而这种桃色事件又被人津津乐道,传起来那叫一个快,江南士林还有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被陈子龙这么当面羞辱,钱谦益这张老脸算是被踩在地上了

    陈子龙话一出口,也有些后悔,虽说钱谦益谏言被他事后觉得荒谬,可毕竟是自己点了头的,真要怪罪,怕是不能全怪钱谦益

    所谓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于是陈子龙打岔道:“你有何证据,敢在本相面前指控当朝工部尚书?”

    要是换了个人,真会一跺脚愤然而去

    可钱谦益脸色慢慢回复过来,反而谦恭地揖身道:“之前钱某,奉首辅之命与洪承畴商议,由清军佯攻丹徒以调吴争离京之事钱某与洪承畴的密会之处,就是在正阳门外不远的荣来酒楼……首辅想必也知道,钱某在应天府那也是个老人儿了,平日与些知交好友常有聚会前日夜晚,钱某邀友在荣来楼大堂小酌……咳,让首辅见笑了”

    不偷不抢,这本没什么可见笑的,但钱谦益话中的意思是,自古酒楼大堂那是相对最廉价的去所,但凡稍自恃身份之人,都会订个雅间

    陈子龙微微颌首,他明白,钱谦益这两年财散的厉害,囊中拘紧也不为怪

    “陈某听闻这两年钱大人急公好义,私下常有资助江南义军之善举,如今稍有落魄,又怎会因此而讥笑你呢?”

    钱谦益感激地看了陈子龙一眼道:“钱某与友吃酒,本是无意窥探他人隐私,只是当时酒楼进来一身黑衣戴着斗蓬之人,难免就会多看一眼,只是因斗蓬遮着,一时看不清楚面目,可此人身形,却是钱某印象深刻的”

    陈子龙微蹩眉头道:“就凭身形,你就敢指证,太荒谬了!”

    钱谦益摇摇头道:“如果真是仅凭此,钱某也就不敢来见首辅指控宋征舆了”

    “那你说,有何实证?”陈子龙有些不耐烦了,政务繁琐,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等杯弓蛇影之事上

    加上陈子龙、宋征舆、李雯被世人并称“云间三子”,交情甚笃

    宋征舆此时任工部尚书,又是自己的一大臂助,陈子龙怎会因钱谦益空口无凭的指控,而不信心腹宋征舆,去信曾经背叛过大明的钱谦益呢?

    “虽说黑衣人藏首掩尾,可他去的是二楼钱某由下望上,专注之下,依旧是看到了他的真面目首辅,确是宋征舆无疑啊”

    陈子龙震惊了,可下意识里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就算如此,那也不能证明宋征舆与洪承畴私会啊?”

    钱谦益点点头道:“首辅说得没错,所以钱某跟了上去,只是不敢跟太紧,只是远远地瞧见宋征舆进了二楼一间卧室”

    “你如何确认那室中是洪承畴?”

    “钱某不能确定,但有一点,那卧室外面把门的二人,就是当日我与洪承畴会晤时,洪承畴身边所带二人”

    陈子龙愣住了钱谦益所言非常有条理,这不象是为了私怨编排的虚言

    可一直是自己左膀右臂的宋征舆,怎么可能是清廷奸细呢?

    陈子龙“扑通”坐倒在椅子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钱谦益凑近,轻声道:“原本我只是怀疑,且也吃不准宋征舆与洪承畴私会,是不是也如我一般,奉了首辅或者其它重臣的命令可今日所发生对马士英雄的行刺案,让我明白,宋征舆真有可能是奸细因为我那晚也看到了马士英,他在荣来楼南面后门,撞见了宋征舆,且与宋征舆起了争执,想来是楼外天黑,马士英没有认出宋征舆,后来是洪承畴现身,才化解此事,宋征舆才由此走脱……而后,马士英雄与洪承畴入楼又说了半个时辰的话,二人才各自离开”

    陈子龙就象突然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般,一把抓住钱谦益的手,问道:“如此说来,马士英雄与洪承畴也在私会,有没有可能……马士英是清廷奸细,呃……今日的行刺案是他演的苦肉计,为得就是让人觉得……是清廷要刺杀他,来博取我朝对他的信任,你看,他最后不是没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