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清理
    此时的杭州府,万事待兴

    可吴争到杭州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孙嘉绩去绍兴府,他需要处置宁波府得而复失的责任人总兵金声桓、副总兵王得仁

    其实不得不承认,陈子龙与洪承畴三下五除二的签署停战,也给吴争喘了口气

    这个时候,吴争才得到绍兴府禀报,原来征讨福建、广东的多铎所部清军,前锋已经回师

    这就解释了孙嘉绩之前说起,在浙东清军已经不存在成建制军队的情况下,宁波府突然遭到不下二万清军进攻的疑问

    这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清军兵锋已至余姚境内,沥海驻军与清军前锋已经有了几次试探性的交战

    如果不是停战签署,怕是清军会大举北上,虽然沥海有驻军一万多人,可南北两面作战,势必会造成吴争极大的被动

    好在,现在一切都停下来了,已经进入余姚界的清军主动退回了宁波府,这让沥海陈胜松了口气

    此时见吴争到来,陈胜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

    “大人若再不来,属下可就只能派兵缴了这二部的械了”

    “发生什么事?”

    “金声桓、王得仁率部溃退到绍兴府,时有龌龊发生,属下担心清军趁势来犯,便将二人残部囤于下管一带,交由平岗山沈致远部监视可这些天,二人依旧龌龊不断,时有械斗发生好在停战了,清军撤回了宁波府,否则,属下只能缴了他们的械,以防后院起火”

    吴争点点头道,“这二人确实是桩麻烦,王得仁能为白旺复仇,还算小识忠义,且降明也是主动的,可金声桓不同,他匪性太浓,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我此来,就是要想个法子一劳永逸,彻底解决这二人的麻烦”

    “大人是想……剿灭二部?”

    吴争摇摇头道:“还不能确定,待我过去一趟,再作打算吧”

    陈胜劝阻道:“大人怕是不知道,这二部乱成什么样了,还是派人传二人前来,稳妥些”

    吴争想了想,也对,于是让陈胜派人去传话,召二人前来会面,“顺便把沈致远也叫来吧”

    吴争补充了一句,他有些想念这小子了

    陈胜随后带着吴争视察起了沥海防务,“大人,听闻太子登基,属下还以为……”

    “还以为我会率军进京,谋朝篡位?”吴争似笑非笑地问道,“到时你也能混个从龙之功?想得美!”

    陈胜尴尬地讪笑道:“属下没这意思”

    “哦?这么说,你是庆幸我没有造反?”吴争嘿嘿笑道,“没想到啊,你还是明室忠臣?”

    陈胜急道:“大人误会属下了,从嘉兴官道时起,属下就发誓一心追随大人,不管大人如何选择,陈胜必追随大人,死而无悔”

    吴争呵呵大笑道:“看把你急的,怎么,还开不得玩笑了,什么死啊死的,你放心,日子还长着哪”

    陈胜疑惑地问道:“可大人离开京城,无疑于自我放逐,远离权力中心,怕是……”

    吴争指着江面道:“可有福建方向的消息?”

    陈胜意识到吴争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应道:“尚未有消息传来,不过,既然敌酋多铎已经挥师北上,怕是南边战事已经平息,那三朝不会有好消息传来”

    吴争眼神有些忧郁,他不是在担心那三个皇帝,他们死活吴争懒得理会,宗室多了去了,死几个关自己屁事

    吴争担心的是张名振,这是个吴争心中水师将领的好人选,兴国公王之仁已经疏离,吴争急需要一个水师统帅,来完成自己组建新水师的梦想

    吴争看着江面,口中呐呐道,“候服啊候服,你可不能死啊”

    ……

    金声桓与王得仁的龌龊,其实源自于意气之争

    说起来,二人没降之前,虽说不是肝胆相照,但说关系融洽,也没什么不对

    而且金声桓非常认可王得仁的作战才能

    可王得仁在平岗山的擅自降清,让金声桓彻底失去了战场主动权,最后被逼投降

    这是金声桓怨恨王得仁的理由之一

    其二,做为王得仁的上官,王得仁降也就罢了,可赶在金声桓之前降,那就有了问题

    谁大谁小,谁高谁低?

    王得仁降于明军危如累卵、险情重重之时,可比雪中送炭

    也金声桓降时,战局已经明朗,最多只能称锦上添花

    这一比较,便是云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

    而吴争采纳张国维的建议,以王得仁为主将,金声桓副之,兵发宁波府

    用意也是在于让这二人相互监督,不穿同一条裤子

    往日的下属一转眼成了顶头上司,这种落差,任何人都心里有个疙瘩,无法解开

    王得仁本是下属,自然也就在心中防备着金声桓

    这是人性,无可厚非

    战事顺利,那也就没有什么可争执的

    可南面大批清军的反扑,让二人之间的裂隙瞬间崩开

    这一前一后的溃退,大量嫡系心腹的伤亡,裂隙已经不再是裂隙,而变成了仇恨

    十余日来,双方十几人的火拼,时有发生

    火拼原由已经不重要了,下狠手才是唯一目的

    而今日早晨,一根隐埋已久的导火索被点燃了

    金声桓没降时,曾经纵兵劫掠绍兴府各县,尤以绍兴城为最

    所劫财物,又因归降而得到了吴争的允准,落入了他的腰包

    如今,绍兴府已经彻底被明军控制,绍兴府百姓中有胆子大的,就开始了清算的心思

    只是因为绍兴府刚刚平定,各县原有的县衙官员,都因曾事敌而忐忑不安,哪有心思去管这些闲事?

    他们温言安抚,推说等朝廷正式任命之后,再为民作主

    愤怒无法宣泄的百姓,在当地有名望的乡绅带领下,向金声桓、王得仁所驻营地集结

    绍兴府虽说有八县,可地域上基本都是以绍兴府为中心,三面分布

    一旦听闻,响应者众

    短短半日内,四面八方聚集起来的百姓,超过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