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物以类聚
    当然,这还得益于大明文人的抱团

    就象监国殿下朱媺娖,一个才十七八岁的少女,哪知道龚鼎孳是谁,干过什么恶心事啊?

    文人抱团,这事自古亦然

    只要不是助纣为虐,做得太过火了,就算投降,基本上也没多少人会受到指责

    因为,他们在投降之后,还得尽一个义务,就是维护那些不肯投降之人,以此来换取文人团体的不追究

    也就是说,投降之人需要为没投降的人谋福利,先保命后举荐再疏通

    例子很多,譬如洪承畴的投降,在长江以南,文人对其是骂不绝口,可在长江以北,他就是江北文人的魁首,因为他在保护江北文人不受这场战争的牵累

    这事基本和人品无关

    龚鼎孳也是如此,降清之后,他是在北京为官,只是在去年遭人弹劾,被降职调用,贬至应天府做了个治中

    治中,正五品官,始于西汉,也叫侍中,为州刺史的高级佐官之一,主众曹文书,位仅次于别驾

    明朝也有延置,只是淡化了它的职能,而且寻常州府已经废止,只在顺天、应天府设置此官位,但权力已经缩减到极点,基本就是个闲差

    因为府尹之下有府丞、通判、推官,几乎囊括了所有政务,连治学都有儒学教授,治中也就是一尊泥菩萨,摆着做样子罢了

    而吴争光复应天府时,原清廷委任的应天府尹和一些官员随洪承畴逃了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庆泰朝没有科举,就无法遴选官员储备,只能留任原官

    加上龚鼎孳文才出众,在当时与吴伟业、钱谦益并称为“江左三大家”

    提拔任用,这没什么奇怪的了

    当然,这一切吴争都不知道,人力终有尽时,吴争也只是个普通人罢了

    这也是王之仁这个过来人,之前提醒吴争小心陈子龙和应天府一班文人的原因,这些社会精英几乎左右着正阳门以外的一切,说他们是无冕之王,一点都不过份

    “受之兄,事情怎样?”龚鼎孳急急地问道

    钱谦益微笑着,带着一丝得意地说道:“皆在预料之中”

    龚鼎孳大喜道,“只要陈子龙答应了,那我们就等于掌握了他的把柄,日后予取予求,怕是再无掣肘了恭喜受之兄,数年恩怨,一朝得雪”

    钱谦益呵呵笑道:“事不宜迟,还请孝升兄快快派人,随钱某去缉拿宋征舆”

    “受之兄放心,我早已召集好三十名差役,就等着受之兄前来了”

    ……

    春和殿,如今是朱媺娖的寝宫,准确地说,同时也是召见外臣的地方

    没办法,毕竟是女子,而且只是监国,许多事只能从权

    虽然身为监国,可自从淳安被逼宫之后,朱媺娖的心性有了很大的改变,这与她所处的位置也有非常大的关系

    对内无法掌控朝局,对外不能率军御敌

    只恨生了女子身,朱媺娖内心承受着无比巨大的压力

    而自从内阁主政之后,朱媺娖更是心忧明室存亡

    对于一个少女,朱媺娖真得感到很累,心累

    好在有吴小妹和周思敏日夜陪伴,这样至少有了倾诉的对象

    特别是吴小妹,对于朱媺娖而言,吴小妹与她的身世几乎雷同,同为天涯沦落人啊

    二人之间,几乎已经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

    可对于要强迫吴争立自己为后,并要在自己所出子嗣中遴选太子之事中,吴小妹保留着自己的意见

    吴小妹本来是不同意这么做的,因为她知道吴争不是个肯任人摆布的倔脾气

    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反而是撸顺毛,可能比较好

    但朱媺娖不同意,她认为须先小人后君子

    直到吴争断然拒绝,如此三女之间产生了一种微妙的疏离感

    此时,闻听吴争已经离开应天府的吴小妹,与周思敏联袂前来

    “请殿下允准,我要去杭州”

    朱媺娖惊讶地问道:“小妹这是为何?此时清军大举来犯,镇国公正前往丹徒指挥我军抵抗,此时去杭州府,岂不冒险?”

    吴小妹平静地说道:“哥哥此来说起父亲已经到了杭州,身为女儿,自当服侍于父亲身边尽快孝,还请殿下允准”

    朱媺娖愣了半晌,转向周思敏,冷冷地问道:“看来你也是要走了?”

    周思敏低头不敢对视朱媺娖,答道:“思敏已为人妇,家翁在平岗山,思敏离开已是不孝,此时家翁已至杭州,理该前去服侍”

    朱媺娖心中一股浓浓的失落和怨念,从顺天府至今,已经三年,眼见大明复兴有了希望,可定睛一看,自己依旧是孤家寡人一个

    身边自以为可做依仗的,说走就走了,想疏远就疏远了

    这让朱媺娖鼻梁一酸,两行清泪止不住地涌了出来

    此时,郑叔进来禀报道:“张太傅及张煌言、马士英二位相公请见”

    朱媺娖深吸了一口气,取锦帕按了按眼下湿润处,回复了平静

    “小妹、思敏先去后面暂避”转头对郑叔道,“传太傅、马相、张相进见”

    “臣等参见监国殿下”

    “太傅和二位相公见本宫可有要事?”

    张国维看了马士英一眼,示意与马士英叙说

    马士英斟酌道:“回殿下话,臣等此来,是要出首朝中奸细”

    朱媺娖一惊,问道:“我朝堂之上,竟有奸细?马相速速道来,何人竟数祖忘典,甘为鞑虏细作?”

    马士英看了一眼张煌言道:“回殿下,此人乃工部尚书宋征舆”

    朱媺娖闻听,惊愕地张嘴难合,之前只是惊讶,可现在,她是真的震惊了

    二品大员,国之柱石,好好的人不做,竟要卖身投靠清廷?

    这对朱媺娖无疑是种打击

    毕竟发生在自己监国之时,套用后世的话来说,这种丑闻,朱媺娖势必负有领导责任

    大明皇帝下罪己诏司空见惯,何况她一个监国

    朱媺娖语气急促地问道,“马相的指控,可有确凿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