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七十一章 大将军令
    在吴争心里认为,父亲的反应甚至应该远胜于自己“数祖忘典”的事

    只听吴伯昌轻轻一叹,“天家无情,朱家历来如此”

    说到此处,吴伯昌回头看了一眼吴小妹,“小妹不要多心,惠宗往上,不在此列”

    吴争惊讶地呼了一声,“爹……”

    吴伯昌正容道:“我吴家祖训,子孙不得入朝为官……你可知道何意?”

    “请爹赐教”

    “那是因为吴家忠于的朱家皇帝,在百多年前,就没了惠宗之后,皇宫中再无吴家可效忠之人这百多年来的朱家皇帝,与吴家何干?若不是先人有严令不复仇、不反叛,或许还轮不到建州人南下”

    吴争大愕!

    宋安大愕!

    吴小妹大愕!

    看着三小目瞪口呆的表情,吴伯昌轻叹道:“百多年的恩仇,到小妹出生时便算是彻底化为烟云……可这不代表着我吴家子孙,要去为朱家后人效忠争儿啊,爹没有任何想要强迫你去做什么的意思,可今日朱棣后人,杀吴家后人、爹的孙子,此乃新仇,不在祖训之内,此仇不可不报!”

    吴争的嘴唇有些干涩,他在知道周思敏小产之后,不是没想过报复,可最后没动朱以海,不是他忠于明室

    唯一的原因,只是吴争知道,历史中,朱以海到死,都没有降清

    这一点,足够让吴争对朱以海举不起屠刀

    杀他,等于谋杀了自己的理念、自己的执着

    吴争迟疑道:“爹的意思,是杀了……朱以海?”

    吴伯昌却摇摇头,诧异道:“你不是说调查之后,朱以海致使思敏小产非有意为之,那他就罪不当死,为何杀?”

    “那爹的意思是……?”

    “爹说过了,不强迫你,这事你自己做主”吴伯昌斜一眼吴争,没好气地说道

    吴争无语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思敏的孩子没了,你得给你爹一个交待吧?”

    吴争抬头应道:“儿子……会每月前往京城,定能给吴家延续香火”

    吴伯昌大喝道:“胡闹!”

    吴争一愣,“爹是什么意思?”

    吴伯昌冷哼道:“思敏为质,也就罢了,难道你还要多送一个人质不成?”

    吴争恍然大悟,“可思敏总是儿子的妻子”

    “侧室”吴伯昌淡淡地纠正道,“别忘记了,她还有一个身份,国戚!”

    “那爹的意思是……?”

    “顺其自然吧”吴伯昌转变语气道,“莫老之前来过几次,说是他的闺女也大了,是时候出阁了……你怎么想的?”

    吴争再次恍然,得,父亲兜了这么大一圈子,根在这呢

    “爹怕是受了莫执念什么好处吧?”

    “放肆!你爹是那样的人吗,是那样的人吗?”吴伯昌喝道,“咳,莫老来访时,爹见过这女子,不错”

    吴小妹突然道:“爹爹,哥的正妻尚未过门,再娶偏室怕是不妥吧?”

    吴伯昌皱眉、回头,轻斥道:“女孩子家,这事还轮不到你说话”

    吴小妹冲吴争翻白眼

    吴争故作不见,没理会,“既然爹觉得不错,那就听爹的吧”

    吴伯昌满意地点点头道:“好,这事就这么定了”

    吴小妹一跺脚,气冲冲地跑出门去

    ……

    大将军府,下辖三司

    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与都指挥使司

    承宣布政使司主政,提刑按察使司主刑名,都指挥使司主军

    按明制,三司以上衙门是总督府或巡抚衙门,但此时吴争以大将军府取代了巡抚衙门,将三府之地纳入了一手掌控之下,几与军政府无异

    但这符合规制,大明对于羁糜之地、战争前沿,常以军府统辖一方

    只是吴争的大将军府,还是有些微妙的不同之处

    首先是大将军府直辖之下,有财政司这还不是个纯粹的官府衙门,其中有着民间的血统,与其说是衙门,更象是官商合办的一个组织但,它竟拥有独立的军队,称为税警,人数多达八百人,它的存在竟被官府默认

    其次,大将军府下辖松江府正在筹建的讲武堂,这所军校也拥有三千人的独立武装,不在都指挥使司的统辖之内

    最后,松江府一个拥有三百外籍工匠、近两千当地雇工的工坊,已经成形,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它的存在地位是超然的,直隶大将军府之下

    三个超常的机构,已经让人隐隐觉察出杭州府与应天府的不同之处,已经初显出吴争原本掩藏得很好的獠牙

    大将军府,议事堂

    今日正式颁布大将军令

    熊汝霖为左布政使,右布政使空置

    张煌言为按察使

    张国维为都指挥使

    莫执念为财政司长

    方国安为讲武堂督办

    陈守节为军工坊督办

    与此同时,吴争进行了第一次军事整编

    将麾下纷乱的各路军队,整编成四卫,分别为沥海卫、金山卫、杭州卫、严州卫,各卫编制为八千至一万人

    沥海卫都指挥使陈胜、副指挥使厉如海

    金山卫都指挥使鲁之域、副指挥使吴易

    严州卫都指挥使孙嘉绩、副指挥使池二憨

    杭州卫都指挥使钱肃典

    ……

    “吴争,你这是为何?”散会之后,钱翘恭如影随形,一路追着吴争直入内院书房“我可不是来杭州赋闲的,要是那样,我还不如待在京城呢!”

    吴争沉默着

    “吴争,还不会是因家父固执,迁怒于我吧?”

    吴争看着钱翘恭,依旧沉默

    “不对,你不是这样的人,对吧?”

    “……”

    “好吧,我猜想,杭州卫副指挥使之职,你一定是给我留的”钱翘恭肯定地自问自答道,“你少不了我……真的,你麾下真正懂打仗的不多……我替你训练了一支骑兵……你倒是说话呀,连池二憨都能成为副指挥使,你……你不能厚此薄彼啊……吴争,我可是你小舅子”钱翘恭是真急了,急得用妹妹来说事了

    吴争终于开口,道:“你去松江府讲武堂吧”

    钱翘恭一脸惊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