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十七章 以攻代守,打清军一个反击
    虽然新兵依旧散乱,士气不振,可吴争看到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他们的行军速度,超过了自己的预期

    松江府到镇江府,两天两夜,这个速度对于一支杂牌军而言,那就是个奇迹

    当然,吴争知道,方国安是下了死命令的

    此时吴争手中的兵力,终于上升到了五千多人

    从杭州府赶来的援军,还在路上

    吴争却不愿意等了

    战局瞬息万变,他所担忧的不是江北清军,而是徐州那八万清军

    虽说判断这八万清军的目标不在于江南,可谁能保证万一鞑子见战局不稳,突发奇想,令八万大军南下了呢?

    这八万清军对于这个新兴的庆泰朝,那就是灭顶之灾

    就算亡国谈不上,可说两败俱伤,那还是吴争托大了的

    这个结果,不是朝廷和自己能承载的

    很可能一撅不振,无疾而终

    财力和人心,不可能再给庆泰朝又一次崛起的机会

    清廷也不可能再容忍卧榻之旁,有他人酣睡

    所以,吴争不再等了

    他要反击!

    只有以攻代守,打清军一个反击,才能阻止镇江清军继续向周边扩散

    从而为从杭州府赶来的明军援兵,争取到部署总攻的时间和有利态势

    吴争的目标,定在了丹徒

    原因很简单,丹徒城破败不堪,清军可以轻易攻入,为何明军不能轻易攻破?

    柿子得挑软得捏,吴争认为丹徒清军就是待捏的“软柿子”

    可卧床不起的夏完淳知道,吴争这是在替他擦屁股,丹徒的丢失,让吴争失去了十六门得来不易的大口径火炮,落入清军手中,假以时日,炮弹就会落在明军自己的头上

    只有打回去、夺回来,哪怕是就地摧毁,那也比落入清军手里强

    夏完淳只是担心地问道:“吴争,若是清军将火炮重新部署到南城,我军仅五千多人,怕是攻不下丹徒吧?”

    吴争拍拍夏完淳露在被子外的手背道:“安心养伤,这事我自有分寸”

    夏完淳一把反手抓住吴争的手道:“这可不是小事,如今丹徒周边的水域皆被清军控制,清军可以随时增援丹徒,一旦战斗陷入僵持,我军就会被清军包抄合围……要不,再等等,等杭州府援军到来,再反攻也不迟”

    见夏完淳担心,吴争安抚道:“其实没那么严重,一来我军火炮当初都部署在城北,炮口对准江上,清军虽说得到了这些火炮,可距今才两天时间,想来重新部署到南城,时间不够再则,我更担心的是,清军会将这些火炮运回江北,如果部署在北岸江防,那对我军水师的压制就会更大所以,我必须抢时间赶在清军还没反应过来时,拿下丹徒”

    夏完淳觉得有道理,可他还是很内疚,哽咽道:“如果不是我骄狂大意,丹徒不会失守,七千多将士啊……!”

    “不你的失误,只是将丹徒失守的时间提前了清军同时全力进攻镇江、丹徒,不惜代价,说明他们志在必得这说起来,还是我大意了,小看了洪承畴的谋略”吴争安抚道,“我们都是平常人,不是圣人神仙,犯错在所难免,重要的是吸取教训,而不是自怨自艾,好好养伤,这败军之辱,哪里丢的颜面,就往哪找回来”

    夏完淳被吴争的话安慰地眉头舒展开来,他应道:“你说得对,哪里丢的颜面,就往哪找回来!”

    ……

    这一天的时间,发生了太多的变故

    有道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吴争以数万人命换来的镇江府,短短一天间就丢了镇江城、丹徒城

    此时唯有丹阳小城在吴争的掌控之中

    而这时,吴争竟率全军离开丹阳,直扑丹徒

    这是赌徒心性,与前世的吴琤一脉相承

    城中仅有卧订养伤的夏完淳和数百伤兵,保护他们的就是那支外籍兵火枪兵

    不得不说,这支外籍兵算是帮了吴争很大的忙了

    所以,吴争不吝开出了许多空头支票,答应重赏他们,来换取他们继续待地战斗的前沿

    从这些部署可以看出,吴外已经乱了,心乱!

    其实吴争不需要这么急,毕竟这是场大战,双方投入的兵力,加起来已经超过十万之众

    不是一场几千人的遭遇战,说打就打

    兵力的调动和后勤补给,那绝对不是说调就能调的

    清军如此,明军亦如此

    不过有一点,还是有些不一样的,这场大战,从本质上不是两军对垒

    而是数个战场的叠加才形成了如此规模的大战

    不管洪承畴,还是吴争,他们虽是各打各的,但无形之中,决胜之地,还是在丹徒,这不得不说,丹徒位置的重要性了

    不是说镇江城不重要,而是谁得丹徒,镇江城就是谁的

    所以,吴争确实是急了些,他可以再等一天,或许杭州府援兵就能赶到了

    ……

    谭泰,听名字极象汉人,可人家是真正的旗人

    他全名舒穆禄?谭泰,满洲正黄旗人

    时任满清征南大将军,今日进攻丹徒的真正指挥者就是他

    谭泰党附摄政王王多尔衮,按理说,他不该如此听从洪承畴的指挥才对

    可这就是谭泰与吴三桂的区别所在了

    吴三桂是降臣,他想要的是自己的利益,不管是清还是明,对他而言没有直接的利益关联,简单地说,有奶便是娘,仅此而已!

    可谭泰不同,虽说与洪承畴极不对付呃……这不对付,并非虚言,皇太极崇德六年,鞑子兵围锦州,谭泰将四百人自小凌河直抵海滨,绝明兵归路与时任大明总督洪承畴兵战,大败之,由此功授世职二等参将

    也就是说,洪承畴是被谭泰俘虏之后,才降得清

    可现在,降臣洪承畴的官位已超过谭泰,谭泰还得听从洪承畴的命令,可谓世事无常

    所以,如果此时易地而处,将谭泰换作是吴三桂,那吴三桂铁定得阳奉阴违,私下刁难,给洪承畴穿双小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