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 我们还能上岸吗?
    王得仁激动道:“镇国公英明”

    吴争微微蹩眉道:“可你毕竟活生生地在绍兴府,这受害百姓如何肯轻易罢手?”

    王得仁急道:“末将把那些货物退还便是”

    吴争呶呶嘴,赞道:“王将军果然是拿得起、放得下的畅快之人那就这么办吧”

    王得仁苦笑道:“种因得果罢了”

    吴争又蹩起眉来,王得仁心中一紧,问道:“国公爷还有什么忧虑,得仁愿为国公分忧”

    “虽说退还赃物给百姓,可你这名声在绍兴府算是烂大街了,之后如何带兵在绍兴府驻囤?”

    “那……那依国公之见呢?”

    “唔,绍兴府你是不能待了,得换个地方”

    王得仁眼睛一亮道:“那末将随国公爷去杭州府?”

    吴争一愣,这小子胃口挺大

    “王将军,杭州府与绍兴府仅一江之隔,且本公坐镇杭州府,你这一去,岂不是坏了本公的名声?”

    王得仁连忙道:“末将考虑不周,望国公爷恕罪”

    “咦,没什么罪不罪的”吴争摆摆手道,“只是将军的落脚地,确实让本公心中为难”

    王得仁紧张地看着吴争,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吴争突然一拍案台道:“有了”

    王得仁惊喜地看向吴争,“敢问国公,何处?”

    “舟山”

    王得仁眼睛一亮,舟山,好地方,自己一旦占据舟山,那等于就是个土皇帝

    可王得仁突然想到,这舟山不是有水师驻扎吗?

    “国公爷,舟山有王朝先王总兵在,敢问末将与王总兵可有隶属关系?”

    吴争“噢”了一声,一拍脑门道:“瞧瞧,瞧瞧,这些日子事多,忙坏了”

    王得仁陪笑道:“国公位高权重,自然是日理万机的”

    吴争呵呵一声道:“王将军去的不是舟山”

    “那是何处?”

    “舟山东北方向的几处小岛”

    这话直接将王得仁之前流出的冷汗倒逼了回去

    王得仁气愤起来,道:“敢问镇国公,派末将前往驻囤几座小岛,何意?若是流放,末将还不如在此,甘受国公屠戮便是”

    “咦,王将军这是什么话?本公若是有意害你,需要兜圈费这么大劲吗?”

    吴争的脸色慢慢沉下来

    这话没错,王得仁想得通,如今吴色即是空是案砧,王得仁是鱼肉,想杀王得仁,只须吴争一声令下,由头现成的,将王得仁指认成金声桓同党便是

    简单快捷有效率,何须废这么多话,浪费这么长时间饶舌?

    于是王得仁立马软下语气,陪笑道:“请国公爷指教”

    “没什么可指教的,因为你们比我懂”吴争漠然说道

    王得仁茫然问道:“末将的任务是什么?”

    “做回你们的老本行”

    吴争的话带着一丝阴冷,在王得仁听来,有种不寒而栗的味道

    “国公,你这是要……?”

    “对你想得没错”吴争终究没有让王得仁把话说出来,他轻叹道,“朝廷收回了三府赋税权,本公需要钱养兵,需要很多可本公不好意思向家乡父老索要,人嘛,总得顾及些颜面,虽说这颜面值不了几个钱,向那些国内外商人借点,总还容易些”

    王得仁震惊了,他呆呆地看着吴争,脑海里蹦出的只有四个字——拥兵养寇

    吴争道:“一个月后,本公会宣布你部反叛舟山水师会对你部发起围剿,但你不用担心,这一切就是一次次演习但本公会中断一切与你的联络,也就是说,你在任何人眼中,就是一个海盗头子你要做的,就是对去往北方的商船船队下手,当然,在开始之时,也可以对驶往应天府,甚至驶往杭州府的船队下手,但不要出人命,特别是国人,这是底限”

    王得仁终于清醒过来,他沉闷地问道:“这事……恕末将不能从命国公知道,这事一做,末将从此就上不了岸了就算不为自己考虑,我总得为麾下将士考虑吧?”

    吴争点点头道,“本公不逼你,你不想干,可以不干我替你想好了另一条路,你去应天府,本公保举你在朝廷一个俸禄优厚的闲差,你可以富足地过安乐日子但有一点,军队必须得留下”

    王得仁迟疑了很久,他明白吴争话中的意思,更明白话背后的意思,闲差?或许可能,但自己绝对活不了多久

    这种事,但凡泄露出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吴争会让自己安乐的活到寿终正寝?

    自己会在不知道的某一天,突然被一根鸡骨头噎死,也有可能被一辆飞驰的马车撞死

    王得仁的脑海里,幻想着无数个画面,都是自己会怎么死

    王得仁终于涌起了他已经埋藏心底深处多年的血气,不,准确地说,应该是匪气

    “国公爷吩咐,按理得仁应该照办,可事关一千多兄弟的后半生过活,有些事,还得说明白国公爷以为如何?”

    “讲”

    “我们……还能上岸吗?”

    吴争毫不犹豫地答道:“能早则三、五年,迟则十年,你们若还活着,便可上岸”

    “如何上岸?”

    “招安”

    王得仁的神色有些古怪,他明白了,这事吴争早已事先有了决定

    或许一切,都只是开始之前的预演

    自己一头撞上,恐怕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王得仁有些心悸,面前这少年人,真得只是少年人吗?

    吴争顾自在说,“其间,舟山水师会每隔一、二月,不间断地对你部进攻,有输有赢,当然,该是胜多败少但凡胜,自然有所缴获但凡败,自然会有补给”

    王得仁突然道:“镇国公或许从没有想过,真的会招安我部吧?三、五年之后,等到国公爷不再需要我等,我等就会变成为国公爷向天下商人平息愤怒的一颗弃子”

    吴争的目光闪动着,“在你眼里,本公的信誉就如此不堪?”

    王得仁冷冷道:“得仁能活到现在,依赖的不是别的,就是不轻信人这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