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十一章 火枪阵难敌骑兵冲锋
    急奔的战马失去了骑兵的控制,有的继续前冲,撞飞了不少明军,有的向两侧转向逃逸

    顿时前部一片混乱

    清军主将骤见异状,却已经来不及思考,他下意识地急令骑兵继续加速前冲,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击垮明军阵列,就算火炮、火枪,那也不是能连发的,只要冲进敌军阵中,那么局势就能彻底扭转

    可事实上,吴争怎么会想不到这点呢

    骑兵是战场之王,这个冠冕直到机枪出现,才真正地落尘埃

    可现在,一分多钟装填一次的滑膛枪,显然是阻止不了骑兵冲锋的

    这就是吴争在出城前为什么要从百姓家中找木凳的原因了

    火枪兵分成前后三列错开,在击发时跨上木凳,击发之后退下装填,然后是下一排击发,三轮错开射击,可将击发间隔缩小到极限

    而清军骑兵前锋被击杀之后,后续骑兵继续前冲至前锋位置时,正好面临第二波射击

    理论上,这是可以做到接近于无限至连发的

    但事实上,这种方法还是有问题的

    吴争发现,骑兵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冲入夏完淳部,士兵不断地被撞飞,如果不是靠着拄地长枪的迟滞,怕是早已被骑兵逼近至火枪兵队列了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吴争知道问题出在哪,可解决不了

    因为三排火枪兵的轮流击发速度,依旧跟不上骑兵冲锋的速度

    而火枪兵不能再分得太多排,一是分得太多,弹丸就不够密集,二是一旦分成四、五排,那么很可能造成士兵前后混乱,这种轮流射击,最适合的数量就是三排

    吴争只能硬抗,拿夏完淳部士兵的性命硬抗

    兹不掌兵,吴争无声地嘟哝着,慢慢抽出了腰间的佩刀

    看着越来越逼近的清军骑兵,吴争知道,最后一刻终将到来

    电视上演的,终究是假的,以骑兵的松散和快速,是绝对不可能以单发火枪能阻止的

    在没有机枪之前,唯一能阻止骑兵冲锋的就是霰弹枪,可霰弹枪射程太短,就算能阻止,那也是需要拿士兵性命来填的

    正如现在,明明三排火枪可以有效制止骑兵的靠近,但终究因为阵列纵深不够,前方长枪兵的十二列阵形,已经被突破了七道

    崩溃就在眨眼之间

    吴争看向夏完淳原本所在的方向,你还好吗?

    而此时,那里已经是一团混乱,根本看不清谁是谁了

    吴争默默地扬刀,看向那些从军尚不足三月,却被自己硬拖上战场,打这么一场绝户战的少年们,吴争微微笑了起来

    火枪兵依旧在击发,他们已经不再紧张,装填、击发也越来越娴熟

    可是,怕是要终结于此了吴争心中喟叹

    当夏完淳长枪兵最后一道阵列被无人的战马撞出一个缺口时,吴争知道,到了最后的时刻了

    火枪兵在骑兵面前,那就是一茬待割的韭菜

    吴争手中的刀瞬间向前挥下,那些火枪兵们随即抛下手中的火枪,抽刀向前,他们的冲锋是杂乱无章的

    吴争已经无懈顾及了,他也在冲锋

    可在吴争和火枪兵就要与清军骑兵亲密接触的时候,身后排枪声响起

    距离十步之遥的清军骑兵纷纷落马,然后——清兵崩溃了,所剩不多的他们开始溃退

    可在城墙前调头是需要时间的,还没等他们调转头,又一轮排枪声起,然后又是一轮……

    暂时失去了目标的火枪兵疑惑地站住脚了,吴争也是

    回头望向城头,吴争有种想骂人的冲动

    其实,在吴争抽刀令火枪兵冲锋的时候,清军已经不多了,不超过三百人

    只是因为距离太过接近,吴争又没有登高,视线受阻,根本看不清骑兵身后还有多少人

    清军也确实剽悍,千骑阵亡至不足三百,依旧在拼命地前冲

    或许也是因为火枪兵阵列近在咫尺,让他们心中有了希望——冲过去,杀死他们

    可城墙上外籍兵的排枪,彻底击碎了他们心中的幻想,于是崩溃

    幸存的清军骑兵,了了十数人,奇怪地是他们已经不再策马奔逃,也不送死冲锋,他们从马上滑落下来,匍匐在地上,失声嚎哭起来

    那声音之悲怆,让明军士兵无不恻然

    到时候奇怪的是,明军士兵没有一人向他们挥刀,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望着满地的尸体残肢,吴争高兴不起来,他在拼命地扒拉着战场上的尸体,夏完淳呢?

    吴争此时想哭,曾经在第一次见到夏完淳时,吴争就想让这个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少年能活下去,活到乱世结束之后,可……现在,他却被自己葬送在城门外百步

    “找~~~~!”吴争失声大吼道

    一千多火枪兵如同无头苍蝇般翻着每一处尸体堆

    吴争的心慢慢地冷了,他抽出腰间的刀,然后冲着那些匍匐在地上嚎哭的清兵们走去

    而这时,一声欢呼声响起,“找到了,临安伯还活着!”

    吴争顿住了脚,“咣当”一声扔下了手中的刀,慢慢坐倒在地,呵呵笑了起来

    可眼中有泪水,不可遏止地滚落

    夏完淳命大,没有死

    可伤得不轻

    他在接敌的那一刻,被撞飞了

    然后不断地有人倒在他的身上,压着他,反倒让他避免了再次受到踩踏和伤害

    “官爷,此人身子看似完好,可观其五官出血,必是内腑伤得不轻,想保命,怕是得静养数月了”

    看着昏迷不醒的夏完淳,吴争对城里找来的郎中,沉声道:“救活他,重赏他死了,你全家陪葬!”

    ……城外那十几个幸存的清兵死了

    不是明军所杀,而是自杀

    这反倒让明军士兵有了恻隐之心,竟替他们单独收拢在一处,挖了个坑埋了

    吴争有些光火,不杀他们,不是吴争想要放过他们,而是当时听闻夏完淳还活着,心情激动罢了

    看到百来号明军士兵在安葬那十几个清军,吴争冲上前去,抬脚就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