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十章 反击!
    吴争这着,本来是着妙棋,半天时间速战速决,只要不恋战,这支水师将会有惊无险,是可以从容而退的

    可现在肯定是不一样了,镇江城被清军占领,丹徒就会遭受东西两面夹攻

    陷落只是时间问题(吴争至此还不知道丹徒已经陷落),那么攻击两地的清军,完全可以抽调兵力回援仪真,也就是说,原本留给水师的时间将会大大缩减,这就对水师造成极大的危险了

    可现在就算吴争再心急如焚,也没辙了

    恐怕唯有在心里企求上天,让丹徒支撑更久些,水师突击更顺利些……仅此而已

    可老天总是喜欢捉弄人,它不喜欢雪中送炭,更喜欢雪上加霜

    就在吴争默默祈祷之时,一支队伍出现在离吴争一行东北方向

    那是夏完淳从丹徒撤退的残部,人数不足千人

    当夏完淳跪在吴争面前,泣声请罪,告诉吴争清军二万大军来犯,丹徒仅守了半天就陷落的消息时,吴争脑子轰地一声,身子再不受自己控制,一屁股就倒在地

    镇江、丹徒一失,就等于清军可以直入庆泰朝腹地,而兴国公那一万水师如果再遭遇不测,明军在江面上也将大大削减对清军的震慑力

    清廷如果真有南下的打算,那么朝廷危矣

    这时的吴争心里恨、悔交集,只想杀人!

    想必是上天也了然吴争的心思,从吴争来的路上,那支一路尾随的清军骑兵,显露出它的身形

    横着一道二里长的松散骑兵线,就这么优哉游哉地往丹阳城缓缓压过来

    看着夏完淳带来的残部,和丹阳城中为数不多的火枪兵,吴争知道,这仗得打、必须打

    不仅得打,还必须打胜

    不仅得打胜,还得畅快淋漓的打胜

    可这仗还真的很难打,城中没有骑兵,且看清骑架式,没有向攻城的意思

    他们止步在离城三、四里处,基本就不前了

    也就是说,这支骑兵的主将想来是听说过之前丹阳城一战的,知道城中部署着火炮和火枪

    虽然清军没几个知道火枪的威力程度,但谨慎,总还是知道的

    清骑在绕城游弋,他们同样不甘心

    吴争这时做了个让外籍兵慌乱的决定——出城迎战

    夏完淳明白吴争的心思,他支持吴争的决定

    留下不肯出战的外籍兵在城墙上压阵之后,夏完淳残部携带长枪,而吴争则率领丹阳城一千多火枪新兵

    当北城门缓缓打开,明军鱼贯而出,在城门前百步列阵时,清骑惊讶了

    明军这是想找死吗?

    就算是城头有火炮,对三、四里外的骑兵而言,那威胁度是不大的

    这时的前装滑膛炮弹速不高,城头击发,三、四里外正在运动的骑兵,完全可以跑出百步,也就是说,那就是拿大炮打蚊子,中奖概率太低

    可清军骑兵则不同,他们拥有着速度优势,就算面对火炮压制,也可走曲线闪避的同时,逼近明军,然后歼灭他们,再从容撤退

    火炮调整射角的速度,远不及骑兵拨转马头来得快

    只有在大批骑兵密集冲锋时,才能起到作用,因为那时几乎不需要瞄准,发射就是了

    所以,清军骑兵开始躁动起来

    他们先是由两侧试探着跑动,想引出城墙火炮的射击,以判断射程和密集度

    并在靠近一些时,试探着以骑射骚扰明军

    距离尚在五百步外,这箭自然是射不到明军阵列的

    清军无非是在震慑和试探

    可被吴争严令过的外籍兵没有动,甚至连火炮都没有射击

    在一片沉寂之中

    经过数次试探的清军终于憋不住了,向城门前明军发起了突击

    在他们看来,面前这支二千多人的明军,怕是烧坏了脑子,嫌命长了

    暴露在前面的是夏完淳近千枪兵,可这对于清骑而言,没有太大的威胁

    清骑无法看到枪兵之后的火枪兵,他们被如林的长枪所掩藏

    清军无法意识到有何异状

    战斗就这么开始了

    吴争自然没有发疯,他只是想冒险,镇江城、丹徒陷落,那丹阳失守就是一、两天之内的事了,由此清军可以迅速占领整个镇江府,从而局势依旧回到原来,应天府与常州等府隔绝

    可情况会更槽,因为应天府没有第二个钱肃典和二万明军可以牺牲,吴争麾下也没有另外一支骑兵,夏完淳的建阳卫,如今只剩不足千人

    这样的局势,只会引起时局一片糜烂

    明军需要反击,必须反击

    可明军需要时间调度,那么保住丹阳,做为镇江府的一颗钉子,就成了至关重要的了

    城外的这支清军就必须歼灭,因为他们已经侦察到了丹阳城的虚实,一旦走脱,就会引来镇江或者丹徒清军蜂涌而至,明军是挡不住清军全力一击的

    只有歼灭这支骑兵,镇江和丹徒的清军才会对丹阳有所忌惮,才会调兵布阵,才会制订攻城方案,这样才能给己方赢得时间

    吴争在率军出城时,做了个“小动作”

    很简单的事,从百姓家中征集小木凳,然后将凳脚锯成一样长短,进行分配

    面对的清军已经加速的战马轰鸣、大地震荡,夏完淳残部发生了不小的骚乱

    好在夏完淳立于最前,身先士卒,才没有造成前军崩溃

    但这种骚动,被清军看到,是极具迷惑性的

    五百步距离时,骑兵有足够的时间进行两侧转向

    也就是说,这是清军亦虚亦实的一场佯攻

    可明军的骚乱,极大的增强了清军的信心

    在这一瞬间,清骑主将弯刀斜指,发出了真正的冲锋命令

    五百步,只在一弹指之间

    呼啸而至的骑兵,在即将与夏完淳部接触的那一刻,首先撞上的是炙热的铅弹

    滚烫而密集的弹丸,轻易地击穿了骑兵身上的皮襥,贯入他们的身体,带着他们后仰,从马摔下

    那景象就是死神的镰刀挥过,人群被整齐地一茬茬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