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 明社
    夏完淳哪猜得到吴争此时心中所想,一个劲地推销着他的论调,“延揽天下同道之人,结社、壮大,不分种族,不论先后,只要为大明尽忠者,皆我国人……如此,天下可定、天下可安、大业可成!”

    吴争郁闷地道:“也罢,算我一个”

    夏完淳一怔,道:“你不觉得有眼看着播下种子开始发芽……欣喜若狂的喜悦吗?”

    “我只想静静”吴争有些沮丧,他回不过劲来,多好的扬名立万儿的机会,被这小子抢了

    “可党魅非你莫属啊?”

    “啥?”吴争以为自己听错了,“我做党魁?”

    “当然,这想法是你提出的,我等只是朝廷了补缺”夏完淳奇怪地看着吴争,“况且你是惠宗后裔,明社党魁怎可能不是明室中人?”

    吴争闻听心中大怒,去他x的惠宗后裔

    见吴争的反应无出乎了三人之前的预料,张煌言赶紧道:“吴争,这是好事天下士人、学子各有门第、学派,唯有此事,可将天下文人聚集起来,共襄盛举你若出任明社党魁,则明社便有了大义,此事,非同小可!”

    “能改名吗?”吴争抬头,满眼的幽怨

    张国维三人面面相觑,夏完淳急道:“明社,我起的,多好?”

    张煌言道:“你想改成啥,说来听听,议议也可”

    吴争苦笑道:“张社、李社……哪怕是复兴社,什么都行,为何非要叫明社呢?”

    “荒唐!”三人异口同声地反对道,“重建大明,不叫明社怎么行?这事就这么定了!”

    “你们不是说我才是党魁吗?”吴争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你是党魁没错,但此事例外!”张煌言毫不客气地驳回了吴争的抗议

    “噢……”吴争发出一声悲鸣

    有道是,君以此始,必以此终

    果然是一报还一报,天道轮回啊

    一个谎言,就得用无数的谎言去掩盖

    天啊……

    吴争最终,没有接受明社党魁的位置

    这快成了他的心病

    吴争知道,这明社的未来必定是光明、灿烂的,它有着先天的优势和大义,足以将天下所有文人、精英团结在一面旗下,因为这些人有着同一个烙印,他们是明人

    最重要的是,它打破了原有“明人”的桎梏,它将成为一头吞噬天下的巨大神兽

    可吴争在担忧,他不想身世之谜,真相大白之时,被无数愤怒的社员赶下台,甚至……撕碎

    吴争在怕,确实是怕

    他更怕的是,一旦自己身世大白于天下,这个丑闻将毁灭明社,吴争……不忍心

    与其到时无力挽回,不如现在断然回绝

    吴争提名夏完淳为明社党魁,吴争的理由很简单,北方清军虎视眈眈,自己的首要任务就是强军,没有强大的军事实力,一切文明都是如昙花一现

    这个理由,没有人能够反驳

    而吴争其实是,想偷懒

    明社的事务繁琐,特别是与那些满口子曰孟曰的读书人交往,在吴争看来人不可承负之重

    吴争更喜欢与那些大字不识一箩筐的莽汉们在一起,来得更简单和纯粹

    没有人天生喜欢勾心斗角,太累,老得快

    夏完淳之后就离开了,从淳安去太平府,不过一日路程,他此去要做的,只有一样,辞官

    与丹阳驻囤的方国安部汇合之后,大军人数已经扩大到二万多人

    一路浩浩荡荡,直奔杭州府而去

    ……

    明社西湖第一次会议,出席人员仅九人,夏完淳、吴争、张国维、张煌言、钱肃典、钱翘恭、马士英、宋安、莫执念

    此次会议,确定了明社的宗旨,纲领,组成、活动方式,及明社内部的规章制度

    同时议定了第一个三年计划

    出乎意料的是,这第一个计划竟是……振兴经济、提高民生

    吴争在此次会议中,仅仅是个听众

    他被推举为明社参议,相当于“名誉顾问”,顾问顾问,可顾可问,也可不顾不问

    其实参议这词,并非是泊来品,自古有之,出处已经无从考究,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隋唐时就存在,特别是唐朝,参知政事,已经是常设官职、屡见不鲜

    吴争没有对这次会议进行任何提议和引导,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他的能力可以引导得了了

    方年满十七岁的夏完淳,由此正式走上了大明政治舞台

    ……

    杭州城,其实是由北仁和、南钱塘两县合并而成

    原布政司署,就设在两县的交界处,是整个杭州城的中心点

    西面是杭州府衙门,东面是织造府衙,北面是北司、按察司和演武场,南面是都察院和总兵府

    如今,布政司衙门正式被吴争征用,改成了大将军府

    这事儿,吴争做得确实有些无赖

    他的大将军衔那是庆泰朝长平公主朱媺娖监国时受封的

    这大将军在明朝,不是个常设官职,常设将军一般都是有封号的,譬如从一品宣威将军、建威将军,乃至五品武德、武节将军

    大将军官职,是为了大战之时,方便节制天下兵马,统一调动指挥所设,是个临时官职就象是在唐朝,战时设行军总管和行军大总管一样,战时设置,和平时就撤消

    况且,如今朱慈烺登基为帝,吴争这大将军职,自然早已成过眼烟云了

    可吴争却无赖地将布政司署,改成了大将军府,着实有些无赖

    这倒不是吴争有官瘾,真要有官瘾,那也不会拒绝吴王爵了

    事实上,吴争也无奈

    三府之地,以何名目去统辖?

    吴争总不能顶一个巡抚名头吧?

    可镇国公是个勋爵,不是官职,吴争又一直领兵打仗,身上没有别的官职,很显然,朱慈烺给吴争挖了个大坑

    名不正则言不顺,吴争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继续“霸占”大将军这个军职,来统辖三府文武

    于是,倒象成了后世军政府了

    吴争心里也确实有这个打算,因为这个时候“军政”,要远比“训政”来得更有效率

    因为,吴争本身,对这个世界来说,堪称,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