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八十七章 江南商会
    吴争点头道:“好,这事就拜托莫老了但我有个要求,不得勉强他们另外,过于贫苦者,还得进行资助”

    莫执念点头道:“那就按主公说的,一边募集善款,一边安置雇工,另一边引导百姓南下,如此三管齐下,定可解百姓困境”

    吴争满意地点头道:“我身边多亏有莫老啊”

    莫执念目光一闪,低头道:“主公之前让清儿转告老朽,筹办商会之事……如今老朽已经议定江南富商巨贾一百三十七家,有七十余家还在观望之中,另有……另有……”

    吴争有些诧异,无非极为难之事,莫执念很少在自己面前吞吞吐吐

    “这里就你我二人,有什么话不能说?”吴争皱眉道,“莫老应该清楚,我不是个以言获罪之人”

    莫执念偷偷看了一眼吴争,稍一犹豫,就咬牙道:“江北有些富商也想加入江南商会,请主公示下,收还是不收?”

    吴争一愕,想了想道:“鞑子?”

    “汉人、建州人皆有”

    “人多吗?”

    “到昨日为止,有三十余户”

    “经营些什么?”

    “米、盐、布、丝绸、茶叶、铁器等等皆有涉及”

    吴争微微一笑道:“莫老当真是至交满天下啊,连江北敌区,竟也有如此多的友人……唔,这可不是单纯的友人,那可是一只只钱袋子啊!”

    莫执念额头汗水渐渐渗出,他太了解吴争了,只要想到,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大小战斗数十次,吴争手下竟连一个鞑子俘虏都没有,莫执念心里就恶寒

    虽然不知道吴争究竟是少年气盛,还是另有缘故,但莫执念知道,这在吴争那,是个禁区,是条底线

    莫执念带着一丝颤音答道:“莫家世代行商,至今已有百多年了,生意上的往来,难免涉及各色人等,况且这些来往,也在建州人南下之前,皆已存在……还望主公见谅”

    “唔,没事,做生意嘛,你情我愿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没什么可指责的……咦,莫老很热吗?”

    “咳……这三伏天,确实……确实有些热”莫执念取出一块锦帕,胡乱地往额头上抹了一把,“主公若是不同意,老朽这就回绝了他们”

    “回绝?”吴争讶然道,“为何要回绝?人家可是真金白银地要入股,咱难道还要嫌钱太多烫手往外推不成?”

    莫执念有些惊愕,呆呆地看着吴争

    “银子本身并无罪恶,就看在谁手里、用在什么事上,我没那么狭隘不管江北汉商、胡商、清商,不管是汉人还是鞑子,送钱给我,多多益善,哈哈……况且,就算有一日,我军打过江去,也不可能杀尽所有鞑子,我虽然不留俘虏,但还不止于向妇孺挥刀”

    “主公的意思是……同意让江北入股商会?”莫执念心中的震惊难以言表

    “当然!日后的北伐,最缺的不是人,而是银子与其让这些银子入了清廷的腰包,不如让它流入咱们的口袋……张大口袋,只要有银子,皆可收”

    莫执念更加震惊,“主公,江南商会垄断各种官府禁榷物资,利润必定丰厚,勿容置疑,这才有了无数富商巨贾削尖了脑袋想入股商会,可利润终究是有限数的,分得人越多,分到每人手中,自然越稀薄……如今老朽手中二百多人,该够了”

    吴争古怪地看了一眼莫执念,“莫家世代经商,经商二字自然领悟得比我透彻可站的高度不同,看问题的方式也不同,能看到的景象自然也就不同了”

    莫执念低头躬身道:“还请主公指教”

    “指教算不上……该算是相互探讨吧”吴争指了指椅子,示意莫执念坐下说话,“商会的利润为何是个定数?”

    “劳力、土地、人口皆有限数,所产生的利润自然是有数的,将这些有限的货物,售向各地及外邦,一旦售罄,就得等到来年……”

    “不,不莫老误会了我的意思”吴争摇摇手,打断了莫执念,“我说的是,买卖之所以叫买卖,是因为除了卖,还有买,江南货物卖空,那还有从外地、国外购入的物资吧?”

    “是”莫执念道,“香料、宝石等奢侈之物,可毕竟买得起的豪富之家不多,且也有定数”

    吴争诧异地问道:“难道就不从南洋购入粮食、木材、铜铁等等之物?”

    “主公说得这些,有但数量不多,譬如香米、珍珠、紫檀等等,铜铁也有,可这些远不及我朝售出之物之十一”

    吴争是真的震惊了,“莫老的意思是说,出口远大于进口,贸易顺差达到十比一?”

    莫执念没有立即回答,他在口味着吴争话中的几个用词,然后答道:“是远在永历年间就已是如此,大明朝市面上流通的白银,几乎有六成以上皆是国外流入的”

    吴争张大了嘴巴,啊……啊……啊

    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啊,曾几何时,大明朝是如此的辉煌以至于白银与铜钱的兑换比例从宋朝一两兑八百至一千文,降到一两兑四百文,极限时仅三百六十文左右

    为何?无非是市面上流通白银太多,银价贱了

    为何白银多?无非是贸易顺差太大

    这种贸易顺差,在后世是不可想象的

    中华所产的丝绸、茶叶、瓷器等特产品占领了国外的所有市场,而他们却没有可以引起华人兴趣的特产涌入中华大地

    按这种比例,不用多,一百年,除中华之外的国度,将再无白银可流通

    而事实上,历史中清朝受八国联军的侵略,不完全是因为清末的腐朽,而是那些国家确确实实在国内缺少了主要货币,白银流通

    就象一只大象,在没有亲自去咬它一口之前,是永远不知道它的真正实力的,而清朝在那时,表面上的军力,也是足够强大的

    八国就好比象输急了眼的赌徒,甩开膀子就是一个“干”,结果一干就干赢了

    同理,牙片战争,其实它的本质,无非也是把牙片做为一种特产品,来达到白银回流的目的