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他就是想杀死吴争
    马士英遂将之前与张煌言所说的,又对朱媺娖重复了一遍,“殿下,宋征舆与洪承畴勾连、为泄密派死士行刺臣于正阳门外,已经不容置疑”

    朱媺娖思忖道:“可宋征舆与洪承畴勾连,为了什么,所议何事?”

    马士英道:“那得缉拿宋征舆审讯之后,才能知道臣等前来,就是请殿下颁下谕令,准许臣等率禁军前往宋征舆宅邸缉拿人犯”

    朱媺娖看看张国维,张国维颌首

    再看向张煌言,张煌言点头

    朱媺娖喟叹一声道:“既然太傅与二位相公都认为此事属实,本宫就准你们缉拿宋征舆审讯只是……还请三位爱卿顾及朝廷颜面,不至于在大敌当前之际,闹得满城风雨才是”

    “臣等谨记”

    可就在三人退向殿门的时候,朱媺娖突然问道:“如果说宋征舆真与清廷暗中勾连,那洪承畴中止谈判返回江北,显然是早有预谋的应天府的兵力部署虽有改变,可之前朝廷抽调镇江府军力回京,如今清军又进犯丹徒……”

    没等朱媺娖说完,张国维最先反应过来,接着就是张煌言,最后是马士英

    三人面面相觑,额头冷汗渗出

    这个道理显而易见,只是三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罢了,而真正限制了他们思维的,是朝廷一直只将目光盯在应天府这一亩三分地

    他们认为,清军一旦来犯,首当其冲的就是应天府

    可被朱媺娖这么一提,三人瞬间反应过来,宋征舆与清廷暗中勾连已经是可以肯定的,无非是程度深浅罢了

    宋征舆是当朝工部尚书,又是首辅陈子龙的左膀右臂,朝中军政对他来说几无秘密可言

    最关键的是,镇江府抽调军力,这事……陈子龙是始作俑者

    突然马士英大叫一声:“不好,要糟!”

    不但张国维、张煌言被吓了一跳,连朱媺娖也坐不住了,她起身道:“马相这又是为何?”

    如果张国维、张煌言首先考虑的是庆泰朝利益和镇江府安危,那么马士英首先去想的是,吴争!

    “殿下……张公、玄著老弟,如果镇江府丧于敌手,那么岂不是……呃,镇国公此时正赶往丹徒啊,按时间推算,此时应当至镇江城左近!”

    马士英的话引得众人震惊

    张煌言突然瞪大了眼睛,茫然道:“如此说来,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吴争此次身边仅带了数十骑……”

    张国维彻底回过味来,他喟然道:“洪承畴真正目的或许不在应天府,甚至于不在丹徒、镇江,他只是想杀死吴争,以报之前吴争数次羞辱他之恨”

    张煌言急道:“殿下、太傅,快调兵前往镇江,吴争乃我朝柱梁,身系我朝中兴大业,万万不能遇险!”

    朱媺娖尖声道:“张太傅,速调兵增援镇国公”

    此时,从后面传出两声惊呼

    众人一惊,齐齐望向声音来处

    偷听军国大事,那可是重罪

    可见到两个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女子,谁也不想提起了

    周思敏愣愣地看着众人,突然向朱媺娖跪下哭道:“求殿下救救我夫君!求诸位大人救救我夫君!”

    朱媺娖声音变得更加高亢,几乎在吼,“张太傅,还不速去?”

    张国维脸色凝重道:“怕是来不及了!我军鲜有骑兵,收拢整个应天府,怕也凑不齐三千骑,若派步兵前去增援,怕至少得一昼夜,方可到达镇江……那时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吴小妹突然冲上前去,一把拽着张国维的胸襟衣领,恨声道:“我兄长可不曾薄待你,他将你当成长辈敬爱有加,可到了他生死关头,你竟不闻不问?”

    吴小妹的举动,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这太彪悍了!

    朱媺娖是脑子一下当机,傻傻地看着吴小妹,她只想着,原来女子也可如此“豪放”,敢说敢为!这确实刷新了朱媺娖的人生观

    张国维饶是人生阅历丰富,可在这一刻,面对着近在咫尺的少女面孔,他也慌乱起来了

    还是张煌言见机快,他不敢用手去拉扯吴小妹,只是用自己的身子,背靠张国维,硬挤进二人之间

    “吴家小妹,还请稍安勿躁令兄遇险,无论是监国殿下还是张公都与妹妹一样,感同身受……”

    吴小妹立马转移目标,冲着张煌言吼道:“那还不快派兵?”

    张煌言苦笑,这能解释得清吗?

    好在此时张国维已经回过神来,“兵肯定是得派的,救也必须救可调兵多少,兵分几路,令兄如今在何处遇险,那都得事前判断清楚,你若再胡搅蛮缠,那就是耽误了援军出发的时间”

    被张国维这么一说,吴小妹生生将一肚子的火憋了回去

    她顿足恨声道:“好!你们就慢慢商量到天荒地老吧”

    说着一把将周思敏从地上拽起,“与我回家,找小安子去”

    周思敏泪眼朦胧,此时已经没了主意

    随着吴小妹一同往殿外而去

    朱媺娖张口欲拦,被张国维阻止道:“殿下随她们去吧,既然她们是回家,自然是回镇国公府了,吴争在府中留有部将亲卫,应该出不了乱子我等还须商议,如何调兵,还有……”

    ……

    吴小妹和周思敏确实是去了镇国公府

    但张国维却不知道,吴小妹绝不认为镇国公府是她的家

    在吴小妹的心里,吴老爹在的地方才是家

    吴小妹本就已经是想回杭州了的,如今听哥哥遇险,那就一门心思要带人去救哥哥

    与朱媺娖、周世敏这样自幼饱读诗书的女子不同,吴小妹性子比较野

    或许是吴老爹从小的溺爱、纵容,吴家家法向来对子不对女,吴小妹可谓性格天成

    在听到吴争遇险,吴小妹第一反应,那就是与吴争死也要死在一起

    这不是男女之情,而是兄妹亲情

    镇国公府,有宋安在

    吴争入京时,是带了二千骑来的

    这支骑兵,被吴争留在了镇国公府,由宋安暂时统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