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二十三章 攻江都
    其实在吴争停止炮击这半个时辰里,廖仲平部已经对西城墙发起了强攻,且明军已经迅速突破了一段不短的城墙

    只是清军的抗拒也非常顽强,一时无法扩大战果

    而这半个时辰,当东城清军得知西城遭受明军进攻,紧急之下,调动兵力增援西城,正好被孙嘉绩看出了异状

    吴争反应及时,立即下令开炮

    这炮声不仅给了廖仲平信心,更增添了攻城明军的士气,反之,清军士气大降

    清军对火炮的痴迷,远在明军之上

    从宁远大战之后,清廷对火炮的研发投入远甚明朝

    当然结果也很清楚,明亡之前,盘踞关外的清军已经拥有了八十多门自制改良的红衣(清人忌讳夷字)大炮,其射程可达十里之外

    只要想想,孔有德带着三千多匹战马、二十多门红衣大炮、三百多门西洋炮投降了满清,就能换来皇太极的三十里出迎,清廷对火炮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而明廷在这十多年里却是因财政窘迫、对火炮的战略认识不足,一方面去仿制西欧速射炮,一方面也没有财力去研制更强大的红夷大炮,造成了火炮技术的停滞不前

    此时明军装备的,还是当年宁远大战时的铁火统(射程三里左右,还时常爆膛)、仿制的红夷大炮(十几年前的,射程七八里)

    这么一比较,优劣就很明显了,清军可以在距离十里地对明军进行攻击,而明军只能挨打

    最关键的是,明末之时,明军一直处于战略防守,修建要隘,重修明长城,火炮被固定,反观清军是攻方,他们有着选择战场的主动权,这是明末明军一直败多胜少、仅消灭百名鞑子就可封爵的主要原因

    可此时,清军再次听到东城传来的隆隆火炮声,知道西城的战斗还在持续,这说明,西城守军已经很难有效来增援自己,士气怎能不降?

    此消彼涨,清军开始后退,西城墙被明军攻占的区域越来越多

    量变引发质变,半个时辰不到,西城彻底落入廖仲平手中

    宜将剩勇追余寇!

    廖仲平下达了追击命令,数千明军对东逃的清军发起了追击

    东城清军的溃败也不比西城晚多少

    明军的再次进攻,打乱了清军的部防

    已经抽调的一部分清兵只能迅速返回,加上城门被火炮再次洞穿,其中的混乱可想而知

    而吴争这次毅然下达了总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

    这六个字被将士心领神会

    这么好的良机,就算是个大头兵,也知道利害关系

    当明军如潮水般涌向城门时,清军溃退了

    就象赶鸭子一般,东、西两路明军将清军赶向城中心,然后使劲挤压

    随着两路清军在城中会合到一处,清军不约而同地选择向南门突围

    因为他们心里,还忌惮着北城宋安那支骑兵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这个选择,彻底葬送了这支清军

    其实战斗的时间不长,这支清军折损也未过半,向南门突围的清军尚有四、五千人之众

    当廖仲平在城中霍然见到吴争的那一刻,这个老实人淌下了眼泪

    他单膝下跪见礼道:“上天护佑,镇国公安好!”

    吴争惊愕,直到看见廖仲平之前,他一直认为统帅这支明军的是宋安

    可看见廖仲平,吴争不得不问,“为何宋安不在?”

    廖仲平答道:“宋副指挥使,早于末将半日就率骑兵出城,末将也在奇怪为何至镇江西城,都不见他的踪影”

    吴争脸色凝重起来,他不担忧宋安会背叛自己,而是担心宋安及那支骑兵的安危

    可现在不是纠结的时候,清军向南突围,势必会危害到丹阳安然,那儿可是在算空城计,只有数百伤兵和卧床养伤的夏完淳

    吴争立即下令,“烦劳廖将军率己部追击溃敌,务必不能让他们攻击丹阳”

    “喏!”

    ……

    江都城中,洪承畴还在调兵遣将

    他在等待徐州八万清军的到来

    在他看来,时间来得及

    从徐州出发,快则两天,迟则三天,拥军一到,就可以泰山压顶之势,荡平江南

    自己要做的,就是令江北清军守护已到手的果实

    这应该不是难事,明军在二万大军折损在仪真之后,在应天府至镇江府,已经没有多少可机动的兵力了

    而清军依旧还有五万之众,占据镇江城,固守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此时洪承畴的精力,还在于那支突入江北,营救仪真明军残部的水师上

    据报,他们已经迫近江都不足五十里了

    洪承畴得知之后,心中虽然震撼,但并不惧

    江都城也是重镇,城中尚有六千守军,固守自然是不成问题的

    洪承畴有这个自信,特别是取得对城中清军控制权之后,就更自信了

    可他忘记了,他现在面对的,不再是他记忆中的明军

    而是一支虎狼,想劫掠江都的虎狼之师

    其中,还有一个欲为仪真二万英灵复仇的钱肃典

    一万水师,在江都城外一分为二,王一林自率一部,将另一部指挥权交给了钱肃典

    两路大军,一西一南,如两道洪流涌向江都

    这场仗是此战役中,最持久的战斗了,打了整整两天一夜

    无论是明军还是清军,都拼出了血性,双方士兵在两面城墙上,向对方展示着自己的武勇

    不得不说,此时的八旗军战力确实强大

    面对着人数占优的一万明军,他们没有一丝露怯

    当然,这支明军是水师,而且清军占据着城防优势

    但战斗没有人会去纠结这些,胜就是胜,败就是败

    如果不是撤出镇江的那三千清军传来镇江城失守的消息,或许此战还不可能立即结束,洪承畴也打出了血性,他虽然没有直接参战(让他参战,那是不可能的),但还是不顾矢石,站在南门城楼激励守军

    洪承畴很明白,江都一失,那么扬州危矣

    真到了那个时候,恐怕自己无颜再回去见小皇帝福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