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三十六章 钱相可是你亲哥
    正因为如此,当钱肃典看到侄儿送来的消息

    得知京城有变,他的第一反应,那就是自己必须回去

    去阻止、去劝说……去反抗!

    哪怕陪上自己的性命,能为天下明人点亮前进的方向,那也是值得的

    钱肃典想带将士们一起回去

    可将士们显然另有主张

    钱肃典清楚,将士的诉求,不能说错,只是所求不同

    既然如此,钱肃典也不再想强求,只是留下这数百人,那等于是让他们等死

    一旦大军撤退,留下的人必是闻风而来清军泄愤的目标

    数百人,怎么可能守得住?

    钱肃典思忖起来,渐渐有了主意

    ……

    有道是,军队是将帅手中的剑

    可一旦这剑有了它自己的思想,那一切就会——失控

    钱肃典、王一林都明白这个道理

    天寒有人送棉袄,肚饿就有人送馒头

    王一林此来的诉求,几乎与钱肃典心中的想法不谋而合

    但,还是有些不同的

    王一林想的是,让钱肃典来背这抗命不从的“黑锅”

    钱肃典要的是自己离开之后,让王一林来看顾这数百号人,给他们平安

    “钱大人为何定要独自返回?带上贵部不是正好吗?”王一林有些失望,钱肃典虽然没有拒绝他的要求,但钱肃典独自回京,就会让这“黑锅”失去了几分成色,万一钱肃典在京城胡说些什么,“黑锅”还会罩在自己头上,“若是钱大人真无意驻守江都,又就当王某没说起过这事,咱们一齐奉命回京便是”

    钱肃典原本不想与王一林说起京城剧变,可如今为了这数百号人,他顾不得了,“王大人可知京城变故?”

    “变故?”王一林惊讶地问道,“什么变故,我从未闻知有变故”

    “太子回朝了!”钱肃典叹息道

    “太子?哪朝太子?我朝有太子吗?”

    “前崇祯朝太子”

    “呃……”王一林瞪着两眼,他是真迷茫了,崇祯朝亡,太子下落不明,虽说之前就有南北太子案,可最后都判定是伪,且二人都死了,从崇祯朝到弘光朝再到庆泰朝,这太子就算是真,那还是太子吗?“朝廷打算如何安置这……太子?”

    “拥立为帝”

    王一林张大了嘴,诧异道:“这……这不荒唐吗?就算太子是真,可那也是前朝太子,虽说都是明臣,可这世间,还有拉出的屎,再吃回去的道理?”

    钱肃典愕然,他惊讶地看着王一林,还真小看了这鲁汉子,话糙理不糙,中间隔了两朝,说难听点,如果现在庆泰朝有皇帝,那就得追封前朝皇帝及太子,怎么可能拥立朱慈烺为帝?

    朝堂之上,那些个先达鸿儒们,难道会想不到,连眼前这鲁汉子都不如?

    看着钱肃典愕然的表情,王一林追问道:“我叔没有知会我啊,难道我叔不知?不对,这事须内阁同意,我叔忝为阁臣之一,又怎么不知……呃!”

    王一林瞬间明白过来,叔叔怕是也是知情的,不但知情,而且还是点了头的知情人

    利益!或为利或为名或为权

    王一林有些郁闷,他不明白,好好的庆泰朝,怎么非要迎上一尊菩萨压在自己的头上

    “钱大人,我就不明白了,这事……难道连吴争也同意?”

    钱肃典摇摇头道:“我不知道镇国公知不知情”

    “那你孤身回去,想做什么?”王一林惊悚起来,“莫非你想阻拦?”

    钱肃典看着王一林许久,缓缓点头

    “你疯了,这是……造反!”王一林失声惊呼起来,“你孤身一人,能成什么事……听我一句劝,这事不是你我能左右的,咱们领饷打仗,谁坐那位置,关咱们屁事?”

    王一林此时竟为钱肃典担忧、着急起来,这倒真是件怪事,都说再恶的人,都很难忍心去杀死一个被自己救过的人

    看来,这句话很适合王一林,王一林是真在为钱肃典担忧、着急,“钱相可是你亲哥,难道你还要与你亲兄长对着干?”

    钱肃典眼中闪过一丝痛苦,“朝闻道夕死可矣!”

    “呃……说明白些”王一林听不懂,抱怨道

    “我们打这一场仗,付出了二万多条人命,为了什么?”

    “杀鞑子,收复失地呗”

    “杀鞑子,收复失地之后呢?”

    “呃……迁都顺天府呗”

    “迁都顺天府之后呢?”

    “……受朝廷封赏,过舒坦日子呗”

    “可如果还是那样君、那样的朝廷,依旧政令腐败、官员贪渎、党争连连……你能过上舒坦日子?”

    “那……那……那就换明君、明臣”

    “你说对了”钱肃典静静地看着王一林,“时任监国是明君吗?”

    “是……是吧?”

    “前太子是明君吗?”

    “是……是吧?”

    “那不知道是否认是明君,朝堂重臣就欲拥立为帝,为何?”

    “自然是明室血脉”

    “是啊”钱肃典轻叹道,“就因为太子是明室,生来就该是皇帝人选可吴争说,这天下是所有汉人的天下,大明是汉人之大明……”

    “呃……这小子经常胡说”王一林讪讪道,“可这话听得真觉得让人顺气”

    “顺气?”钱肃典愕然地看着王一林,“华夏数千年,多少姓氏的皇帝,谁为正朔?难道你不觉得,他的话在理吗?”

    “就算在理,可以你我的身份,怕是也做不了什么”

    “可我们能为自己选一个明主”

    王一林惊愕了,他呆呆地看着钱肃典,呐呐道:“疯了……你一定是疯魔了”

    钱肃典没有辩驳,拱手长揖道:“看在此战同命之情份上,望王大人善待这数百将士,他们是功臣”

    “呃……你……你真要行此谋逆之事?”王一林是真不明白了,“你……那你该带上他们一起回去才对”

    “钱某原本确实想带上他们”钱肃典叹息道,“可转念一想,,这一去……死中无生,没得再累及他们……还有他们在京的家小,他们流得血够多了,他们有功于天下,自然应该好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