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六十一章 沈致远的战前动员词
    当百姓云集起来涌向营地时,金声桓、王得仁两伙人正在理论之前的小火拼,是谁的不是

    听闻百姓“暴乱”,金声桓凶相毕露,他下令平乱

    金声桓嫡系皆出身盗匪,他们的凶残本性,让他们对百姓动刀,毫无障碍

    顷刻之间,死伤百姓数十人,百姓哪受得了这,立马一哄而散,各自奔逃

    如果金声桓天良未泯,此时罢手,倒也能说得过去,毕竟是百姓聚众闹事,先冲击的军营

    可他确下令追击

    狠吧?

    让一群豺狼去追击捕杀手无寸铁的百姓,后果如何,不言自明

    而这时,王得仁出手了

    王得仁匪号“王杂毛”,自然也不是什么好鸟,追随李自成、白旺时,手上血也没少沾,没降之前与金声桓镇守绍兴府,也没少打劫富商、百姓

    但这时,他却下令所部阻击金声桓部,保护奔逃百姓了

    这不是他因良心而反对金声桓,而仅仅是为反对而反对

    既然金声桓选择了杀,那他就选择反杀

    两支残部,顷刻之间在营地内外大打出手

    其声势绝对不亚于两军交战,便是你死我活!

    如受惊小兔的乡绅百姓,逃出数里地,见后面没有人追来,惊魂初定之后,遂派人分两个方向去报信,一路往沥海,一路往平岗山

    平岗山,从朝廷北归之后,山寨中已经没有多少兵力了

    它还继续存在的意义在于,那里已经被修筑成一个军事要塞,舍弃确实可惜

    至少在绍兴府周边还没有抵定之时,平岗山寨还有存在的必要性

    此时在平岗山寨的主官,就是吴争的发小,日日悲叹被吴争遗忘的沈致远

    少年人,血气方刚,特别是江南一带深受戚继光抗倭影响,但凡少年都有“若个书生万户侯”的梦想

    可沈致远认为,最悲凉凄苦的莫过于,有着副千户之职,却只能领千人无所事事,困守山寨

    人闲得全身发痒,刀闲得生锈

    就算是个孬兵,此时也在想着换种日子过过

    机会来了

    当受害百姓前来报信时,沈致远立马集结军队,兵发下管

    吴争当时掩护朝廷北归时,带走了山寨中几乎所有的骑兵

    但还是留下了一些,为得是平岗山寨偏远,需要是沥海保持消息畅通

    而现在,沈致远集结的就是这三十六轻骑

    “血洒疆场、马革裹尸,富贵险中求!”这是沈致远在出发前的动员词

    古有唐将席君买以百骑破胡兵上万

    今日明将沈致远三十六骑平乱绝不諻让古人寸许

    沈致远有勇,有谋

    他明白三十六骑想平乱很难,于是他打出了“吴”字将旗

    整个江南,能打出吴字旗的只有一家,那就是镇国公吴争

    狐假虎威、兵不厌诈

    当沈致远三十六骑抵达乱军营地前时,乱军一部分被王得仁部牵制在营地周边,还有一部分散落在营地数里方圆

    乱军骤见骑兵来袭,可抬头见到的是“吴”字将旗,这下意识中,还没有回过神来

    因为他们这次并不是反吴争、反朝廷,在他们心中,这也是一场“正义的平乱”,而且是奉金声桓将令行事

    正是这一迟疑,给了三十六骑迅速突破的时间

    当骑兵挥刀枭去数十级时,乱兵方才如梦初醒,可这时,反抗就显得力不从心了

    三次贯穿,伏尸百具,乱军纷纷逃窜或弃械投降

    于是沈致远率军趁势突入营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开了金声桓的亲兵营,将刀架在了金声桓的颈上

    这还不算,沈致远转而硬生生地将王得仁缴了械

    这场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仅仅一柱香的时间

    营地内外二部士兵尚未结束火拼之时,沈致远三十六骑,已经制住了两个主将

    可谓够狠、够准、够大胆

    金声桓不服

    王得仁更不服

    不说别的,沈致远只是一个副千户,他们却是吴争所授总兵、副总兵官

    这就有些象一个副团长带兵抓了师长、副师长那般荒谬

    沈致远原本只是想平乱,趁机立下军功,脱离这个除了母兽之外,再无异性的山沟沟

    可金声桓的反应与王得仁截然不同

    王得仁自恃今日无过错,他坦然面对沈致远,心觉得就算将事闹到镇国公面前,自己也不会吃瓜落

    金声桓却想到的是,如果吴争借此事废黜了他的军权,那自己什么都完了

    人贵有自知之明,金声桓从“一斗粟”盗贼,投左良玉成为明军,再降清成为清军,继而在绍兴府再降明,堪比三姓家奴

    能活到现在,依靠的只有一个字“狠”,还有一支嫡系人马

    乱世之中,军队就是命,投到哪,都能安身立命

    于是,金声桓在沈致远收刀,下令“绑上”的一刹那,动手了

    金声桓作战经验丰富,他没有冲向沈致远,因为他知道,就算挟制住沈致远,一旁王得仁也绝不会为了一个副千户而放过他

    金声桓窜入军帐,见主将逃脱,金声桓亲兵纷纷反抗,追随金声桓遁入军帐的不下十人

    这可不是自己找死

    金声桓有着非常丰富的对敌作战经验,面对骑兵,他势单力寡,无法正面突破,那么遁入军帐,骑兵下意识中就无法做出有效反应,骑兵如果驱马闯入,那等于自找死路

    因为篷布会裹住骑兵的人和马,变成睁眼瞎

    而金声桓则不同,他只须用刀割开后面篷布,然后窜出,再召集散于营中的部下,用不了多时,就可集结起一支可与骑兵对抗的人马来

    这个逃生方案,确实可行

    但金声桓却忘记了,他所面对的不只是个普通的副千户

    沈致远是吴争发小,一起光着腚长大,还一起翘家去投奔吴争叔叔,只是沈致远不幸被他爹抓了回去罢了

    如果说现在还有下属敢忤逆吴争的话,沈致远定是其中一个,没有之一

    而且沈致远有着一个将军梦,他喜欢酣畅淋漓、推崇慷慨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